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池小宁,我们的兄弟、从小在北京太平胡同3号(后改为新太平胡同11号)一起长大的发小,一位身先士卒,全身心都献给了中国民族电影事业的一代电影时许(日本时间2007年7月11日23时21分),在日本横滨医院去世。以祈祭他。他是四月影会发起人之一,也是星星画会和今天文学的同道是最亲密的盟友。

池小宁:当代电影电视剧摄影一代宗师去矣

陈凡

池小宁,我们的兄弟、从小在北京太平胡同3号(后改为新太平胡同11号)一起长大的发小,一位身先士卒,全身心都献给了中国民族电影事业的一代电影时许(日本时间20077112321分),在日本横滨医院去世。

这种悲痛,我无法用任何言语倾吐,在这半辈子中,我们从十多岁就在一个大院里共少年,池小宁小名毛头。其家父池宁,是中国大陆电影业最有资质的美工大师,文革中父母均被迫害致死。池小宁兄妹(其妹池小青毕业于北京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为美籍华人),在慈爱的大姨妈养育下,兄妹俩顽强为生,从小就养成了坚强好学的精神。之后几年兄弟俩分别就读北京电影学院和中央工艺美院,再之后,池小宁留学日本,其妹小青去了美国。

池小宁从少年时代起,就知道助人为乐为他人尽谋利益。小宁天资习艺有术,而又不利已而为,上世纪70年代末期,中国大陆民间最具影响力的文学月刊《今天》杂志的创始成员,赵振开(北岛)、芒克、顾诚、江河等位当年的先锋派现实主义青年作家,以及最具影响力的民间美术团体《星星画会》的创始成员黄锐、马德升、王克平、阿城、李爽、曲磊磊、严力、薄云等位当年的先锋派现实主戈青年美术冢,都曾在池小宁的家中聚会,这样具有凝聚力的北京太平胡同3号前院西北屋,成为中国大陆现代文艺史,最值得一书的伟大的中华文化复兴辉煌时代,而憨厚、精进的池小宁,不期而然的成为朋友们最受拥戴的策展人。我是当年的参与者和见证人。

值得一提的是,与《今天》、《星星画会》同声誉海内外的,还有当年中国大陆最具影响力的民间摄影团体《四月影会》,池小宁以他独特质朴的人格魅力,与其创始成员,王志平、李晓斌、王立平、王苗、吕小中、罗小韵等位当年的先锋派现实主义摄影家一起,谱写下了中国现代摄影发展史上最光辉灿烂的篇章。我同样是当年的参与者和见证人。

池小宁后来在中国大陆电影和中国大陆电视剧的贡献,成就了他在中国当代影视摄影一代宗师的地位。请看他的从影生涯:

池小宁,男,浙江省温州市人,著名国际电影摄影师。侨居日本。

1984年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

1990年毕业于日本大学艺术学部电影学科。

池小宁主要影视作品:电影《秋菊打官司》(1992年)摄影师;电影《横空出世》(1999年)摄影师;电视连续剧《雍正王朝》(1997年)总摄影;电视连续剧《走向共和》(2002年)总摄影;电视连续剧《汉武大帝》(2003年)总摄影。他同时还在日本协助张艺课、陈凯歌完成了数部作品的洗印及后期制作。

我与池小宁有过一次亲密合作,我在总策划《2003北京首届DV国际论坛》时,特力邀池小宁和阿城与江西农民电影人周元强一起做一个业余电影人挑战职业电影人专题节目,因阿城写作缠身未能出席之外,池小宁身体力行支持了我的创意,并在当年的会期出色完成了任务。这就是大师池小宁,他一点儿也不牛逼摆谱,倒让人瞅着他的穿戴和憨实的呆样,惊呼:他就是池小宁吗?

他的确就是货真价实的池小宁,我清楚的记得,在当年论坛会期,他天天背着一个大跨包,蒙声不响的早早来到中外DV作品展映现场,悄悄的坐在观众席里认真观影,午间特请他去用餐,他却从包里摸出个大面包说:不去了,我就在这儿看片子。闭幕式请他上主席台嘉宾席就坐,他就是不去死活不去。还是那样悄然的坐在普通观众席里,静静的用心关注着舞台……

小宁,亲爰的毛头!你根本没有走,你就在我的心里!

池小宁事业永垂!池小宁精神不朽!

 

附记:这是一次难得的交谈,恐帕是池小宁生前最后岁月,留下的最宝贵的思想言论,以此纪念他。

对视觉的感受

 

   访谈人:陈凡

   受访人:池小宁(著名国际电影摄影师)

陈凡(以下简称):你认为的DV是什么?

池小宁(以下简称):DV因为手段不同,要开发它要用在什么地方?比如讲日本有一位非常著名的导演,但是他不是电影圈里的人,人家都认为他是戏剧界的人。他六年做了很多试验片,实际上他是拿试验片,把自己的感受,通过视觉的东西表现出来。他经过这样一个长时间积累以后,最后在他的长片里故事片里都把它实践出来了。

陈:那么你怎样看待院校学生做的DV作业?

池:所以,我觉得作为学生做一个小东西,其实你不用考虑它的完成度,你在这个实践作品里,要把它做成一个完整的故事或者让人家无所挑剔,我觉得其实用不着这么想。如果你是作为习作的一种手段的话,你只是把你自己对视觉的感受,你在生活中点点滴滴的感受,把你的各种印象能够向观看的人很强烈的传达出去,这是一个最重要的前提。

怎么利用DV来传达一种你的感受,我觉得这是一个首要的。而不是说首先你要考虑我要完成一个多么了不起的作品。

陈:你认为DV的存在,它的价值何在?

池:DV的存在是一个个性时代的存在,不是说非要职业的人专业的人才能够控制它操纵它去做一部作品,而是说你任何一个人,只要是你有眼睛,你能够看世界,你的手能够操纵DV,哪怕你对DV还没有知识,还没有关于摄影方面的知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表现的新鲜感。你表现在东西大家能够感受到,而且能觉得非常新鲜,体现了你的个性。我觉得这才是最重要的。

陈:就此而言,你又是如何看待当下的网络传播?

池:现在的网络,实际上强调个性时代。在网络上发日记也好或者写什么东西也好,实际上写的都是很个性的感受。现在包括文学作品也不是非常有传世经久的文学巨著,而是说很多书穿插着个人感受,这种感受可能能够体验的人不是范围很大,但是有一部分人已经能够感受到它,那它是珍贵的那它是实在存在的。

 2009年11月9日北京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