摘要:这些年我们一直在谈电影,而不是实际的在怎样做好电影,这个命题很悲壮。早在2003年首届国际DV论坛暨展奖活动的闭幕颁奖仪式上,这样高规则的电影新影像传播平台上,获奖的导演+摄影师+制作人+产品个体推销人的各位,登上台来是什么滋味?我作为总策展人况味至深。

中国电影梦,是残梦还是幻梦?

陈帆(凡)

这些年我们一直在谈电影,而不是实际的在怎样做好电影,这个命题很悲壮。早在2003年首届国际DV论坛暨展奖活动的闭幕颁奖仪式上,这样高规则的电影新影像传播平台上,获奖的导演+摄影师+制作人+产品个体推销人的各位,登上台来是什么滋味?我作为总策展人况味至深。

有意味的却是仪式主持人陈铎无心的问受奖幸运者:你们在哪儿上班?笑话即席而生,陈铎并没有串帮,而是这些领奖人哪有班上?他(她)们苦兮兮的用DV机拍纪录片,拍剧情片甚至挖空心思拍试验片,钱都完全是自己省吃节用结余下来的血汗钱,甚至还要东拼西凑借来的钱花在制作上。他(她)们无班可上,一位获奖者自我戏言说:我们是无业游民,叫盲流更好!

年年岁晚,都要聊聊中国电影的年终总结,这是中国人爱用嘴巴讲的习惯。不说倒也算了,说起来心里头总不很舒坦,这使我想起了2006年间作家、电影导演朱文说过的一段话:我认为,中国电影是一个禁锢最严重、开放最晚、限制最大的领域。也许有人不同意这观点。事实上,我们面前有太多人为的障碍,做起事来,总有一条底线在我们面前摆着,你不能逾越它,大家都心知肚名地不去碰这条底线。那些主流导演他们本身己经很堕落了,他们拍电影可能都是由于比较现实的目的,因名利所系,为现实考虑的。第六代导演在第五代导演的废墟上成了中国电影的一面新旗帜,可是他们并不那么纯粹,他们很受人热衷于到各大电影节打政治牌。

朱文讲这番话,时光又已过去了整整一年,我对朱文所讲感到汗颜和极度不安,有些人很堕落了此言没错儿,拉皮条搞高品味女人的事儿也出来了,还有的名车都要顶级宝马,豪华宅院都好几千万上亿元。这是中国特色吗?干这些事儿的大牌有名有姓,还是不揭露出来的好!值得注意的是,还更有一些追逐者,到处标榜自已是什么最高娱乐执行官、大导演、大创始人、大制片人,其实骨子里是个啥?明眼人都清楚。可恶可耻啊!他(她)们在无形中正污染着中国的文化艺术。

中国的文化艺术不仅仅有大俗还有大雅,当下的状态是大俗过头大雅不足(我说的大雅绝不是中国当下大片,它不是大雅也不是大俗,而是精致垃圾),人们的精神人文需求要求得心灵深处的真实愉悦,需要感动心灵的精神产品,那是民众最根本的精神需求,特别是电影电视这些归属影像的精神产品。作这种精神产品的人,绝不是贪图名利钱财的人。看看那些用DV忘我工作的人们吧!他(她)们绝不是那种欺世盗名的伪善者,他(她)们是真实中国的历史影像的纪录者和当代影像的创造者。

中国影像具有丰富多彩的历史、人文和社会环境的孕育,中国民族电影的希望就源于这样一个丰厚的沃土。但沃土是兼容并蓄的,它需要百花齐放(毛泽东语录),而不是一花独秀。中国民间影像活动的拓展,是最有生命力原创状态的用武之地。怎样看待这种平民化的影像运动,既有国策的把控问题也有如何扶持和支持的调控问题。

中国情结直接关乎审美欲求,也就是说中国人的影像(包括电影电视和图片)观赏情趣,显然与欧美有很大的不同。坦率地说,这种区别不仅有地理人文环境、物质生存条件和主权国国策及经济物质分配原则等因素有关,也甚至与不同地域的民族人种长久形成的传承基因直接有关。这个课题会直接涉及到欣赏习性和观看的心理品味机制。

中国情结关乎观影意识的心理欲求和持续不断的渴望欲求。你不认识到这一个最基本的出发点,你就无法寻取到如何切入现实启动人们真实所需要的那种能引起共呜的慰藉需求。拿来主义或者夹生饭式的影视作品,仅是一种不伦不类的表面功夫而无法真正打动人心。

我一直志力于对DV影像的拓展,原因非常简单:影像的自由摄取从来都不像今天来得这么直接、真实、准确和便捷。这种划时代的影像变革,是人类从文字迈向数字的影像革命。

中华民族不是劣等民族,中华民族是伟大的苦难民族。正因为这个民族经历了种种苦难的磨砺,这个民族才真正懂得生命的价值和人格意义。基于这种民族的特性,中国影视的人文价值和人格价值具有与其他国家(民族)不同的特点,中国民众的悲喜剧意识浓重,内敛忍耐性强和温和,但同时也有弱点,消极屈辱、利己欲的固守人生观。这是当下中国的重要国民特质。

从事DV影像的各类中国影像追逐者的人越来越多,他(她)们大多都很年轻,也包括一部分早已从事电影、电视摄制的中年锐进者。这个人群,我称为是中国大陆现代后DV影像先导群。他(她)们的特点是疯狂迷恋DV影像而用于纪录电影、剧情电影和试验电影的拍摄与制作。是当下真实中国DV影像的忘我追求者和勤奋锐进的实践者。

但他(她)们的艰辛与那些已成为中国当下红得发紫,冠以电影大腕的既得利益者们,形成了鲜明的贫富之悬殊。强调DV影像先导的前提应该是:价值平等和创作平等。这应该是我们坚定不移的制片方针。同时,扶持和支持中国民族电影的振兴要点,就是从DV影像先导群中发展中国民族电影的生力军。

我对过往中国电影发展的基本观点仍没有变,这么一个泱泱大国,需要建立起一个真正百花齐放的电影工业体系服务于十三亿有余的民众,那么建立起有的放矢的制作工厂,纳多方影像人才,吸多样丰富的影像作品,才可真正取信于中华,取信于世界。中国民族电影,不是贵族电影和皇家电影,它始终应是平民化电影为本宗的大众电影。

注释:①引自《新民周刊》2006年第52期《朱文:最反感精致垃圾》一文。

                               2007年3月15日上海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