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李安是什么人?在10年前,我看过他的影片后并不觉得有多重要,却仅仅是因为自己观影所触,觉得李安的电影,才是中国人所关爱的电影,他的睿智在于他对人性良知的真实体味,他正是用电影把个人对人生的感悟,表现在了他的故事中。 10年后的今天,在上海国际电影节的第九个年头,我在富丽堂皇的影坛盛会上,匆匆见到的李安,却是一位如此儒雅的中年男士,但他已成为享誉国际的著名大导演了。面对中国民族电影的发展,李安多次表达了他对中国民族电影的期望和忧心。

 

李安对话

 

陈帆-又川

—————————————————————————————————

    【按语】电影还没有规格化,因而制作人与观众互不相干。我期望中国电影的工业化,形成一个生产有序的产业;观赏民众化,让观众真正获得最大化的银幕观影权。与李安的认识,当然是从他的电影开始的。1996315日我曾写过一首关于李安印记的诗,题目是《融合》。到今天已过去整整10年。这10年,正是李安和他的电影走向辉煌的10年。当时之所以被李安感动,是因为我感应中的李安,就如同他的电影那样,充满着人类朴素的价值观和深厚的人伦精神。另一个原因则因为李安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

    说来也怪,李安是什么人?在10年前,我看过他的影片后并不觉得有多重要,却仅仅是因为自己观影所触,觉得李安的电影,才是中国人所关爱的电影,他的睿智在于他对人性良知的真实体味,他正是用电影把个人对人生的感悟,表现在了他的故事中。10年后的今天,在上海国际电影节的第九个年头,我在富丽堂皇的影坛盛会上,匆匆见到的李安,却是一位如此儒雅的中年男士,但他已成为享誉国际的著名大导演了。面对中国民族电影的发展,李安多次表达了他对中国民族电影的期望和忧心。

    李安谈到了向世界电影的学习和借鉴;谈到了国内的电影业还没有一种游戏规则;谈到了存在外片强力压迫的现实;谈到了涉及盗版横行、题材开发不利、观影习惯的更新以及电影与电视竞争等诸多问题。他说大家都在摸索,发行放映还没上轨道,他希望大家还要谋策跟进。

    又说到电影还没有规格化,因而制作人与观众互不相干。他期望中国电影的工业化,形成一个生产有序的产业;观赏民众化,让观众真正获得最大化的银幕观影权。如果从我们国内业界角度来看,凭心而论这些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实。

    中国内地影视坊间的职场敬业意识,早已嗒然若失。几乎将近三代的电影人束手无奈。

    面对中国民族电影如此固守不前的落后状态,其实,支招的有心人早有说词,说了有没有人听?什么人在听?主管电影的官员们听到了吗?即便是听到了,他们有勇气和魄力支持变革吗?再有,不单单是作为上边管理电影的总局、省市厅局官员,业界本身呢?

    早在2003年北京搞了一个中国电影导演恳谈会,会上导演黄建新就说:我们很多导演拍戏,目的即过程,只要拍了就行,不管其他,拍片变成了一种自我满足,这样的方法玩票可以,但作为职业导演是不行的。因为它违背了主流电影的产业原则。资深电影学者、影评人邵牧君也有话要说:我反对用电视来吞并电影,如果将来都把电影变成了电视节目,电影就完了!还要那么多电影院线干什么?现在的什么院线制?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这叫什么院线制?现在搞得国内整个发行和放映系统运作一片混乱,这种产业化不可能有真正的变化和发展。

    他进而说:中国电影的品牌坏掉了,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问题。总括起来说,一个是品牌坏掉了,另一个是电影的法制环境太差了。依法治电影是对的,我说的法制环境有一个最根本的,就是说如果是真正的法制环境,你如果把我的电影剪了,我可以告你,这才叫法制,这才叫依法治电影,如果把加重管制那一套变成法律,这不叫依法治电影,这样治电影,是越治越糟。

颇具实力和开拓精神的民营电影发行放映人赵国庆(可惜积劳成病逝世)曾呼吁说:现在的电影数据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很神秘的地方,它应该是我们国家的图书馆,是非营利性的,应该对大众开放,要举办多种形式,有关国内外电影的推广、宣传、交流和学术活动,那绝对不是说,为数据而数据把它封存起来。这就像办院线办影城是一样的道理,门坎要低要给大家看,你没有观众,还不死掉了吗

