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林鳴崗先生,香港資知名油畫家。關於西九M+的文化項目的發展,怎麽可能僅僅是特區政府和長年重金聘用的幾個鬼佬的事呢?為此,我們將請一批香港的有識之士,直接西九M+的文化項目的討論。最终,在香港正式由香港特别行區政府出面,正式召開《香港首届西九M+文化項目研討會》形成正式文件報香港立法會和香港特别行區政府改變現状,以求得香港本土真正意義上的文化與藝術的拓展。

香港文化藝術政策须知己知彼

關於西九M+的文化項目的討論 

林鳴崗 

YCCF陳凡按語】林鳴崗先生,香港資知名油畫家。關於西九M+的文化項目的發展,怎麽可能僅僅是特區政府和長年重金聘用的幾個鬼佬的事呢?為此,我們將請一批香港的有識之士,直接西九M+的文化項目的討論。最终,在香港正式由香港特别行區政府出面,正式召開《香港首届西九M+文化項目研討會》形成正式文件報香港立法會和香港特别行區政府。


IMG_20180910_201030_mh1536581523380

香港是個小地方,土地資源非常缺乏,人才也不足。香港從來都不重視文化藝術的建設,因為它是一個殖民地。我一直認為麻木地崇洋媚外,只是東施效顰、盲人摸象,一定也不會有出路。香港曾經只是一個小小的漁村,它的歷史和文化底蘊是很淺的,無論東西方面的研究是很不夠的。雖然最近幾年有了發展和進步,都是因為中國內地和周圍幾個地區經濟的良好發展和帶動之下,才有了一點點的進步和發展。但是香港還是明顯感到後知後覺,蝸足不前。香港最近似乎有了一點“藝術熱”,各大院校都有了藝術系。一下子畫展不絕,各種各樣的大大小小的拍賣會層出不窮。幾個大型的國際拍賣會也陸陸續續進駐了香港。今年的藝術博覽會居然人山人海,一票難求。然而,這只是表面的熱鬧而已。文化藝術的真正成長,需要時間的考驗和優良土壤的培育,需要幾代人的共同努力和細心締造才能成型和發展起來的。

藝術文化是民族智慧和才能的表現,也是文明和進步的展示。它是個體藝術家在生存環境之中的暢想,寄託一種希望和夢幻的產物。是一種靈魂深處的吟誦、感懷、呐喊,也是一種對脆弱生命的喜、怒、哀、樂、怨、恨激情的抒發和表達。它經常越過民族和國家的攀籬。直達個體生命的靈魂之處,引發強烈共振,產生共鳴。使生命獲得一種愉悅和歡暢,得到一種上升的力量和情懷,這種文化藝術的魅力就發生了。藝術又有高低之分、優劣之辨。有濫竽充數之徒,也有指鹿為馬之輩;有江湖騙子,也有高人賢者;有風花雪月之舉,也有經天緯地之作;有皇帝新衣,也有鮮花毒草。一時間烏雲滿天、一時間藍天白雲。個體、群體有時驚慌失措,有時興高采烈。有時一籌莫展、有時啞口無言。每個人都在小心翼翼扮演著自己的角色……

“當代”、“後當代”、“現當代”,在“前衛”、“前前衛”、“更前衛”,在“傳統”、 “反傳統”、“重構”、“解構”“革新”、“創新”“新概念”、“新創意”、“傳統和當代”、“新和舊”、“地球村”、“全球化”的無數這種謎團和漩渦之中。如何不會迷失方向和道路實在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文化藝術的定位的的確確是頭等大事。我們的當事人要有清醒的腦子和明確的方向感!這是關鍵的事情,香港西九文化區的理念是極不清晰的模糊的。它的口號過於鮮亮,實際運作起來,總是捉襟見肘,甚至一籌莫展。香港文化領導班子的重要性,方向性一直問題重重。花費了很多公幣,卻得不到廣大市民的認同和稱讚,這是很令人費解的,筆者非常痛心和遺憾的。

