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劉世昭,中国后现代极具代表性的社会人文與自然攝影家(1948年-)。

YCCF中国摄影述评
劉世昭专页

陈凡

 0

         劉世昭,中国后现代极具代表性的社会人文與自然攝影家(1948-)。

 1

1
  
我们说摄影是一种文化,当然本质上在指它反应和表現的「自然、社会、人」体現出来的与人类社会、政治和经济有关的文化現象。它具有无所不在的历史性、社会性和现在性。
  
现在的不少照相拍摄者,往往只关注镜头的「猎趣」和「好奇」的人物、场景和行为的内容,却少有人会事先思考选材的问题,如何从文化审视的层面去做「镜头定位与画面构成」的功夫。
  
我以为,不少者是从不知认故未悟觉。说白了是「熟视无睹」丢掉了自已用思于勤的能动力。所以可以想象,你没有了表达内含的初功,那画面的文化构成元素无疑是浅肤而没有深厚维度的。
  
刘世昭的一幅作品《说书人》(1982年拍摄),作者当年是在苏州市某一处说书场拍到的场景。他的镜头定位非常直接,一个180度的大切面,他用得大胆但破了常规的矩,破矩在内容的提取,几个特定听书人物的微妙细节,被他表现得淋漓尽致。而说书人的行头、做派和红布台桌,因为抢眼而分外鲜明,所以场景的人物关系分明生动。並富有浓郁的江南乡土色彩。
  
刘氏的画面表述实际上就是鲜明的特定地域风情文化的表叙。深刻活鲜跃然作品之中。
2

2
   
  
在过往的许多年代,我们时常会听到一句话「苦难不屈的中华民族」,現在生活虽然好了许多,但回忆起来心坎上仍然会觉得压地沉澱澱不好受。他们掘犟勇敢又吃苦耐劳,他们有期盼和期求,不停顿就努力着奋斗着,从来没有因为「一穷二白」丧失对美好生活追求的信念。老实讲,每每看到一些不同历史时期的有时代分量的摄影作品,心里就不甚悲伤,不!是一种悲状的深味,是一种充满沉重反思的责任。
  
当我们不期而然一次又一次在偶然或必然的环境里观赏这些伟大的人格与尊严铸造的作品时,心里不仅有尊严的崇敬,同时还有人性人格的敬畏!可以说,在中华民族奋进发祥的历史长河中,可歌可泣和无耻劣政始终是同时存在的同时并举的。它始终在无情地展显着:正邪是非、黑白混杂和壮士小人搏斗的命争!
  
刘世昭的镜头,始终心系在他的冷峻的思考当中,而他的努力闪动着人性的尊严和伟大。他的身影在祖国大江南北频频地闪动着!他默默的从不张扬的与镜头为旅,他就是勤奋无语的摄影行者刘世昭!
  
作者只身一人行走于江苏江河湖溪大部分地区,拍摄了大量渔民的生活。他有一幅作品《弄桨的船工》(1982年拍摄),就是其中一幅。
  
画面在深层的暗色调中展现了一位满脸苍桑情感凝重的中年船夫弄桨的形姿,令人心灵震憾不已。旋动纠牵的江水,昏暗模糊的货码头,在这样的气圍中,一抹夕照洒在他的身上,那么强有力!他具有很强的雕塑形像而产生了极强烈的情感共鸣!
  
作品常常有反常规构图,是「刘氏摄影破矩法」的妙用,由于画面人物与环境失衡,那种极不稳定感油然而生,产生着强烈的隐喻效果!
      
3

3

  
悲状是一种生命力量,奋进是一种坚忍不拔。在中华大地这个土地上,民族的命争于漫长苦难之中,与天与地与人,充满着奋斗不息的命争精神。由于千百年来的封建专治统治和孔孟家长制大一统奴化敎育,中华汉民族长久被制约在没有真正民主自由的社会政治环境中。民族受欺压的屈忍和为生命不息的拚博始终是存在的。这是有深刻的久远的历史与社会根源的。无论在城乡,也无论在大河上下,命争和不屈始终伴随着苦难与期盼,这就是中华民族具有的人性特质!
  
刘世昭多半辈子背扛着照相器材,在大江南北游走奔波。他爬山涉水不辞辛劳,甚至昼夜兼程。他为了甚么?我以为他有一种崇高而伟大的人性之光,始终在照亮着他那不屈的灵肉!
  