这些电影人的呼吁,目的是希望中国电影能有序化发展。

吕克·贝松、东安尼·明格拉等电影大牌对上海国际电影节的造访,凸显了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影响在日益扩大。如果在前几届,这些大牌一定是媒体追踪的焦点,这届却因为华人著名电影导演李安的出现,让他们有些黯然失色。    在此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李安一天就参加了4个活动,除了电影节论坛上与冯小刚一起探讨好菜坞与中国电影的关录,还驱车10多公里跟复旦大学视觉艺术学院的学生回忆了自已的6待业期。晚上8点钟他又回到电影节,与中国内地导演分析观众的欣赏习惯。这期间,李安导演还抽出时间接受了陈帆的专访。

中国电影还没有成型

陈帆:在你的电影中,随时能感觉到中国文化对你的影响,相反内地电影人却不太愿意展现中国人的生活夲质,所以总难以打动观众,你觉得这些电影创作者该如何走出这一困境?

李安:我觉得大家应该对世界电影的来龙去脉要弄清楚,知道观众对电影的期望是什么?尤其是拍类型片,它拍摄的一些诀窍,我们要先了解。然后在观众与拍电影的人中间,制造共融共鸣。

陈帆:那么用一句话评价目前中国电影的现状是什么?

李安:目前中国的电影可以说是在筚路蓝缕的阶段,才刚刚开始。

陈帆:你估计要解决这个问题还需要多长时间?有什么好的办法?

李安:没办法估计。有很多的因素,它有外片强大的压力,然后有政策方面的问题,题材开发的问题,观众观赏习惯的问题,跟电视竞争的问题等。这不是我能说得出一个所以然的。不过,我觉得它还是在往一个正确的方向改进。

陈帆:除了以上的原因,很多内地电影人都不满意现阶段的放映方式,你对当前中国电影的发行状况有什么看法?

李安:还没有上轨道,大家还要谋策。因为我不是发行商,所以我很难回答你的具体问题。就是说,怎么样发行?怎么样宣传?怎么样收账?还有政府的政策,都还在摸索阶段。我认为这一切都是在往好的方面发展。 

不要给张艺谋太大压力

陈帆:那么你对中国第五代电影人目前的发展趋势,像张艺谋、陈凯歌他们所进行的大片拍摄,有什么看法?

李安:我觉得都是发展的一部分,我感到他们的负担非常的重。这是因为我们的电影还没有规格化,所以观众对他们的要求,又要商业又要艺术,又希望他们的片子在国外得奖,又希望在商业上有一个亮点,事实上是不太可能的事情。然后,整个的舆论、市场、网民、观众,都指责他们,我觉得给他们的压力太大。

陈帆:你觉得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李安:大家还没有一种游戏规则。倒是过去他们刚出来的时候,还拍小的文艺片的时候,跟他们的生活联系得非常紧密。他们的艺术感,对人性的捕捉,戏剧性的掌握,都是比较能打动人的。那是比较纯真的年代,观众也没有太多的期望,大家棉是很单纯的。现在,他们必须要在电影工业上面发展,他们也要扛负这样的责任。在国外的导演不需要扛两方面的责任,那他们受到的压力就不是很大。因为,导演不能自已做片子,你要有摄影、有编剧、有制片,每个层次都要人帮忙,他才能完成片子,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就是这个意思。

陈帆:也就是说,做中国导演很难?

李安:压力大!然后受到的帮助又少,所以很难评论他们的作品。我觉得大家都在尽最大努力。观众应该对他们的评价客观些,大家可以一起研讨发展,应该多鼓励他们一些。我觉得,现在大家对他们的要求太过苛刻,这对电影创作是不公平的。就我个人而言,我非常敬佩他们的才华、他们的勇气还有他们的付出。可是,他们有时候的付出,得到的并不全都是正面的回报。我能理解他们,因为我自已也是拍片子的,我知道他们的困难。

第六代难以扛起大任

陈帆:对中国第六代电影人,像贾樟柯、王小帅、娄烨、王超他们这一批导演,你怎么看?

李安:他们比较喜欢走影展路线!我觉得中国现在需要一个电影工业,所以不光是个人的风格。是要整个电影产业跟民众需求能够结合,就是要有一个市场。然后,它才有很多的电影类型,有很多的工作人员,才能形成一个产业。这才是现在最迫切的需要,而第六代,却没有扛起这个重任。

陈帆:你认为中国这种电影工业的模式基本成型了吗?如果成型,它还需要从哪些方面来完善?