 

我們知道想要辦好一件事情一定要知己知彼,量力而行。我不是反對收藏別個地區和國家優秀藝術家的作品,也不反對香港西九文化區請外國人。而是認為,香港政府或者任何一個政府,都不可能沒有主次、沒有先後,沒有重點地進行一場鋪天蓋地的麻木行為。首先我們要付出認真的研究和巨大的考證,我們這個地區和政府最需要的是什麼東西?那些東西對我們有用?那些東西才是有永恆價值的東西?那些東西價格合理?這些非常專業性的審查和判斷,絕對不是您口袋有了錢就可以隨心所欲的。很多時候,你有了錢卻偏偏做了很多愚蠢的事情。

香港目前最重要最需要創辦一家一流的美術學院

從目前西九花費的巨額公幣來看,完全可以創辦一間非常好的美術學院了。只要有十年的時間,香港馬上會出現一批優秀的專業藝術家,目前香港的各大院校都有藝術系,但是無法培養出真正的專業人士。他們專業的訓練不夠,他們只是培養一批教師人才,普通科的藝術人才。西九要培養80位策展人,到外國進修。卻沒有想到自己可以培養藝術家?也是咄咄怪事?那麼多策展人幹什麼事情呢?藝術家還不知道在哪裡呢。卻要那麼多評頭論足的策展人?我們的雞蛋還不知道在哪裡,卻熱衷找著名的廚師?我們需要自己的畢卡索、莫內、米開朗基羅、羅丹、梵古和倫勃朗。只有這樣,東方的文化才會發光。中國人的文化和自信才會真正體現出來!

培育人才,從根本上改變人才短缺的問題,目前香港政府都是全球招聘,香港西九文化區總裁的薪水高達600多萬,就是小小的M+的館長也高達400多萬。都是天文數字。可以肯定的說目前香港藝術家的年收入不會超過15萬!香港沒有藝術家,這些人幹什麼呢?香港有了700萬人口,政府一直想打造“亞洲文化藝術的中心”,雄心勃勃,這是好事!但是沒有自己的堡壘和陣地,如何才能成功?香港未來的發展肯定離不開高科技和文化藝術旅遊業的發展。這是時代的要求,也是香港政府面對的職責和任務,只能知己知彼、腳踏實地才有可能邁向光明的前程!

 

再說威尼斯雙年展,都是玩錢的遊戲,無端浪費公幣,根本不接地氣的行為。幾乎那些“傑出的藝術家”很快就在香港藝壇銷聲匿跡,無論是他們的作品還是個人,香港人沒有機會接觸和欣賞他們的大作。他們的大作高高掛起,曲高和寡,只是曇花一現,威尼斯雙年展根本沒有觀眾,只是藝術家自己在看自己的作品。他們的詬病太多了,中國內地的展覽每次都會引發極大爭論,罵聲不絕。香港人真的懂得和欣賞了嗎?或者是極為少數的幾個人欣賞的東西?沒有共鳴,如何產生影響力?他們的作品只是為了迎合所謂策展人的命題,沒有根脈和靈魂,怎麼會在香港人的心目中留下影子呢?歷屆參加者的作品和藝術家的名字。香港人記住幾個?一個藝術家永遠依靠的是作品的內在力量和影響力,是作品的品質。只有作品真正打動觀眾的心靈,才會留下永久的美好的記憶的。依靠炒作和金錢的作用,只是一瞬間的成功,絕對不會產生真正的價值。那些故作高深、指鹿為馬、濫竽充數的東西越來越多,藝術的含金量越來越找不到,越來越成為一小撮的玩意,沒有審美的感覺,沒有觀眾、失去大眾的共鳴。

请看不久前香港西九文化区高价收藏的南韩张英海的作品《重工业》,已经有五百件之多,以后还会增加无数件。我的一个朋友刚好看到,脱口而出说了一句“哎呀!这是淘宝网店里的杂货!是某个海关查获的贼赃!”!艺术到此“伟大的境界”了!是大幸还是不幸?

