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我本人支持刘国松敎授“关于水墨画新法变革拓展与教学”和郭浩满博士“关于在西九M+创建香港现代水墨博物馆”的主张,都是夲人基于以上对水墨时代变进的感应。所以,本人无疑看好《当代香港2018水墨大展》所展显出来的质的飞跃。2018年9月13日《当代香港2018水墨大展》在香港港岛的中央图书馆整个展览大厅隆重开幕。本次大展的组织者、香港现代水墨会会长陈成球对YCCF总编说:“我们经过一年的努力和坚持,终于把今年这个水墨大展办成了!我想,大家的努力也好坚持也好,都只有一个目的:让香港的水墨运动,发展到一个更加成熟的水准上来!”他的这个愿景,已经兑现。

 

当代香港水墨迈进质的飞跃

           --关于《当代香港2018水墨大展》综述

-又川

 2

出席《当代香港2018水墨大展》的香港重要的文化与艺木业界主理嘉宾:(从右至左)陈成球、黄正浩、郭浩满、靳埭强、刘国松、刘鳯霞、莫家良、罗诺德、邓海超。

在排山倒海的“山竹大劫”肆虐香港前后,就在这极不寻常的日子里,2018913日《当代香港2018水墨大展》在香港港岛的中央图书馆整个展览大厅隆重开幕。本次大展的组织者、香港现代水墨会会长陈成球对YCCF总编说:“我们经过一年的努力和坚持,终于把今年这个水墨大展办成了!我想,大家的努力也好坚持也好,都只有一个目的:让香港的水墨运动,发展到一个更加成熟的水准上来!”他的这个愿景,已经兑现。

IMG_20180916_154356

陈成球会长(香港现代水墨会创会会长、香港当代2018大展执行主席)。

出席今次《当代香港2018水墨大展》的香港重要的文化与艺木业界主理嘉宾有:

01:陈成球会长(香港现代水墨会创会会长、香港当代2018大展执行主席);

02:刘国松敎授(现代水墨之父、上海当代水墨研究院首任院长);

03:刘鳯霞博士(艺术推广办事处总监)

04:郭浩满博士(201全球水墨500强精英大展始创人、云峰画苑董事长);

05:靳埭强博士(20世纪杰出艺术家及设计师);

06:莫家良博士(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教授);

07:罗诺德博士(香港大学美术博物馆总监);

08:黄正浩秘书长(杰出华人文化促进会执行主席);