李安:当然,它每天都在进步。可是,你要跟美国比的话,还有一段距离。全世界都被美国电影席卷了嘛!你怎么跟他抗争?这还有很长的路。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中国电影界近年一直在追随西方市场和电影语言,但是最大的电影市场恰恰在中国本地。过去中国没有商业电影,如今要向美国那样做商业电影,不是一下子就能做得到的。我们夲钱是有,但还需要努力,还需要耐心,只能慢慢来。还有我们要从自已文化的根里,从自已的电影语言里找到与观众相通的东上西。

陈帆:你认为电影作为产业,一定要与民众结合吗?

李安:电影反映社会,人人都有责任,不可以把责住全部落在几个导演或者电影工业家身上,那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公平的。我们的社会需要共通文化,需要民众公认的电影语言,让它慢慢成为约定俗定的东西,我们才会有自已的游戏规则,才会走向正轨。我感觉,要完善中国的电影工业,不是那么容易的,大家要有耐心。

电影是我与别人沟通的方式

 

陈帆:据说拍电影是你的生活方式,现在你还对电影这样痴迷吗?并且你一直想拍出好看的电影?

李安:是的,我一直想拍好电影!这是我学习人生的一大方式,与别人进行沟通的一个方式。所以,我要一直拍下去,这是我的生活方式,我很幸运有这个机会。

    陈帆:如果你回到中国片子,你希望拍什么题材的片子?

李安:除了来上海拍张爱玲的小说《色戒》,如果有机会在中国内地还会拍别的电影。

中国电影的品牌坏掉了

 与李安的认识,当然是从他的电影开始的。1996315日我曾写过一首关于李安印记的诗,题目是《融合》。到今天已过去整整10年。这10年,正是作为华人电影导演的李安和他的电影走向辉煌的10年。当时之所以被李安感动,是因为我感应中的李安,就如同他的电影那样,充满着人性的朴实价值观和深厚的人伦精神。另一个原因则因为李安是一位地地道道的中国人。

说来也怪,李安是什么人?在10年前,我看过他的电影后并不觉得有多重要,却仅仅是因为自已观影所触动,觉得李安的电影,才是中国人所关爱的电影,他的睿智在于他对人性良知的真实体味,他正是用电影把个人对人生的感悟,表现在了他的故事中。

10年的今天,在上海国际电影节的第九个年头,我在富丽堂皇的影坛盛会上匆匆见到的李安,却是一位如此儒雅的中年男士,但他已成为享誉国际的著名大导演了。面对中国民族电影的发展,李安多次表达了他对中国民族电影的期望和忧心。

李安谈到了向世界电影的学习和借鉴,谈到了国内的电景}还没有一种游戏规则;谈到了存在外片强力压迫的现实;谈到了涉及盗版横行、题材开发不利、观影习惯的更新以及电影与电视竞争等诸多问题。他说大家都在摸索,他希望大家还要谋策跟进。

又说到电影还没有规格化,因而制作人与观众互不相干。他期望中国电影的工业化,形成一个生产有序的产业链;观赏要民众化,让观众真正获得最大化的银幕观影权。如果从我们国内业界角度来看,凭心而论这些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实。

中国内地影视坊间的职场敬业意识,早已嗒然若失。几乎将近三代的电影人面对中国影业现状束手无奈。面对中国民族电影如此固守不前的落后状态,其实,支招的有心人早有说词,说了有没有人听?什么人在听?主管电影的官员们听到了吗?即便是听到了,他们有勇气和魄力支持变革吗?再有,不单单是作为上边管理电影的总局、省市厅局官员,业界本身呢?

早在2003年北京搞了一个中国电影导演恳谈会,会上导演黄建新就感概地说:我们很多导演拍戏,目的即过程,只要拍了就行,不管其他,拍片变成了一种自我满足,这样的方法玩票可以,但作为职业导演是不行的。因为它违背了主创电影的产业原则。深知电影学者、影评人邵牧君也有话要说:我反对用电视来吞并电影,如果将来都把电影变成了电视节目,电影就完了!还要那么多电影院线干什么?现在的什么院线制?连工三负都发不出来了,这叫什么院线制?现在稿得国内整个发行和放映系统运作一片混乱,这种产业化不可能有真正的变化和发展。

