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許劍龍:我覺得做藝術是細水長流。剛剛過去的5到8年當中,讓大家關注水墨市場的時候,我覺得現在是非常好的契機。好的契機是甚麼呢?是讓大家有一個廣大交流的平臺,不單純是商業。而是跟商業跟學術在一起來做的一個對話,我領悟到的是,做藝術的推廣,不可以單純是從一個市場的角度來看,也需要從一個學術的角度來審視历史的和现代的水墨藝術。

「水墨藝博」不單純是商業平臺

(許劍龍專訪)

 许剑龙和陈帆(凡)2017-12-15

水墨藝博總監-創始人許劍龍(右)和人文政經學者-水墨畫師陳帆(凡)


【提要許劍龍:我覺得做藝術是細水長流。剛剛過去的58年當中,讓大家關注水墨市場的時候,我覺得現在是非常好的契機。好的契機是甚麼呢?是讓大家有一個廣大交流的平臺,不單純是商業。而是跟商業跟學術在一起來做的一個對話,我領悟到的是,做藝術的推廣,不可以單純是從一個市場的角度來看,也需要從一個學術的角度來審視历史的和现代的水墨藝術。

 

陳帆(凡):許先生,您這次辦第三屆水墨藝博,您對這展覽滿意嗎?

許劍龍:滿意啊!

陳帆(凡):怎麼滿意?

許劍龍:滿意是因為聽到看到收藏家、觀眾,來到博覽會看展的時候他們的熱情,他們給了我們一些很正面的回應。參展所畫廊,他們也是覺得今年的內容到作品整個水平有明顯的進步。確實我們花了好多時間去跟每個畫廊去溝通,希望去帶更好的東西更好的作品,然後大家在布展的時候比較用心,整個第三屆水墨藝博的場地,視覺的效果做出了預想要達到的特殊氣氛。。

陳帆(凡):的確,我本人身臨其境,也聽到和看到了來自各社會階層,對此次良好的反應,特別是業內行家的稱贊。比如,北京庫藝術出品人江濤對我談到了他的印象,他評價「第三屆水墨藝博隆重開幕了,我在展場轉了一圈,今年的展品質量以及豐富性一定是三屆中最好的一屆,尤其是幾個特展和主題展,很值得一看。」

許劍龍:嗯,謝謝!另外,在展示學術的方面。我認為也是這三年最強勢的的一次關於研討水墨藝術的學術會議!

陳帆(凡):為甚麼?

許劍龍:因為我們前兩年是請了中港臺的一些著名的學者參與了講座,今年除了中港臺的專家,還有西方的,比如美國哈佛大學洛克菲勒亞洲藝術學院敎授汪悅進博士和洛杉磯郡立博物館Florence and Harry Sloan中國藝術策展人、中國及韓國藝術部主管的Steephen Little博士。他們都是國際方面比較認可的,並且無論對於中國古畫還是中國水墨都是很權威的專家。

陳帆(凡):這種中西方專家的組合講座,非常具有現代融合性和比較話語權的學術人格力量和敎學感染魅力!我跟了您三屆,學術都做得不錯,針對性也強。是次更加地給力!

許劍龍:是的。而且这些专家能跟我们一起交流和研讨,那是很难得的。所以整体来说,我是比较满意的。

陳帆(凡):過往的兩屆和本屆的總共三次香港水墨藝術博覽會,您感悟到了些甚麼?

許劍龍:我覺得做藝術是細水長流。剛剛過去的58年當中,讓大家關注水墨市場的時候,我覺得現在是非常好的契機。好的契機是甚麼呢?是讓大家有一個廣大交流的平臺,不單純是商業。而是跟商業跟學術在一起來做的一個對話,我領悟到的是,做藝術的推廣,不可以單純是從一個市場的角度來看,也需要從一個學術的角度來審視历史的和现代的水墨藝術。

陳帆(凡):您的意思在說?

許劍龍:這正是認識藝術本身的本質來審視,它的內容到形式最終構成水墨作品的,首先是它本身內在的藝術思考價值與人文魅力,然後才是藝術品的市場交易的流通。這樣的話,藝術品的購買和收藏樂趣,在我們理解到藝術品本身價值的時候,我就覺得作為籌辦者是很值得的!在是次博展中,我跟專家們和藝術家們也學了好多東西,真的是領悟好多的!

陳帆(凡):我夲人也跟您一樣感同身受,謝謝您的不懈堅持和努力!那麼您對未來又有甚麼期待?設想和願景?

許劍龍:三屆是一個階段性的結束,記得我開第一屆的時候,我就跟媒體講到,我先給自已三年的時間,做一個「三年計劃」。

陳帆(凡):喔,是的。我在現場,那個時候您的確講過的!

許劍龍:說過了,我也不大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那個時候就想建立一個平臺或者説一個「品牌」,要結合我們大中華圈的水墨資源,包括藏家、藝術家、畫廊和學者等等。一起來關注水墨的發展。這個理想,是頭三年推廣這個平臺,讓大家關注水墨未來的發展,這個目的是逹到了。未來是希望可以,在這個基礎上更多方面,不同方面的一種發展!那麼,又是一個怎樣的發展呢?我還沒有想好,需要一段時間沉澱吧!謝謝你!

陳帆(凡):嗯,您談得非常好!謝謝您接受我們的專訪。

 

2017215日香港會議展覽中心5B展覽廳3812畫廊採錄

201817日香港沙田集賢堂陳帆(凡)工作室編輯整理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