09:邓海超敎授(香港当代水墨2018大展研讨会主持人、曾任香港艺术博物馆馆长、现任聘香港浸会大视觉艺术学院客席敎授)。

 中國首家上海當代水墨

刘国松敎授专题演讲。

2017全球水墨500强精英大展總策展人郭浩满博士尊專題演講。

郭浩满博士专题演讲。

参觀2018香港當代水墨大展的青年學生。

 参加2018香港当代水墨大展的青年学生。

2018年9月13日香港當代水墨大展在中央圖書館展厅廳開幕。

2018年9月13日香港当代水墨大展在中央图书馆展厅开幕。

香港現代水墨會成員、水墨藝術家黄家偉(左二)舆(左一)和劉國松敎授(右一)、資深水墨藝術家益行(右二)。

香港青年才俊、香港现代水墨会画家黄家偉(左一)和刘国松敎授(右二)及资深水墨画家益行(右一)、沈平(左二)。

为此,邓海超发布了《当代水墨·香港视野》的专述文论,其中他指出:“中国水墨画是世界艺术范畴中具有民族性和独特文化面目的艺术。”他分析说:这种水墨艺木“结合中国人的哲学和美学思维,成为东方艺术的奇葩,独树一帜。”他结合香港的地理人文和政经环境分析说:“相对中国数千年历史而言,香港的文化艺术根簊尚浅。1842年香港成为英国殖民地之前,只是一个蕞薾渔村小岛,其书画渊源大致只可上溯广东的清代时期。然而由于其特殊政经环境和位于中国南大门的地理位置,它很快发展成为国际都会,文化艺术也逐渐蓬勃发展。”在20世纪初,粤港关防出入境比较宽松,他介评说:“促使了不少画家如齐白石、黄宾虹等来港旅游,甚至寓居或移居香港,播下令香港艺术萌芽的种子。当时活跃于香港的画家,包括经常往来粤、港、澳的岭南画派翘楚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1949年前后,他介绍说:“促使不少艺术家去国迀港,推动了香港的文化艺术发展。”这批人中包括了丁衍庸敎授和岭南画派第二代翘楚人物赵少昮、杨善深,并在省港“培育了不少岭南画派第三、四化传人弟子。”他介绍说:“1950代晚期至60年代,香港政治经济逐渐穏定,艺术家得有机会接触西方当代艺术思潮。”其中有画家吕寿琨特别突出彰显中西交溶的水墨作品。


邓海超继续评介道:到了1970年代是香港现代水墨的另一高峰。台湾画家刘国松于1972年来港,在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任教达二十年之久。早在20世纪50年代,他已在台湾创立了‘五月画会’,成为台湾前卫艺术的新动力。他一直推动现代水墨画,提出‘要对中国绘画來一次惊天动地的革命,革谁的命?就是革中锋的命,革笔的命’!引来激烈而富于启发性的辩论。60年代初期,他利用书法性大笔触、抽象形式、纸张肌理、虚实层次来营造山水意境。他用独创制作的‘刘国松纸’,撕去纸筋留白,形成新的皱法肌理效果。他也开始尝试草书笔法、裱贴、折皱纸张等新技法,建立现代水墨新语境。1960年代晚期,刘氏看到太空人升空和登陆月球所拍摄的宇宙景观影像,开始其独具面目,以太阻、月亮、地球为题材的‘太空画’系列新乍,並利用水色渲染、压克力彩、抽撕纸筋、拼贴、纸拓、喷染等多重技巧作新尝试。这批划时代新作在水墨画领城上别开新境。1980年晚期后,他又创出多种半自动和自动技巧,包括‘渍墨’、‘渍色’等技巧,令水墨、色彩和化学剂在水中渗透溶合,形成独特的意象和视觉效果。”他评介道:“刘国松不只限于在观念及技巧作出新尝试及突破,更在于他在水墨画上的革新理论、现代精神和敎育方针,令中国画迈向畗于民族性而又国际性的现代化大道,並对国内外画家产生深远影响。他在香港时首创‘现他水墨画文凭课程’”在他的传导下,“又与学生们创立‘香港现代水墨画协会’培育了大批卓有成就的学生,如陈成球、李君毅、郭汉深、余妙枝、杨国芬等画师,成为现代水墨的中流砥柱。他也因此被誉为‘现代水墨画之父’。”

 

 IMG_20180916_155440


IMG_20180916_160014

 综观今次《当代香港2018水墨大展》我对水墨绘画创作的个人感悟:

 

(1)体显了推陈出新不拘一格的造化精神。这就是分别。岭南画派的始倡者高剑父先生早在20世纪30年代初,在他的《美术节语录》中就鲜明地主张:“自然之门大开,即艺术之门大开,尽可任我们予取予携,收诸眼底,诸毫端,宇宙万物,莫非我的模特儿呢!所谓取之无禁用之不谒,何必墨守成法,向故纸堆中讨生活,甚且一点一笔,罔敢窜易前人。……艺术是进化的,创作的,应一创再创,创之又创,一进再进,进之又进,以至于无穷。”讲得甚洽啊!香港水墨先躯陈福善也早讲过:“过于传统,提防江郎才尽;自由自在,大可妙想天开 。”都在说造化说推陈出新啊!奇怪的事,时至今日,仍有那麽多不明悟世理的画匠们还在障雾中执迷!陈福善的心语,是语重心长地告诚我们说的,真要牢牢地拴系心渊啊!艺术到今天,你如何以为?穷途末路,只要地球人类还没有从地球搬走,艺术已逐步地成变为无生命的面具画甚至成为垃圾僵尸。这难道不可怕吗?灵创则兴,固守则灭。

