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這個民族已沒有了祟高樸實的普世信仰,權大於法橫行神州,官幹瞞上欺下貪腐成風,民心喪盡道德淪喪,唯利是圖冷漠疏離,貧富超級懸殊,大好河山一片鳥煙瘴氣民不聊生。這是一個怎樣國家?時至今天,國家級的電視傳媒和報刊,還在抬轎子吹喇叭,還在形而上玩形式搞八股不放鬆。這真是莫大的悲哀! 中國的未來,不是金錢物質決定一切的未來。不是權大於法一手遮天的未來。中華民族沒有足夠真正的覺醒,不真正徹悟到國家公民的責任、素養和尊嚴的重要,就不必去描抹未來。

重建中華文明的現實批判書


  中國(大陸)的政治性批判,持續了相當的年代而成為執政黨推行意識形態專治和管理文化領域的一種專政化了的思想武器,口口聲聲:百花齊放,百家爭鳴。而事實上推行意識形態專治和管理文化領域的專政化,這是執政黨六十多年占了很大份量的執政手段而誤國害民。


  林徽因之子梁從誡,在紀念他毌親的《倏忽人間四月天回憶我的毌親林徽因》一文中談到,那個20世紀50-60年代的所謂“批判風”最強勁時期,就痛切地指出:“20世紀前期,在中西文明的衝突和交會中,在中國確實產生了相當一批在不同領域中‘學貫中西、博古通今’,多少稱得上是‘文藝復興式’的人物。他們是中國文化在特定歷史條件下的產物。他們的成就,不僅光大了中國的傳統文明,也無愧於當時的世界水準。這種人物的出現,難道不是值得我們中國人驕傲的事?在我們中華文明重建的時候,難道不是只嫌這樣的知識份子太少又太少了嗎?對他們的‘批判’,本身就表示著文化的倒退。那結果,只能換來幾代人的閉塞與無知。”


  我最近翻閱到一套由中國作家岳南編撰的《南渡北歸》(曾獲《亞洲週刊》2011年十大華文好書之冠)書的封底中有這樣的評語:“首部全景再現中國最後一批大師群體命運劇烈變迂的史詩巨著”。梁思成、林徽因夫婦便是其中之一。而後人梁從誡的感歎,彰顯與鞭笞的已超越了自已父毌的價值。而岳南的書是依據客觀的史料詳盡記述了包括梁思成、林徽因夫婦在內的“大師群體”。


   值得注意的是,評語卻宣章明義說的是“中國最後一批大師群體”。這正是梁從誡尖銳指出的:他們“這種人物的出現”,在當下的中國大陸現實“這樣的知識份子太少又太少”,何況是在期望“我們中華文明”的“重建”的時候。然而,在中國大陸那種一手遮天的專治權法和唯我獨尊的意識形態專政,多少精英志士被歪曲、陷害和摧殘。


  何止是受到“批判”,林徽因的八寶山墓地曾慘遭文革紅衛兵砸毀,時至今日,在號稱“改革開放”發展經濟的社會現實中,梁思成、林徽因夫婦在北京的一處故居已被非法拆毀,在上海徐志摩、張愛鈴等文化大師的故居又非法拆毀了幾處?這就是中國夢嗎?這就是中國的偉大復興嗎?那麼,中國仍然要走奴才式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小農意識之國?還是要走科敎興國的法治、民主、自由、平等和民富國強之邦?


  粱從誡不愧是“中國最後一批大師群體”的後人,他鮮 明地道出了:現今中國“文化的倒退”,“那結果,只能換來幾代人的閉塞與無知”。而事實上的當代中國的大陸地區,民眾已經異變成了的閉塞與無知的民眾。中華民族已真正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這個民族已沒有了祟高樸實的普世信仰,權大於法橫行神州,官幹瞞上欺下貪腐成風,民心喪盡道德淪喪,唯利是圖冷漠疏離,貧富超級懸殊,大好河山一片鳥煙瘴氣民不聊生。這是一個怎樣國家?時至今天,國家級的電視傳媒和報刊,還在抬轎子吹喇叭,還在形而上玩形式搞八股不放鬆。這真是莫大的悲哀!中國的未來,不是金錢物質決定一切的未來。不是權大於法一手遮天的未來。中華民族沒有足夠真正的覺醒,不真正徹悟到國家公民的責任、素養和尊嚴的重要,就不必去描抹未來。

陳凡
2013年6月25日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