他有一幅作品《
空谷号子》(1992年拍摄)。据他的摄影记录写道:「 1992年长江三峡西陵峡巴东神农溪逆水行舟时拉纤的纤夫」。这幅作品当年发表时,就引起了业界与社会极大的反响。我个人感到它巨大的震颤力量,是几位赤裸身躯纤夫那种不屈不挠的生命抗争的力量!整个画面人的生命能量就像馬上要冲腾开来,那是一种怎样的人性尊严之伟力!

  《空谷号子》是一幅象征性极强的优秀而精典作品。它可以与李晓斌的《上访者》、解海龍的《大眼睛》、黄小兵的《玩呼啦圈的小女孩》相提并列,成为中国后现代摄影史上最具人格魅力的精典作品而传世!是载入中国摄影史册的伟大的纪实摄影作品,永远会受到公众社会的肯定和尊重。
        
4

4


  
刘世昭以拍摄长江三峡和大运河两大专题,成就突出,影响深远。所以,这两个专题的内容,我会从不同的时间地域和角度进行介评。
  
我首先说到了「悲壮」,它是一种生命抗争的力量。现在,我又说了「苍凉」,它又是甚么?它是命争的困顿和无赖的悲鸣。这都是长久以来华厦庶民的凄苦的哀痛经历。
  
一个民族的兴衰,标志着这个民族在漫长的历史衍进中的承受力和这个民族生命信仰的灵魂的纯度锐度的进化程度。中华民族的封建专政与唯命是从对这个民族的生命高扬是一个致命的催残。所以,才有屈辱的忍爱和愚昧的困顿。这是需要这个民族重生式进化到民主平等的至智优类的生命层面,得到彻底地改化。我始终认为,悲喜剧意识,在这个民族身上非常浓重而根深蒂固。
  
如果用简单的解释即是「悲喜交加」而不能自拔。长期的「一朝天子一朝臣」,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却不会因朝政的更替更改过。这就是最致命的弊端。
  
所谓悲喜剧意识,贯穿着软弱性(包含着屈辱和无助),也包含着「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民族之风和自私自利的愚昧心理。这些遗传是基因性的,改造的过程异常艰难而需要漫长的时期。
  
《巫山纤夫》(1980年拍摄),是刘世昭《长江三峡》系列中的一幅作品,画面沉重凄苦,拉纤的俩位船工倾注着仅有的气为,引进货船艰难的前行。又是「八十年代」,这是一个中国翻天复地的社会大变革即将到来的时期。但这些贫苦的深山里的普通纤夫未必知道。但他们是有期盼的甚至是渴望的,画面构成在低角度中,产生出了很强的情感张力,令观者无法释怀。而「垂头不见瞼」和「打补丁的衣裳」这两个细节,一下子增加了情感刻划的深度,使作品具有深刻的历史感和现代性。

 5

5

  长江三峡的传奇:是那滚滚的长江穿越峡谷的雄伟,是那倚天高耸的悬崖绝壁,还有那些世代生息在这里的勤劳勇敢的纤夫、船工和挑夫。这就是三峡传奇中的三部曲。
  
每每我看到刘世昭在三峡岁月中,拍摄到的作品,我就同时想起,我曾跟他一起在丰都相处的日子,算算吧!时光流逝也有三十几年的了!
  
我们的记忆是无悔无怨的,当我站在浪涌风疾的长江岸边,我就仿佛瞅见他的身影在闪动,由不得我眼眶热淚流……
  
中国有好多条大江长河,人们都深情地称呼它是「母亲河」,这是一种民族心灵的深情呼唤。千百年来,多少庶民百姓生息繁衍在各个肥沃流域富饶的土地上,唯独长江三峡的乡民人众,却在这深穹的大峡谷间生息奋斗,养就了三峽庶民百姓独特刚毅倔犟的性格。这让刘世昭深深地刻记在了心里。
   
三峡地区崇山峻岭,大山迫迫不仅仅是雄伟挺而是令人惊叹生畏。这是大山的力量,而生息在这里的「三峡人」,他们是刚毅而非凡不屈的「上天的子民」。《行走棧道》(1991年拍摄),我认为是表达了这种精神!因为「棧道」不仅历史久远而且持久不朽!这幅作品不仅现代性强,它的人文象征意义也非常之强。一山一水塑造了三峡人!现在三峡栈道由于修三峡大坝已经淹没在江水之中,人们只能从照片这种仅有的遗存了解到它了,所以,这幅作品就更加在今贵。我感到刘氏的三峡系列是从容不迫的有一种血溶于水的博大襟怀,这是非常要紧的创作秉风。拍「一山一水」的摄影者很多,心境和襟怀如何?这是很值得我们思考的。