(2)从艺,何以总谓不如意?是“入”还是“如”?都可以解。用入切意,都包括了。为何讲“入”?这是因为当今从艺者大多不“入”,只当自已个儿是门外观者。你都是观衆了,要你搞艺术屁用!我想说,这“入”即是生灵气和长智慧。是动之以入的根因。石涛说“我之为我,自有我在。”其意有“入”的意思麽?当然石涛言“我”且“在”无疑是“入”的意思了。他还说“纵使笔不笔,墨不墨,画不画,自有我在。”好深省。自有“我在”是定干坤大局的。所以然,要羞被称为“中国国画”这种画太悲剧了。甚麽识古?甚麽传承?都荒唐到变成“影印机”了,还有生命与魂魄麽?我们讲的正是变革求发展。当下中国画中的山水、花鸟都是大部队人马了。细分都成千上万人者。怎麽创作?那不是启动心扉的创作,是“复印”是亳无生命力的垃圾。“我在”意何?即是灵魂的放纵和漫舞。是情不自尽的,是孤傲不羁的,是悲怆奇絶的,是各自迥异的造化者的“灵魂的放纵和漫舞”。记得吴冠中生前有一句很有名的“舍笔悟”,完整的话是“脱离了具体画面的孤立的笔墨,其价值等于零。”何以认知?吴冠中谈笔墨等于零时,当然是有前因后果的。从没有孤零零地在妄说“笔墨等于零”的!有人在利用他的话制造混乱混淆视听吗?当然是!八大山人自解说,“八大者,四方四隅,皆我为大,而无大与我也。”他何以如此膨胀自已?大成者都不轻看自已,石涛不也如此!水墨之中颇多孤狂之气,又在运墨之间添痴醉似醒似晕沉之状,韵墨淋漓多附念牵思之功。足说明,大成造画者的功力,在魂魄处得氤氲之气。八大山人心境复杂,故以他身世有干系。用狂纵而抽象的笔触,在简捷中被形似之困达至“似求生韵”,对吗?解释得分明,其实任何无病呻呤者都毫无生气的。八大山人隐归虚隐而已,却常以半醒半醉中藏有怀祭亡明之疼切,而骨子里尽是刀抢剑在挥舞。他夸张之点即是仇视闪标证。墨画者是要沤心厉血的,当然是这般的真切无误,而且点点滴滴都是。这正是八大山人“不求形似求生韵”的根本之所为。八大山人无论山水还是花鸟,都同样贯脉于情理之冲表现了强烈的个性和深厚的情感。虽有前师影响却更与取法自在得体,八大山人的情深意感是惯习始终的深沉流畅。这不能不足以引后人注意。

(3) 有世评者说,八大山人有些画作意境略显萧索孤寂,如何评述?他的其此类画,肌理都显奇特萧寂。足说明他是百分百进入了角色了的。现今仿作甚多,哪里去找甚麽意境?苍白空洞得如僵尸无疑。我想讲的仍是变革创新的意见。再强调陈子庄先生绘画的核心理念。刚才我已经提及了。深刻地记住了陈子庄先生的一句醒省格言吧!他认知“贯天下之至道,修之于心百变不远离心。神化之境也。察物之精尽其万处而不失常。安守理而不乱,故吉凶生死而心恒泰。”道乃心道,是万变不离其宗根的,古神化之境乃于守心之恒泰之境矣。切切以记之。今昔画风与人秉品何以论比?陈子庄以心相合而纯真,这是今天的学艺的浮躁虚伪所根本无无法相比。记得陈子庄先生在成都的一位女弟子这样介绍过:“老师留给世人的宝贵财富有两个部分,一是陈子庄旷世无双、精良絶伦的绘画艺术,另一部分是陈子庄高尚的情操和崇高的品德。老师生前作画,常站得笔直,右手握笔,左手背在身后,凝神片刻后一挥而成,大有胸有成竹,指点江山之豪迈气概。”从陈子庄的只言片语中,看似在讲画(景),实是在说人(情),景情互生,动静皆和,景从生活中来,然作画之人必具有哲人的胸心,诗人的情储,画便有神。我们为什幺体认陈子庄文思底蕴的深厚所在?他一身正气,才华横溢,他应是世界画坛的杰出大画师之一无疑。他的学研风范和造化技法,是人类极其珍贵的文化遗产的一部分。很多从艺的生者后人,并不真正了解到认识到陈子庄为何技艺超群而超凡脱俗而惯脉于造化与思辩,很多人并不是真正从灵魂深处知悟!