邵牧君进而说:中国电影的品牌坏掉了,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问题。总括起来说,一个是品牌坏掉了,另一个是电影的法制环境太差了。依法治电影是对的,我说的法制环境有一个最根夲的,就是说如果是真正的法制环境,你如果把我的电影剪了,我可以告你,这才叫法制,这才叫依法治电影,如果把加重管制那一套变成法律,这不叫依法治电影,这样治电影,是越治越糟。

颇有实力和开拓精神的民营电影发行放映领军人赵国庆(可惜积劳成疾病故)曾多次呼吁说:现在的中国电影数据馆,已变成了一个很神秘的地方,它应该是我们国家的电影影像图书馆,是非营利性的,应该对公众开放,要举办多种形式的,有关国内外电影的推广、宣传、交流影展和学术活动。那绝对不是说,是内部观摩,或者为数据而资科把它封闭起来。这就像办院线办影城是一样的道理,门坎要低要给大家首,你没有观众,还不死掉吗?最近,北上进京的香港资深电影导演王晶就语重心长地说:做电影不靠近观众,肯定死!

这些电影人是有社会良知和民族责任感的,他们的真诚呼吁,目的是希望中国人自已的民族电影能够尽快的有序化发展而不是一盘散沙没有规举。

性,伴随着什么?

一年多前的上海电影节,我与李安碰面,纯属偶然而传奇也冒失,但我毕竟零距离触摸了一下李安的灵魂。他说在筹拍《色·戒》,他要讲一个怎样的旧上海的情爱故事?只知跟张爱玲的原创作品有关系。

作为华人电影导演的李安,已是全球名份很拔尖的影人,他像貌儒雅,书卷气浓重却又不迂腐的那种礼容可掬的气质,让人感到很平和甚至谦恭。有知情人介绍,李安若在片场拍戏,那完全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怎么个另外?言称者的意思我明白,这就是李安的人格魅力。

但,我总认为李安终归是一位以人为善的儒雅大师,内心是很中国的,不像时下某些人扮着名人的角儿,硬要全世界的招摇,装扮成十足的假洋鬼子,一肚子的男盗女娼不是个东西。

近日传媒纷纷有报导,李安一行携完成作《色·戒》亮相威尼斯,再有中国大陆影视传媒,又习惯的拿起好色的放大镜,津津乐道又评头论足于《色·戒》的三级猎奇,这种煽乎,篇幅的视角与容量都十分的醒目可观。

中国大陆娱乐传媒的可悲,毫无社会责任感和人文准则,李安的片子还根本没有在中国大陆公映,就开始煽情、烂情的聚焦李安的《色·戒》,大有欲把李安推到贩卖色情电影的审判台不可,张爱玲也真可怜,亡魂不安宁啊!

当下娱记的可恶,是因为他(她)们自已也很清楚,什么分寸?什么尺度?又什么火候?谁不明白分明?他(她)们无奈于打工受聘,是为了饭碗或更多的经济收益。恰恰坏事就坏在他(她)们的身上!特别是臭名招着的狗仔队。

中国大陆的影视业,走向人性的展示当然无可厚非。那么,剧作的社会价值和人文价值,当应从人性的起点、人性的诠释和人性的张扬,获得展示故事最重要的核心,那就是人文关怀的慰藉和心灵的安辅作用。

李安的不少作品,都是在不同时代和背景的故事中,给予了人们这些极可宝贵的精神食粮的。李安新作《色·戒》无不如此。说到性的问题,它的普遍意义是什么?或者说性又伴随着什么?李安借张爱玲的故事,讲的是上个世纪30年代旧上海的情爱故事,它于现实的时摩中国,甚或现实的全世界,又有何内在的干系?

我今天的认识基本点,是己物欲化的超级中国大陆,无论是男是女,人们的受制是因为财产的再分配,充满着以权谋私,也充满着投机取财的种种漏洞。特别是男权主义盛行的中国,女人仍然是弱势群体,不少的中国大陆男人,因为有了适合张扬私欲的土壤,他们择尽手段无孔不入,取财因了种种的邪道(雅称外道),暴富了有钱了,那为所欲为的假洋人鬼子相便招然若揭。

时下的大千世界,充斥着物欲横流和享乐主义,包括经济腾飞得可怕的中国大陆,有了钱的男人,特别是中年富足男人,他们想要的除了性还能是什么?我在四川、浙江甚至偏西北地区的甘肃做相当时间的社会调查,那种男人贪婪的色欲令人发指。