目前香港各大院校的美術系,一定拿了政府很多的錢,他們也花費了很多的心力和財力,實際上沒有必要每一家院校都要設立藝術系。政府如果把他們的資源整合起來,集中起來反而能夠真正做好一件事!從長遠的發展來看,搞一家真正的美術學院實在非常必要。中國老祖宗說過“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我們不能忘記!

香港最缺乏最迫切的是需要一間油畫館

世界各國、各大城市油畫館總是最重要的美術館。油畫在西方歷史悠久,收藏作品極為豐富,早已經融入他們的日常生活之中成了各國各地區最重要的旅遊項目和景點,是各國遊客和民眾最受歡迎的傳統藝術。也是一個城市文明和文化的直接展現。最直接展現了歷史、文化、藝術的精華和民族的審美意識,影響力巨大,油畫館美術館的功能非常之大,無法忽視,也是培育青少年審美能力和接受美育的最好地方。

 

如果西九能夠有這種考慮,那才是真正造福香港人,也是香港人的驕傲和幸福之事。也許香港目前還缺乏一些油畫精品,香港美術館自己的藏品不多、品質不足,但是,只要在三五年、十幾年內,這種情況就會改變。因為中國目前的油畫水準一流,人才濟濟,價格也非常合理,正是收藏的好機會。歐洲的著名油畫家的作品非常難得,而且都是天階。不如腳踏實地從自己身上找尋突破口。好比製造航空母艦一樣,培養自己的人才,走自己的路。我堅信,以中國人的勤奮和聰明,未來的藝術大師一定在中國,未來傑出的藝術家也一定在中國。我們要像俄羅斯民族學習,建立自己的真正藝術園地。從而才能有機會走出香港,邁進世界的藝術之林,光依靠購買外國人的作品。只能永遠步旁人的腳後跟。永遠不會有自己的思想和獨創。而且,外國人的作品你有能力一直買下去嗎?把西格•烏力、日本人、韓國人的作品當成香港藝術館的“鎮館之寶”,香港人、中國人不臉紅嗎?我們有理由“長他人威風,滅自己志氣”嗎?

香港西九文化區還必須有一個香港水墨館,把具有悠久生命力的畫種和具有民族文化特色的東西,發揚、壯大是香港人的職責,也是香港人一種義不容辭的使命。我們沒有任何理由和“本錢“去追逐所謂“世界性、當代性的潮流”,因為,我們的文化背景與他們不同,這種差異性決定了我們的對世界的認知和情感的差異。中國人對藝術是非常重視“品”和“格調”的“格物致知”、 “文以載道”千古共談。張載的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仍然是每個文化人的職責和擔當。當代世界的文化藝術面臨種種迷霧和困惑,已經無法承擔它的先鋒和應該有的“普世價值”,在“人人都是藝術家”的“一切都是藝術”的“偽藝術、偽文化”的口號裡面,在杜尚的“尿盆”裡面還在繼續打轉呢,他們自身難保,獨木橋越走越窄了,已經完全沒有資格充當“救世主”的角色了。我們警覺了嗎?我們沒有任何理由仰人鼻息、隨波逐流。西方有很多精華值得我們學習,但是,有很多糟粕我們瞭解和知道了嗎?

文化藝術需要從小培養。我經常流覽各國美術館,總會遇到一群又一群的小夥子、小孩子在博物館、美術館流覽,他們有的連路都走不穩。都是在父母和老師的帶領下。總是意興盎然,東張西望,左顧右盼。那是他們最開心的日子,我相信在他們幼小的心靈中已經播種下一顆美好的種子了。我們香港最缺乏這樣的美術館啊!

                          2018年9月20日

林鳴崗:香港資深藝術家、評論家。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