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國新表現主義畫派的標志性人物之一林永霖從梭羅河走來:靈魂的告白。

心從梭羅河走來

靈魂的告白

CCA-HK通訊社早間新聞(2018年2月11日福州電訊)】

 01

總編室專題直播快訊:2月9日下午位於福建省會福州的所轄縣級市福清大埔村的林永霖美術館舉行了隆重的掛牌開館慶典活動。應邀出席此次慶典活動的有:香港市政局視覺藝術中心導師、香港藝術公社董事主席及國際藝術村中國區主任、著名英水墨畫家王守清,著名香港水墨畫家、紐約美國世界藝術中心高級顧問兼海外聯誼會副會長、著名人文學者陳帆香港林永霖美術館籌傋處召集人陳慧卿女士,他們專程從香港趕到福州出席了此次典禮。福建省民政廳副廳長、著名閩籍書畫書家餘險峰,福清市文聯副主席高迎霞等人並先後發表了講演。出席慶典的省內文化與藝術相關機構負責成員、同好百餘人歡聚一堂,共同為美術館揭幕。

             卿02
    據當地流媒介紹:「林永霖,福清人。原為福建僑興輕工學校教師。旅印(尼)著名油畫家,世界華人藝術家家,Bee當代藝術沙龍創建人。1939年出生,1961年畢業於福建師範大學藝術系,後進修於廣州美術學院,是中國新表現主義畫派的標志性人物之一。其作品以濃重、深沉的色彩,直率、粗放的筆法,創造出極其強烈的視覺視衝擊效果,探索人性的意志與執著。」

03

04

王守清(右)和陳帆(左)。

011

福建省民政廳副廳長、著名閩籍書畫書家餘險峰演講。

  一位當地頗有見地的女評價說:「林永霖創作的黑畫是他與藝術,與生命,與靈魂對話的唯一途徑。黑畫畫是他將藝術、生命與靈魂通靈的唯一渠道。關於對藝術的詮釋、對生命的思考、對靈魂的拷問,他都用黑畫來表達。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的途徑。在生活的百般捉弄與威逼利誘中,於千千萬萬條可以更好活著的路徑中,他卻只留一條路給自己,而且必須是無愧於心、不違初心的一條路,不然他甘心死去,是的,他將自己趕盡殺絕。在風起雲湧的年代,他執守信念,在心中默默埋下對藝術渴求的種子。在不動聲色的教書育人的歲月中,誰能料到他內心是承受怎樣的煎熬,但他接納這現狀甘心受煎熬,因為他知道靈靈魂必須經過拷問和鞭笞才能破繭成蝶,苦難是藝術創作靈感的土壤。充滿險惡和痛苦的土壤啊!但他不當逃兵,他願意將靈感的根須深深紮根於苦難的土壤。所以他用生活這把殘酷又鋒利的刀一遍遍解剖自己,用鮮血滋養苦難的土壤,用筋骨壯實靈感的根須。直面生活一次次露出的猙獰臉孔和人性的一次次泯滅,他的心很痛,靈魂反復被破碎捶打,然後再重塑。但誰能料到啊!日積月累、反反復復的痛感讓他雙眼反而更敏感澄澈,一顆心也愈加清醒透徹。終於啊,時機來了,靈魂衝破現實的枷鎖,在壯士斷腕24年後,他重拾畫筆,黑畫誕生了!」

05

香港市政局視覺藝術中心導師、香港藝術公社董事主席及國際藝術村中國區主任、著名英水墨畫家王守清演講。

06

著名香港水墨畫家、紐約美國世界藝術中心高級顧問兼海外聯誼會副會長、著名人文學者陳帆。


  她進而評介說:「黑畫啊那層層疊疊的淤泥,是永霖靈與肉的勾芡。那晦暗濃重的色調,是他淚與血的兌和。他的畫,用筆力度是深沉又利落的,人與物呈現的時空和空間,是虛虛實實相結合,畫面彰顯的美與醜、是與非、善與惡沒有明顯的界定,這正如人性的多樣化和現實社會的復雜性,總有些不是非黑即白的灰色地帶,頗有文學創作中的魔幻現實主義色彩,從而引發人用發散性思維去思考。我一直在感嘆他是戰勝、看穿並釋然了多少次泯滅的人性和醜陋真相後,才得以擁有如此難以一眼望穿和引人思考的創作,但這恰是藝術的使命和本質,讓人思考讓人探索,然後豁然開朗,即使無解,也是種答案。黑畫,不是因為黑而黑,更不是為了黑而黑,他的「黑」是明心見性後的超脫。正如他所說,他的作品不是恨的毒藥,是愛的良方。他的作品,是有站位和高度的靈魂似在俯瞰這芸芸眾生,去拯救泯滅的人性,去喚醒麻木的靈魂,去引發人類的深度思考。」

 07

          香港林永霖美術館籌傋處召集人陳慧卿女士演講。

                                        09

010

                                 012

中國新表現主義畫派的標志性人物之一林永霖從梭羅河走來:靈魂的告白。

(編輯:唐仁傑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