 (4)本质上想保守中国国画的“合法”地位。实质上是反对变革创意,不仅自已不思进取还反对别人进取,甚至对抗进取。我个人认为,叫“中国国画”既确切又不确切。所谓确切,是讲其默守陈规守规守矩,不敢越规矩;又所谓不确切,是讲其违反社会发展阻碍变革。否定吴冠中此论的人是大有人在。说透了即是遗老遗少反对变革图新罢了。“中国国画”的提法是否不很确定?当然谬误的成份很大。它本身就包藏着封建礼教的万恶毒素。是非铲除不可的!应称,中国古典绘画、近代中国绘画和现代中国绘画。或者当下可分,现代后中国绘画和当代中国绘画。那都具有真实意义上的传承性、革新与前瞻性。所以,吴冠中所论“笔墨等于零”的价值是“生命的不羁和灵魂的漫舞”。妙不可言而廻异不尽。吴冠中还着重强调指出,“抄袭老的笔墨,抄袭人家的感情,虚假的感情,这就是笔墨等于零。”又以为如何呢?伟大而平凡。这是我本人对吴冠中的点赞。伟大者,告示衆位,要进取进取再进取。平凡者,又告示衆位,求真求实再求真求实。吴冠中讲,“艺术是野生的,艺术家的要害在个性。”该谓何解呢?解啥?说得多透僻。造化者生豢养者死,那是确凿无误的真理。中国传统意义上的世俗统敎,如果一个人入了世俗,存有私心,你怎么能得到“神”呢?人应该不为物迁,不为名累 ,神理便合于天德,要修身正心,不趋时尚,正心则物正,便可在尺幅中见大波澜壮阔。

(5) 当我们直接感受菲林的废止,数字迈出血腥与嗜吸一步的时候,便深切惊叹: 一个横扫全球的叠幻时代来临了,它十分地疯狂又十分的邪魔,使得人们对艺术的定义产生了反祖的绞杀,魔法时期的降临,直接冲击了艺术。一切的综合,给了多媒组合的叠幻艺术制造了生机。所以,正如同中世纪的血腥与嗜吸,在当今整个现代艺术潮动中,充满着混乱与乱伦。马德升说是一个“充满生机又穷途末路的时代”而“即可笑即茫然”,是没有讲差的。 艺术的形式,我始终以为是内容的艺术相承接与匹配的载体,而绘画、雕塑乃至中国的汉字书法,同样是既处在“穷途末路”又“充满生机”的实况中。传承随形合影或者任意无法无天都没有出路,仿照重现、形色线块重复和一味依扶,故即穷途末路。智于琢磨试验,让单体性仍具充沛的生命力,那是一种职业艺术家当应悟通的门径。基于传承的适合元素,造化成你的艺术是与众不同又具吸引力的单体独位艺术,故即充满生机。它当然不是多媒艺术。多媒艺术无论怎样,都不可以谋杀与众不同又具吸引力的单体独位艺术。不能。亘动的出发点是体验,而艺术进入消费重在体验。艺术造化者的原创体验与艺术欣(鉴)赏者的直觉体验,是一个从心理表层到生理表层,又从生理触动的感觉层面微妙返射到心理灵性深层。人们的感官直觉一般是很苛求的,喜新厌旧同样存在而且普遍存在。所以然,对绘画艺术的造化,无疑有更适合“当今”的真实需求。在此我当然愿意与志同道合者携手共进未来。

