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李少白,中国后现代极具代表性的人文与自然物景攝影家(1939年-)。

YCCF中国摄影述评
李少白专页

陈凡
0
  
李少白,中国后现代极具代表性的人文与自然物景攝影家(1939-)。 

1 

1
  
光与影,是照摄影的基本要素。我把它称为「触光随影」,说来容易,真要做起来就並非简单了。中国主权大陆,摄影爱好者加上专业人士,是世界之最。没有哪个国家和地区比得了它,这是事实。但,真正懂得去触光随影,那是少之甚少的。李少白,是我特别推荐的做照相摄影的光影大家,是没有疑问的。
  
他的镜界,是善巧妙智的光影視场,幻化且实在,浪漫且持重,抒情而不媚俗,表美而不造作。他对北京故宫情有独衷,不仅拍出了庄重与威严,而且也拍出了精美与神秘。
  
作品《一角玲珑》,作者在皇宫的一隅,巧妙地运用光与影的移动,把殿的形影与宫墙叠印的片刻,套叠而适度的组合,便产生了意想不到的神秘效果,历史感强現代性亦强,从而「筑」成了特殊的艺术氛围,造成的时空效应非常强烈。而一个宫墙的窄缝,又是「一重天地」,足見作品的造型功夫之深厚。亮光与喑影叠层有序有規,因为「含蓄」便有「旋机」,这些如同文学的叙述,即产生了叙述故事的根基。作者把照相摄影,利用光影质格提升到这样高妙的高度,值得我们学习和研究。
        
2

2
  
在光与影的时空隧道中,李少白始终没有放弃探索与研究,当亮物质与暗物质碰撞的每一个瞬间秒时,那种神秘微妙的变化,在怎样地影响客現世界极其微小的变化。我称这一变化叫「光影游戏」。而李少白是践行「光影游戏」最优秀出色的专家。
  
他有一幅作品《金水之虹》。作者仍然在二八切分线上有精妙的计算。二分线上有宫殿的威严与神奇,暗调中的几根高亮的轮廓构成了精灵般的慢舞。八分线下,几层汉白玉金水桥叠加有序地排列其中,犹如大臣百官列队入宫,恭维列陣上朝奉皇。
  
奇巧的是前景略带弯形状的桥栏柱又造成了另一种动势,恰似皇宫中的御近卫在守护。作者拟人化的类比具有很强的象征意义。並有浓烈的明清朝代的历史气息。
  
实际上,光影的文学性是非常强烈的。很多从事摄影的人,从来不关心知识阅读,但对各种相机配置,以及各种镜头内结构津津乐道,到头来几乎拍不出具有光影价值的作品,这是时下最要不得的弊行。

3

 3
              
  
故宫,明清两代的皇宫。史料记「故宫由明朝皇帝朱棣始建,1406年开工, 1420年基本竣工。故官东西宽753米,南北长961米,面积约为72. 36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5.5万平方米。宫城周围环绕着高12* 3400米的官墙,形式为长方形城池, 墙外有52 宽的护城河环绕,形成一个坚 固的地堡。故官宫殿建筑均为木结构、青白石底座、黄琉璃瓦顶,饰以金碧辉煌的彩画。」故称神奇神秘的帝王宫殿。除了故宫史料摄影师的如实常规拍摄,那摄影艺术造化者,又如何表現故宫呢?
  
李少白有一幅作品《佛的感召》,画面的左下角15%处是黄金瓦楞上卧着的一隻欲飞的龍,而在其背景上的占35%之处即是喇嘛教的佛塔,而两物又在同一位置叠交在一起。而整个65%是空白即天空的面积。奇特反常规的失衡比例,造成了「翻江倒海」的动势,表現了神龍升天的无比威力。作者显然匠心独道,对帝王颂赞有加。
  
其实这並非是作者的主观之意,而是故宫的一景一物,传达了帝王的专制天下的威仪!李少白很明白拍故宫的秘方,是巧夺天工和威震天下的圣尊。但,如何把握更是如何去表現得精妙抒展呢?他俨然是一位文化智者,以本为准又不以准为本,在真实的現实主义基礎上表現出了魔幻浪漫主义气質,是很值得赞许的。
4
 