 6

6


  
江南水系,是中国大陆最有名的自然状态水网,也是千百年来生息繁衍在这里的华夏子孫社会政治与经济生活的社会化发祥地之一。这里主要指江苏省在内,还包括着浙江和安徽等省份广阔的地域,演义着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人间故事,也演义着层出不穷的,依靠江河湖生息繁衍的劳苦的普通渔民和船工。
  
在我的摄影生涯中,苏杭一带频繁地游走了不计其数,深深地知晓在江南水网的他们凄悲辛劳的生活状态。
  
所谓江南的「渔民船工」,几乎绝大多数都生活劳作在船上,除了较大的货运船,他们一般用的船就是家船,一年四季完全脱离陆地,全家老幼都以船为家,这就是「江南水上人家」,因为驾车游荡,出生在船上的孩子们根本上没有上学念书的企望。
  
数百年来文人墨客写尽江南水,「千里莺啼绿映红,水乡山影不知归。」「江山寒色幽幽远,芦花深处泊孤舟。」有数不尽的诗词民谣。民谣更凄美更民间,不便尽收于此。所谓凄美不如说太过凄悲苦楚,流传唱的正是江南的水上人家的悲鸣。
  
刘世昭拍摄了很多江南的「水上人家」。他其中有一幅作品《渔船人家》(1982年拍摄),是在江苏省高邮县境内的高邮湖。画面很平实如常,作者在二八切分线上表现了几隻木船相依而息,船上的人物是几位中年男女和少年儿童。木纳呆凝而刻板,他们生活在单调狭小的船上,大致都是捕鱼运杂货为生的清贫渔家。
  
画面本身的构成就显示了单调无着的张力,令人压抑迫气。可以想像,他们命争的价值是多么的卑微!作品具有深刻的社会性是显而易见的。时光已逝几十年,据知:水上人家的生活,如定居陆地、转换工作和孩子们的上学敎育等问题,都得到了很大的改变。这应该讲是心慰的。
        
7

7


  
刘世昭进入从北京到杭州的大运河古河道流域,他为了方便深入拍摄,就骑了一辆自行车「走单骑」而闻名。
  
20世纪80年代初期,走单骑实属创举,令许多人称颂称奇。这都在情理之中。但只身一人沿运河南下,他独自一人起早摸黑骑着自行车进行专题创作,不仅仅是体力,脑力劳动的分量同样是负重沉沉的。
  
有信息介绍:「四千里路云和月——京杭大运河再骑行京杭大运河是世界上开凿最早、里程最长、工程最大的古代运河。自公元前486年始凿,历经隋、元、明、清各朝代大规模改建、扩建和疏通,形成了北起北京、南到杭州延绵1797千米的人间奇迹,沟通了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途经今北京、天津两市及河北、山东、江苏、浙江四省,对沿线地区经济发展和文化交流起到了巨大作用。运河水不仅承载着南来北往的船只,而且孕育、滋润着沿岸的运河儿女、运河城市和运河文化。2014622日,京杭大运河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而刘世昭的摄影作品集:《流淌的史诗 京杭大运河骑行记》给了我们最有力的证明,他是千里走单骑的英雄!而他的人文思想是很纯厚的。
  
刘世昭作品《河船码头》(1982年拍摄)。历史参照性强,而且在桅杆林立的众多木船上,能清晰地展显历史的反照和历史与今时的强烈的延续感。
  
画面中远背景中的镇国寺塔与前景船甲版上低头行走的中年男子交相呼应,这种隐喻具有深层的暗示,说明作者並不是单单在拍景物,而是在认真地思考景物和人物间的内在关系。这叫「情节关联」是十分重要的拍摄功夫。
  
所以,我一直认为作为照相摄影的镜面构成,並不是凭空主观想像出来的,当然也不是单纯的影调、密度、层次和光线认知那么简单。它的确需要作者本身的修养积淀和社会经历的感悟。这是毫无疑问的。

 8

8


  
人格的力量是甚么?我认为,内心要足够强大,另一个要有担当的精神。担当精神包含了勇敢的承担和高度的责任心。
  
刘世昭出身名门却不骄纵,独立自主从不依赖任何人,给国际版的期刊《人民中国》既做编辑又做记者。他在先后穿插进行的「京杭大运河」和「长江三峡」两大选题的同时,还有一些单独的图片经常要编选。他始终很忙很多差旅。
  