(6)融合—起越差异越融合,在我们看来,21世纪的大趋势必然是中西更加接近,思想逐渐走向融合,东西方艺术的触合,以超然的态度超越简单的二元对立模式,使艺术呈现为多元化和丰富性。老庄哲学认为世界万物是不齐之齐”,承认物与物存在差异,差异就是矛盾,有矛盾才能启动创造性和思想活力,艺术才能出现生机勃勃的发展态势。我习惯称之为“现代后”的意义是在阐明人类的人本认知能力已完全脱离人性原始的生存价值,强调“现代后”的意义是在公开宣称,人的意义仍然要从人性原生态的物我悟忘我的圆通生存观做起。我的天宇观理论:当下人类的堕落,是物欲占有主义和享乐欲望的恶性膨化,导致人类情感关系的疏离和冷漠。这是个全球性人类精神学科的重大课题。当下人类心理精神危机的全球性疾病期即将来临。如何拯救人类自已已成为超大命题摆在了人们面前。极端物质化、垄断政治化和面具形式化已成为不少主权国最严酷导致国民精神失常病兆的根本起因。当代艺术家的良知是唤醒人们心灵的愚作启动人体内在心灵的纯善和活力,艺术家无论用何形式张扬人性的良知,旨在以“现代后”的物向认审世界的目的是以圆通自在的天宇精神,向极端物质占有主义和特权享乐主义发起持续不断的精神攻势。

(7)我以为,作画应是心迫,画画的好不好,本质上主要瞅魂魄和气格,严格讲:技巧不是最根本的。若长世习惯让技巧过扵显微而不随心,即易匠气纠结,时间久了就是工匠。我不是乱说,而是综观当今的中国画绘画发衍的状态所悟感的道理。艺术品工匠,无论工艺品还是美术画品,技巧都是非常精湛高超的,但它们都不是艺术家之作为。所谓工匠和艺术家那是有根本区分的,何以为艺术家?那即是: 对绘画艺术而言无论你用何材料,一旦需要表达,那就方便多了,这就需要无法无天的创想,要真纯和大胆。要对生活有无尽的热爱和细微的观察。绘画同音乐一样,需要灵智,不需要刻板和沉醉于过去的某些制约你的传统技法和循规蹈矩的模仿。毕卡索和梵高即是最有悟觉的艺术家。艺术,是生命的张力和对未来探索未知的呼唤。绘画作为造型艺术,你必须无拘无束的面对自己,面对生命给予你的权力。以绘画视观,让生命与无生命的对话充满生命的活力。我于此想讲的是一个生命课题的修行,这不是一般的所谓艺术「行货」所能够涉列得了的命题,你是艺术家吗?那就需要灵智,不需要刻板和沉醉于过去的某些制约你的传统技法和循规蹈矩的模仿。生吞活剥是大忌。