我反过来再感应李安即将问世的新作《色·戒》、只能让李安的已出品的作品来感应《色·戒》,其实,李安是非常关注人的社会性的,从他演释的一些故事中,李安关注人的存在价值,通过男女之情来揭示人的情感冲动和失衡,来透解人的宿命心理,来揭示人的情感冲动的非理性的不自觉,以及面对严酷社会所带来的谅慌与失错。

记得贾平凹有这样的见解:可以说,社会发展到今天,妇女解放的口号呐喊了几个世纪,但世界还根子里是男人的。男女既为人类的两半,从来就没有男为多半,女为少半,两半同中有异,异而相吸,谁也离不开谁的。相吸的是以性为磁的,性是人类同吃同喝一样重要的一种欲。性欲的刺激是以人之外貌为点,而欲是创走世界的原动力,这正是上帝造人之所以分为男女的秘诀所在。

人的理性支配仍然是生存于社会立足于社会的根本前提,当爱情或者非爱请的性欲,产生时一时的非理性将会暂时占主导支配的地位,而面对现实的权衡,跟一个人的经历密不可分,如果俩人的价值取向一致或接近一致,这种爱的结晶或情的交合,就有可能获得较长久的保质期《色戒》所告诉人们的既然有,它就表明:复杂的社会因果,有时会使一对恋人在走向结晶路上受阻或者以情欲交合的性伴侣暂时欢悦也会遭逼到时消结或变质。

人们面对社会的张扬,会多些冷峻的思考,才会转危为安变不利为有利,既便是投合的恋人或性伴侣的交合,只要抗得住社会诸多的迫压,经过不寻常的洗礼仍然会走向结晶,而李安《色·戒》意义,是告戒人们,爱不是色,只但是陷入了色,是非戒不可的。但如何戒色的诱惑,只待各人去悟去把控了。

中国大陆时下色的泛滥,反映了物欲张扬的可惧和享乐主义的可悲结局。

回应李安导演

对于李安的认识,当然是从他的电影开始的。1995315日我曾写过一首关于李安印记的诗,题目是《融合》。诗如下:迥异中/找到安居/这沉淀/来自久远/多少人/固守不变/既便名利/双重/异类/两不相依/但情感/与意念/终会/渗透相交/缝隙/在差别中/契贴/联系从//走向醒的/开始。

写这首关于李安的诗,已经过去整整10年。这10年,正是李安和他的电影走向辉煌的10年。我当时,之所以被李安感动,是因为我感应中的李安,就如同他的电影那样,充满着人类朴素的价值观和深厚的人伦精神。而恰恰又正因为李安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

说来也怪,李安是什么人?在10年前,我看过他的影片后并不觉得有多重要,却仅仅是因为自己观影所触,觉得李安的电影,才是中国人所关爱的电影,他的睿智在于他对人性良知的真实深味,他正是用电影把个人对人生的深味,表现在了他的故事中。

10年后的今天,在上海国际电影节的第九个年头,我在富丽堂皇的影坛盛会上,匆匆见到的李安,却是一位如此儒雅的中年男士,但他已成为享誉国际的著名大导演了。

面对中国民族电影的发展,李安有话便说,在他简明实在的谈话中,表达了他对中国民族电影的期望和忧心。

李安导演谈到了向世界电影的学习和借鉴;谈到了国内的电影业大家还没有一种游戏规则;谈到了存在外片强力压迫的现实;谈到了涉及盗版横行、题材开发不利、观影习惯的更新以及电影与电视竞争等诸多问题。他说大家都在摸索,发行放映还没上轨道,他希望大家还要谋策跟进。又说到电影还没有规格化,因而制作人与观众互不相干。他期望中国电影的工业化,形成一个生产有序的产业;观赏民众化,让观众真正获得最大化的银幕观影权。如果从我们国内业界角度来看,凭心而论这些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实。

