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018年8月28日,香港西九文化区宣布将首尔的数码艺术二人组张英海重工业(YOUNG –HAE CHANG HEAVY INDUSTRIES)的全部作品纳入其M+馆藏。张英海重工业日后推出的新作品和在国际上展出的项目,都将由M+拥有。这一购藏手法事属全球首见。笔者和香港艺术界很多朋友闻讯后又是一阵震惊。香港特区政府属管的西九M+艺术区,近二十余年来,经管一直聘用“海外洋人”做高管,時下问题到底发生了什么?夲文将为引文,以期展开讨论和评判。

荒诞的香港西九文化区--评张英海《重工业》进西九馆藏

                      林鸣岗

 

【陈帆-又川按语】林鸣岗 1952年出生中国福建福州。1968年毕业于福清华侨中学。1978年移居香港。1984年毕业于香港美术专科学校。1990年赴巴黎留学,1992年结业于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著名教授皮埃尔‧卡隆高度赞扬他的“娴熟技巧和卓越的艺术才能”。随后一年多时间在罗浮宫潜心临摹大师作品以吸取营养。长期从事艺术创作,寻找自己的独特艺术风格。旅法20年。五次入选《秋季沙龙》、四次入选《法国艺术家沙龙》。被誉为“第三代旅法杰出艺术家”、“人性的艺术家”」、“苦吟派诗人和画家”、“真正的色彩画家”。曾在巴黎、香港、中国举行15次个人画展,上百次联展。出版十几种画集和文集。作品被美术馆、公司机购、私人大量收藏。评论、随笔经常散见海内外报刊、杂志。艺术评论和散文经常发表在法国、德国、中国内地、香港和台湾等地著名刊物。主要有:《美术》、《中国美术》、《艺术家》、《视觉艺术》、《明报月刊》、《世界美术》、《收藏天地》、《雄狮美术》、《光明日报》、《中华文摘》等等。散文作品先后收入权威专集,中国作协创研部主编的 [中国散文精选] 2002年、2003年、2005年及2006年 等各辑。曾被RFI法国国际广播电台采访近12次。是第三代旅法杰出艺术家。

 1

林明岗

828日,香港西九文化区宣布将首尔的数码艺术二人组张英海重工业(YOUNG HAE CHANG HEAVY INDUSTRIES)的全部作品纳入其M+馆藏。张英海重工业日后推出的新作品和在国际上展出的项目,都将由M+拥有。这一购藏手法事属全球首见。

笔者和香港艺术界很多朋友闻讯后又是一阵震惊。 雕塑界领军人物Z先生说:“西九又在乱花纳税人的金钱了!他们把香港西九当成提款机了!真是莫名其妙啊!”

油画家L先生说:“香港政府此举令人震惊,令文化沙漠之都再添垃圾。一方面香港从事艺术创作的人生活十分艰难,另一方面政府却用重金收购垃圾。这是香港人的悲哀,华人的耻辱!我们恳请香港艺术家联合起来,坚决反对无能的官员。”


3

香港资深知名艺术家(从左至右):陈成球、陈帆-又川、王守清、林明岗、朱达诚。

2

林明岗和陈帆-又川在福州。

着名画家S先生说:“西九居然包揽韩国艺术家一生的作品,香港纳税人的钱就这样乱用。政府能力让人怀疑,这种荒唐的事情也干,没有头脑应该换班。”