4


  
其实自然与物景的演变甚至幻化,都是宇宙与地球间的变化规律。我们从事照相摄影对自然与物景的观照,说起来並不是取景构图那么简单即得。它应是观之以情事,生之以灵智。意思是讲,我到底表现了甚么?是一个哲学问题。
  
它告诉你,人世间无无缘无故的表现,在瞬间时空中,完全可以在光与影的作用下,叙述你心中一个涉及生命与命运命题的故事。
  
「心灵构想」是照相摄影人,必须具备修为。它不是一般授课讲授的技术与技巧课程那么单一。它是一个从必然走向自由的心理过程,细腻、复杂、微妙的心理积淀和抒发。
  
面对确定的影像,会发生「第一生物感应」与「第二物理感应」,很快产生主观化学反应,形成由你提炼的量子成像磁场,最终造化出你的作品。我把它称为「量子成像」,並包括:抽象元素和具象元素並存。
  
李少白作品《宫门飞鸽》,它的表現力令人折服,为甚么呢?因为《宫门飞鸽》所产生的艺术含金量,远远超出了常规构想。画面以静求动,打破了固有做静止,产生出了自在的移动强势,非常具有浪漫色彩。奇妙地是,宫门内窥视到了金碧辉煌的宫殿局部,那种「犹抱琵琶半掩面」的效果非常强烈而赋予感染力,而这种感触,却是神圣的和威严的。
5

5
       
  
物景的置换,具有很强的象征色彩,而且由此形成的时空反差和心理反差,都非常之大。这种结构画面的作法,我见到不少的摄影者都在用,但要说明的是怎么去用?
  
李少白有一幅作品《今古奇观》,他却运用得很奇绝,这显然是大手笔作风。他在二八切分线上,拔了一个高,也就是说在「宫殿」与「高厦」所对照中,制造了一个突破点,这样运用很大胆,却有震颤的喻意强有力的回响!
  
在照相影像的单幅创作中,喻意性刻划是很值我们研讨的话题。
  
作者在《今古奇观》的画面构成,令人折服:二分线的主体是古代宫殿,而八分线上却仅有三几座现代高厦耸立(背景是蓝天),刚才讲了两层反差,时空的心理的並存。这种构成並非简单,他拿揑住了!
         
6

6
  
当我们在一个神圣而又神秘的故宫宫殿里,留连不绝于顾时,那种感觉是一种「灵魂出窍」的特别感覚。
  
这是跟「时空隧道」有关的命题。李少白有一幅作品《朝廷遂宫》,画面构成神秘,用光非常夸张怪异,天色已暗,在夕阳西下处仍露出了一道无法回避的强光,投射在夜幕即下降临的宫里。这种宣染,具有很强烈的文学叙事效应,作者显然是「心中有数」的,所以,做照相摄影的人,对「典型瞬间」的把握,还不仅仅是单独的人物环境和场景配置那么简单。重要的是心中在拿揑着甚么?《朝廷遂宫》的思考是独特的历史追探和畅想,作者给予了无生命之物以生命,是了不起的功夫!
  
画面构成,历来是照相摄影的基本功。这一关难倒了多少扛机器的「英雄好汉」!他们错在了哪儿?
  
要我说,错就错在不下「相机之外」的功夫!整天的逐月越年的津津乐道于相机,有的甚至爱「机」如痴,爱「镜」如命。他们是走上了歧途邪道了。如果不重视对知识的阅读与消化,想拍出好的作品是做白日梦!李少白浓厚丰富的人文思想,给我们点了一盏明灯。
  
7

7

  龍,在皇宫里的地位,在帝王天子之下。龍鳯呈祥,是皇帝皇后的专属用語,而宫殿里龍配鳯的图案,无处不在。大殿前上台阶的中央,龍鳯御石相坩中央极其威严神圣。
  
而一隻金黄色龍单独盘椐在皇宫殿上的欲以腾飞的形像,要不是李少白置巧拍下来,那是很难见到如此生动威风的模样。这正是李少白的作品《黄龍欲飞》。作品画境中的龍,是欲飞之龍,造型神圣逼真。代表着皇帝至高无上的权力和统领天下的威仪。
 
《黄龍欲飞》在画面构成中,以龍为前景,而皇宫的楼阁、城楼和宫殿尽收其下,在二八切分线处于核心。这种反常规布局,造成了压倒一切的动势,反而产生了强烈震动的效果,充满张力!
  