中国内地影视坊间的职场敬业意识,早已嗒然若失。几乎将近三代的电影人束手无奈,百废待毙。

面对中国民族电影如此固守不前的落后状态,其实,支招的有心人早有说词,说了有没有人听?什么人在听?主管电影的官员们听到了吗?既便是听到了,他们有勇气和魄力支持变革吗?再有,不单单是作为上边管理电影的总局、省市厅局官员,业界本身呢?早在2003年北京搞了一个中国电影导演恳谈会,会上电影导演黄建新就说:我们很多导演拍戏,目的即过程,只要拍了就行,不管其他,拍片变成了一种自我满足,这样的方法玩票可以,但职业导演是不行的。因为它违背了主流电影的产业原则。资深电影学者、影评人邵牧君也有话要说:我反对用电视来吞并电影,如果将来都把电影变成了电视节目,电影就完了!还要那么多电影院线干什么?现在的什么院线制?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这叫什么院线制?现在搞得国内整个发行和放映系统运作一片混乱,这种产业化不可能有真正的变化和发展。他进而说:中国电影的品牌坏掉了,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问题。总括起来说,一个是品牌坏掉了,另一个是电影的法制环境太差了。依法治电影是对的,我说的法制环境有一个最根本的,就是说如果是真正的法制环境,你如果把我的电影剪了,我可以告你,这才叫法制,这才叫依法治电影,如果把加重管制那一套变成法律,这不叫依法治电影,这样治电影,是越治越糟。

颇具实力和开拓精神的民营电影发行放映人赵国庆(可惜积劳成病逝世)曾呼吁说:现在的电影数据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很神秘的地方,它应该是我们国家的图书馆,是非营利性的,应该对大众开放,要举办多种形式的,有关国内外电影的推广、宣传、交流和学术活动,那绝对不是说,为数据而数据把它封存起来。这就像办院线办影城是一样的道理,门坎要低要给大家看,你没有观众,还不死掉了吗

几个回应:

一、中国这么大,现在深入基层的电影放映队都几乎见不到了,既然电影是大众电影,就要尽快恢复电影放映队和健全电影放映队,把老百姓喜欢的电影带下去放映,这就是中国的特色,也是建设新农村的文化国策。

二、现在,在全国各大中城市都陆续建立了院线制,其实,百分之九十都是翻牌公司的电影院,城市的电影院线要从根本改革,冒牌院线的偷漏瞒报十分严重,因此院线制的申批和清理势在必行。

三、大量港台低俗甚至垃圾的影视劣作大肆在内地泛滥,应尽快的引起高度重视,该是反省清理的时候了,这就等于讲这些年来港台都不再发行(售)的低劣娱乐片,却在内地找到了出路大行其道,这是污染人们的心灵,不良的港台片商赚了不少黑钱。国外大片像入侵者那样疯狂,国家要不要采取保护民族电影的措施?

四、国内盗版碟成风,越禁越凶,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盗版市场。如果盗版禁不住,不仅电影生产难以生存,就连电视的发展也丧失了希望。

五、民营影视制片机构,日渐增多却运营不当操作混乱,已步入优劣混杂、鱼目混珠的时期,该进行整顿、清理的时候了。但应当要以扶持、助力的姿态来整合。影视发展在现阶段,不应全面任其私有化,这对于推进中国民族电影(包括电视剧制作与发行)的健康发展,只有百害而无一利。

六、不应误导高校影视专业的扩招再膨胀持续下去,这是误人子弟,而不利于真正影视人才的培养。

七、电影的官方管理机构要精兵简政,应转换成行之有效的服务机构,而不是人浮于事的管制机构。

八、尽快解决发行放映系统的混乱状态。让更多的国产影片进入电影院放映;城市院线多厅制,应是票价高低分类的观影场所,不能一味追求票房价值,这样只能将最广泛的低消费者拒之门外。

九、解决电影立法的前提,是召开有民众各阶层代表参预的立法讨论。电影立法的最终确立和完善,是一个重要的推进中国民族电影变革的民主化的必然历程。首先需要民众基础和业界人士的积极响应。电影法不是电影管制法,而应是促进中国民族电影真正繁荣发展的民主大法。

十、电影的行业自律和行业自救,由于体制的固化同时存在。这就给中国民族电影的变革历程,增添了自闭和自迷的障碍,主要的问题有:没有足够吸纳世界电影的养分和健全的交流孵化机制,高等院校的影视教育大纲陈旧、混乱和板结,大量有才华技艺的人力资源浪费有余,现有的器材设备、生产设施得不到合理使用而耗损,电影职场专业人员没有基本的权益保障。

十一、对民众开放国家电影资料馆,兴建的电影博物馆都不应成为高门坎的殿堂,要尽多实行平民化的展放措施,让全民共享民族电影资源和国际电影资源,滋养和提升全民族的电影文化水平。

2008年7月14日北京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