一个退休的Z校长说:“这是莫名其妙的网路艺术品吗?价值如何?就算是先驱性作品,其吸引力何在?”短短几天,我的耳边都是一些艺术界尖锐的批评声音。

西九此举无疑是开天辟地。你把一个女人包了,还要包她未来生下来的儿子?女儿?如果未来生个怪胎?生个弱智的?生个肉团?你也要全部买单吗?当然这是香港政府买单,那些策展人自己是绝对不会掏腰包的。搞过创作的人都知道,一个人的创作水准总是会随着时间和环境的变化而产生质和量的变化。世界上还没有一个艺术家(或者任何一个人)能够保证自己的创作作品能够明天胜过今天?未来总是充满着许许多多不确定性。这是一个简单的常识。这位韩国艺术家就是米开朗基罗、达芬奇、伦勃朗、列宾再世,就是莎士比亚、雨果、托尔斯泰化身,我也不可能相信,他的每张纸片、每张草稿,每句话,都是经典,一句顶一万句!都应该成了进入美术馆收藏的宝贝。有一天,他生病了,一天拉10次大便,吐了30次唾液,完全没有了工作的能力,是否这些东西也成了香港西九收藏的经典?我很担心,因为早在1961年义大利曼佐尼的《艺术家的粪便》罐头,早已经高价被收藏进入美术馆了。是否此举又是曼佐尼艺术的翻版和重新演示?这是香港人的福分吗?还是一撮艺术败类的恶作剧?他们还在糟蹋香港人辛辛苦苦的血汗钱?一件好的艺术作品和 一件伟大的艺术作品都是经过长久的时间考验、大众和学术界的得到共识,才能进入公众美术馆的。绝对不是一小撮所谓的“精英人士”突发奇想、妄做胡为产生的。

托尔斯泰1863年开始写《战争与和平》,1869年才真正完成了里程碑的这部作品。而他也是经过无数次的修改,花了6年的时间才宣告完成的。而德国的歌德花了60年的时间才完成了他的名着《浮士德》。画家莫内晚年花了一辈子的研究才完成了《睡莲》的大幅作品。他的很多作品都是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完成的。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总是殚精竭虑、呕心沥血才能完成一件好作品的。众所周知中国的曹雪芹名着《红楼梦》,写了十年。凭什么一个韩国艺术家的作品竟然有如此的殊荣?真的想创作世界纪录吗?这种用金钱包装的世界纪录是如此的荒唐可笑啊!

早在2012年,香港西九就收藏了一大批西格乌力的垃圾作品。中国着名评论家朱其就选文批评和质疑过香港政府的决策。笔者也写了一篇长文发表在信报专栏。就这件事,引发了多次的香港艺术界、文化界的讨论和批评。时隔很多年了。香港政府特别是负责文化艺术这一块的。仍然是荆棘一片,布满泥坑和陷阱。香港已经回归20年了,香港文化艺术还是没有真正回归!

主要是这批领导者都是“艺盲和文盲”人士,在这些复杂多变的全球化格局里面,他们没有能力,也没有一点的判断能力。对人文、艺术、文化方面的素养更是属于ABC。他们都是一批商界的专才。除了对数字有一定的敏感力外。我实在看不到他们有一丁点对艺术文化的感知和认识。在西九董事局成员和庞大M+的管理人员里面。只有两三个人算是艺术界的人士。有几个人知道卢西安佛洛依德、洛佩斯是什么人?如果他们不知道,又如何界定艺术家作品的价值和金钱的关系?他们批发给外面审查的人员又有几个真正懂得?这些所谓的策展人大权在握,指点江山,又有几个人够胆说一句:“不”!原因他们根本就没有审美和鉴赏的能力,只能道听涂说,任人宰割了。他们几个人能够说中文?难怪香港着名艺人汪明荃对西人主管香港艺术界火冒三丈。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管理中国文化艺术还要通过英语翻译,真是咄咄怪事!搞艺术的人都知道,就是中国人要精通中文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就是中国人也要天天学习,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明白的。艺术涉及的范围非常广泛,翻译的难度极大。我认识的法国着名翻译家李治华先生,翻译《红楼梦》就花费了40多年的心力。而且他的太太还是法国人!难道这就是香港所谓的特区政策?他们的审美取向和三观,他们对中国文化的理解,对自己母体文化的认知又有多少呢?