(8)对照地球上的一切生灵,人类多了一种创造性的脑体能运动逐于本能的私欲量化,但经历过地球生存的漫步岁月,却走向了自相残害和侵伤其它生灵的悲凄之途。当下的地球人类掠夺与占有疯狂无忌,而人类本应高扬慧洁的良知、关爱和平等,却已削成一把把锋利的尖刀,向自身猛剌过去,这样一种时趋恶化的生命异化结构,几乎已耗尽了人类本应该具备的大爱之纯。艺术,不是装饰品和炒货,那本应是一种心灵感应最强至的东西,是心渊浸漫出来的纯粹之品。人人都愿意与艺术亲近,人人又不情愿把自身的虚弱呕吐在公厕的小便池里或大粪坑内,人们到底想获得一种怎样的精神依托?或许上天都清楚人类为何要冷漠与疏离。当有心渊之倾的艺术家从世界的各个冷寂的角落,汇聚在一起时,他们不仅明白而且清楚:艺术不是啃食巧克力也不是性交那活儿在取悦彼此,艺术是人类最纯粹的感觉,带着梦与伤的印痕,让夜林丛中的秋虫们知了人还残存着一丝丝怜惜自已的珍贵。艺术家期盼有凉爽的秋风,带着海的咸味吹拂着每一位朋友已被蜜糖习染的生命之躯。夜有夜的神秘,夜有时也很清宁,因为一切的喘息大多在黑暗中进行。像萤火虫,在深沉的山坳林间飞舞。我被无数飞旋夜空的亮点所吸引,看不清它们的细微,只觉着像小精灵,那是黑喑中的人类大爱与良知的眼晴。艺术若不是这样,那不是艺术。艺术是生命的再造与延续,还有习习秋风和无尽头的夜空的包容。艺术家不是工匠和传声筒,艺术家的传承不是生吞活剥是造化和创新,是心渊渗出来的一滴一滴的鲜血和生命的腥熏之纳气。我一直察觉,艺术是一种境界,是悟化而不是物化,它与经验主义、功利主义、泛俗化主义和奴性主义、霸占主义没有丝毫共同语言。艺术又是分品级的,被称为艺术的艺术,仍有质价与气格之分。搞手很多,但真正艺术家却不是很多。艺术家本身不是市塲,艺术家却需要市塲的展示和交易。所以,我始终坚持认为画商或者说艺术品职业经理人模式才是正宗途径。

 IMG_20180916_155257

刘国松,在《当代香港2018水墨大展》的学术研讨会上,再一次阐明了当代水墨艺术人才培养需要新观念新技法”这一个明确无误的拓展论点,表明:逐步改变传统绘画的陈规陋习,才是中国和东方水墨画艺术的最具人本魅力的最大愿景。
  雅昌艺术网评价称:刘国松教授在沪执教,鼎力担纲为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当代水墨艺术研究院院长,集水墨创作、研究、教学三位一体,推动当代水墨艺术国际化发展。同时作为上海视觉艺术学院教育改革创新的突破点,盘活学校优质艺术资源平台,团结各方力量持续为人才培养创建基地。刘国松一生创造了六个时期独特的个人风格:抽象狂草系列、太空画系列、水拓画系列、渍墨画系列、九寨沟系列、西藏组曲系列。1956年台湾师范大学艺术系毕业后创立五月画会,推动现代艺术运动,倡导“中国画的现代化”,提出“模仿新的,不能代替模仿旧的;抄袭西洋的,不能代替抄袭中国的”与“革中锋的命”和“革笔的命”的鲜明主张。辗转台湾、香港、美国和内地从教的几十年中桃李芬芳,不变的初心是对水墨创作从不停歇的探索和开放的观念。先后荣获两岸首届中华艺文奖终身成就奖和荣誉奖章以及美国艺术科学院外籍院士。在担任当代水墨艺术研究院院长一职后仍然以人才培养为己任,继续用“画室就是实验室”、“先求异再求好”和“为艺如同摩天大楼”的主张来破除传统水墨教育禁锢,以期成就新时代文化自信和文化复兴事业。为此特意开设“当代水墨人才高峰班”力图通过自己的言传身教,共同开拓水墨新观念、新技法,让“水墨”这个植根于民族文化的艺术基因,能够在个人笔墨的重新表达上让世界聚焦我们的中华文化!

 0x:香港天趣藝術中心總裁張朱宇博士和劉國松敎授

香港天趣艺术中心总裁张朱宇博士和刘国松敎授。

YCCF總編、資深水墨藝術家陳帆-又川和劉國松敎授。

YCCF总编、水墨画家陈-又川和刘国松敎授。

IMG_20180916_101230

我本人支持刘国松敎授“关于水墨画新法变革拓展与教学”和郭浩满博士“关于在西九M+创建香港现代水墨博物馆”的主张,都是夲人基于以上对水墨时代变进的感应。所以,本人无疑看好《当代香港2018水墨大展》所展显出来的质的飞跃。

                         2018917日香港沙田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