我也是穿插在评介他不同选题的作品。当然,他的行旅和创作都离不开「内心强大」和「担当精神」这两个他具备的条件。
  
长江三峡,这个专题凝重了中华山川志最具特色和气魄。刘世昭用他的镜头像史诗般的给予了表述。
  
他有一幅作品《逆流奋进》(1992年拍摄)。拍片记录写道:「长江三峡西陵峡的巴东神农溪 ,在逆水行舟时,船夫们用篙竿勾着岩壁的缝隙艰难地前行。」画面中表現了当年的紧迫情景,有一种激流勇进的紧张感令人震颤不已。
  
在二八切分线上,船夫们的勇毅的雄姿,仍然让我们揑一把汗。画面的80%是巨大的悬崖高耸挺拔。那种险崚有明显的压迫感,而顶进的木船上的船工却刚毅不屈,用篙竿勾着岩壁的缝隙艰难地前行。真实、激烈深深地牵动了观者的心。
  
要让一二幅作品感染人,不难。要让一个成组的专题感染人是很不容易的。如果没有勤奋的投入情怀,去观察揣摸,去设身处地去体验去互动,当身心与镜境高度一致的时侯,情景交融的画境必将一个接一个串联深化成人性人格结晶的伟大来。刘世昭他的确做到了!       

 9

9
        
  
长江三峡流域,千百年来它的变迁都是历史延续的移动,具有很深沉的社会意义。「长江三峡,又名峡江或大三峡,位于重庆市和湖北省宣昌以西的长江干流上,西起重庆市奉节县的白帝城,东至湖北省宣昌市,全长193公里,它由瞿塘峡、巫峡和西陵峡组成。」它是一个神奇神秘而充满传说传奇的地区。但,生息在这里的庶民百姓,长久以来却是艰辛凄苦的。刘世昭以历史省视的角度,花费了数年的时间,足跡踏遍三峡地区的角角落落,从社会人类学的观点用镜头详尽地纪录了这里的人文地理,充满情意切切的平民故事。
  
其中他有一幅作品(1992年拍摄)《背泡菜坛的乡农》,表現了这方面的内容。
  
画面构成很直接,一位轻年农民背着一共九只不算小的泡莱坛子(两两相对共八只顶上还有一只),登上了船去赶路。神情反而轻快喜怡。他的形像几乎占据了整个画面的70%,给我们一种贴近的充实感,造形平实真切。
  
刘世昭一样十分重视从平实的真实状态中刻划人物的情境心绪,我惊讶地发现这种「平实瞬间」的价值,常常被成就高深的大家们在纯熟地运用,的确是很值得我们研究学习的。
  
一般做摄影的,习惯把视角焦点聚焦在「环景与人物」组合的位置上,当然也並非不可,但往往因为种种原因,组合的效果总达不到理想程度。我认为原因是主观的,即是不悟则不确。刘氏的「单刀直入」法值得借鉴。

     10

10

 

  当我们从历史走向现代,从长江三峡走向京杭大运河。就等于我们从肉体走向灵魂,从贫穷走向命争。
  
是的,不是讲从贫穷走向富裕,而是讲从期盼走向失望,再从失望走向期盼。这就是现下庶民百姓的心境心态和命争的轮回宿命心理。刘世昭用悲怆和批判的精神拍下了大运河人的命运。其中有一幅作品,他是这样记录的:「江苏省无锡市,生活在大运河边的人们。」作品《运河岸边》(1982年拍摄)。
  
画面是灰色的运河的生态环境是混浊的,生息在这里的庶民百姓从生理心理都是灰色和混浊的。
  20
世纪80年代初这样历史时期的中国,正是灰色的混浊的中国!《运河岸边》拟人化的比喻並不比长满杂草污浊的灰瓦房好到哪儿去。
  
一幅人文纪实摄影作品,到底我们看的最终是甚么?这当然是很要紧的。人文质格即是精神层面的东西,那是不言而喻的。要不然你拍它又有何用?
  
《运河岸边》表达出了一个极其严肃的主题:人为甚么而活着?生命的价值又是甚么?
  
《运河岸边》揭示出了:人类的历史责任和人类人格尊严的价值!是的,我说了「命争」,它揭示了封建帝王的专治享乐和庶民百姓的屈辱艰辛,同时揭示了庶民百姓的伟大智慧和不折不饶的奋斗精神。它的本质正是:与贫穷、落后、愚昧、无知做不懈地斗争!
  
我们要感谢刘世昭用大量生动如真的人文纪实摄影作品召唤人的良知和呼唤人性的觉醒!

 

20181214香港沙田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