2012年,香港政府收藏西格乌力的作品来看,已经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被国内评论界讥笑为“香港政府高度愚蠢!”,第二场的大型展览《复杂类推》也是被香港人百般唾弃,《一坨大便》将成为永久的笑话。第三场以2000万另外100万美金运输费巨额公币,收藏日本人的凳子装置作品,也被香港东方报讥笑为“香港政府又做水鱼”,如今第四场西九又收藏了韩国人的无病呻吟的作品《重工业》,香港西九到底搞了什么?大家不是一目了然了吗?西格乌力他是100%的精明商人,而不是一个真正的艺术鉴赏家和爱好者。他的收藏杂乱无章、滥竽充数、垃圾无数。可悲的是香港政府竟然花了1.8亿大价钱收藏了他的37幅作品。公众至今仍然看不到他的所有收藏品。许多作品没有图录,是空白的。许多作品还不知道在何处?是什么东西?至今西九M+博物馆还在掩耳盗铃、指鹿为马、画饼充饥。这些收藏作品的理念完全又是100%的西方流行百年的一套价值观混乱、没有一点什么审美取向的糟粕东西。两年前西人在香港策划的一个大型展览,迎面就是一座巨大的“复杂类推”(一坨大便),现在想起来笔者还吃不下晚餐。但是政府官员似乎已经忘记了,他们还在继续鬼迷心窍啊!这就是崇洋媚外、后知后觉的结果啊!香港也没有人会理会这些百年艺术界的荒唐和毁灭的前兆。还在百般盲从、邯郸学步、盲人摸象。根本不知道如今的西方艺术界已经在觉醒和反思,反抗和拒绝。他们很多人已经从迷雾和彷徨中慢慢清醒过来了。

没有了自己母体文化的根脉,跟着一些不学无术的江湖骗子,愚弄绝大多数的民众,花费巨大的纳税人公币。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当代和现当代”和“视觉艺术”是如此庞大的一个极其复杂的伪命题,香港搞过一场研讨会吗?出过一本艺术论文集吗?香港艺术界参加过讨论会了吗?香港艺术界有知道权吗?香港普通市民了解了吗?他们需要这样的艺术品吗?香港人有话语权吗?

艺术的本质永远应该是“真的、善的、美的”。他们有不巧的恒定性。如果,去除这些东西,艺术还有什么价值呢?“当代”只是一个时间的概念而已,绝对不是一种“全新艺术的发现”,而且摒弃了所有前人伟大的传统,杜绝了与伟大传统的连接,极度个人主义的欲望已经泛滥成灾,绝对不能以“全球化、国际化、流行化”的潮语掩饰肮脏的“伪艺术”、“伪文化”面目。其实人类历史悠久,许多前人创作的伟大作品仍然还在影响着我们,而且还会一代又一代的延续下去。“新”不一定就是好的,不一定就有价值。当今世界各地美术馆,政府的收藏越来越慎重,政府收藏艺术品的资金也越来越少。纳税人的金钱一定要用到刀口上。那些没有一点含金量的艺术品,没有一点技术难度的东西。无论挂上什么样的高深哲学、社会学、艺术学名词的垃圾应该清理出美术馆了。而不是把西方的垃圾重新安装在中国人美术馆的位置上。

艺术的本质是“在物”的,“存真”丶必须“存道”的。虽然义大利克罗齐的“表现论”丶“直接即表现”,倒置了“真和美”的彻底解构和万物的虚无缥缈。如今应该是回到事物本来面目的时候了。我们还要明白“美与丑”,“善与恶”总是对立和比较而存在,并且要懂得分出高低的。懂得“美”,才知道“丑”;接近“善”,就会远离“恶”。当然,“真”,未必是“美”,“美”是要有条件的。我还相信:“美”,有“级别和档次”的。最少有“小美丶中美丶大美”三个层次。至于什么是“美中之美”,什么才是“大美和尽美”一定要不断学习和研究才可能触及核心。“大美和尽美”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境界。而且,我也相信人类或者大多数人只有获得和走入审美境界,才是一个比较快乐和完美的人生。在这个伟大的星球上,人类自身造成的污染,已经使这个星球承受不起来了。污泥和糟粕、病毒和毒草总是层出不穷,及时消除它。这个社会才会安宁和祥和,到处充满阳光和雨露,鲜花才会开的更加灿烂!

 

2018年9月2日

 

林鸣岗:香港资深画家、评论家

来源:夲文原载香港文汇报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