所以,我一直以为结构选材是一方面,运用定焦位置的视点制造意想不及的角位,是十分要紧的结构处理。

8

8
  
北京故宫博物院,是明清两代帝后的皇宫,是全球最完整的皇廷之一。那一片金黄色的琉璃宫殿,充满着传奇、神秘和神圣的帝都色彩。
  
「而在这个巨大皇族建筑群,有一座叫坤宁宫的殿宇,是皇帝祀祭及大婚之禧的吉祥之处。在明代,坤宁宫是皇后的寝宫。面阔九间,原来是正面中间开门,有东西暖阁。李自成农民起义军打进北京时,崇祯皇帝的皇后周氏就是在坤宁宫自缢身亡的。坤宁宫,清代改作祭神场所。清朝皇室每年都要举行大大小小的祭祀,这也是皇帝皇后的重要职责之一。在这些祭祀中,有一些是要皇后进行的,而且地点就在坤宁宫中。满族是一个极其敬重神明的民族,因此祭祀、祭神对于满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另外,满族的居住设计有着不同于汉族的特色,根据满族传统风俗,住房一般为西、中、东三间,大门朝南开,西间称西上屋,中间称堂屋,东间称东下屋。西上屋设南、西、北三面炕,西炕为贵,北炕为大,南炕为小。由于满族人以西为上,故西墙供神或祖宗牌位。西炕一般不住人,南北炕以南炕为大,长辈住南炕,晚辈住北炕。由于以上的原因,在顺治十二年,清朝对坤宁宫进行了改建,除东西两头的两间通道外,将正门开在偏东的一间,改菱花格窗为直条格窗,殿内西部改为三面环形的大炕,使此殿的内外装修都不同于其他宫殿。按满族的习俗把坤宁宫西端四间改造为祭神的场所。从东数第三间开门,并改成两扇对开的门。进门对面设大锅三口,为祭神煮肉用。每天早晚都有祭神活动。凡是大祭的日子和每月初一、十五,皇帝、皇后都亲自祭神,所祭的神像包括释迦牟尼、关云长、蒙古神等画像15—16个。每逢大的庆典和元旦,皇后还要在这里举行庆贺礼。自此以后,坤宁宫就成了专门的祭祀场所,也是一个十分神圣的地方。当然,它还有另外一个功用,就是皇帝大婚的新房。清朝皇帝大婚时要在这里住两天,之后再另住其他宫殿。当然,如果皇帝在即位之前就已经结婚的话,就不能享受这种待遇了。所以清代只有年幼登基的康熙、同治、光绪三个皇帝用过这个洞房。皇帝大婚极为豪华,挥霍十分惊人。同治十一年(1872年),同治皇帝载淳大婚,共耗费白银一千一百万两;光绪十五年(1889年),光绪皇帝载湉大婚,在国家极为贫困的条件下,仍然耗费白银五百五十万两。如今洞房内的装修和陈设,是光绪皇帝大婚时布置的原状。因此说,清朝真正在坤宁宫里住过的皇后并不多,只有清朝初年几位皇后住在这里,即顺治帝废后、孝惠章皇后,康熙帝孝诚仁皇后、孝昭仁皇后,其余皇后们大多在东西六宫有自己的住所,比如说乾隆皇帝的孝贤皇后生前住在长春宫,嘉庆帝孝淑睿皇后生前住在毓庆宫,道光帝孝全成皇后、咸丰帝孝贞显皇后、光绪帝孝定景皇后住在钟粹宫等等。康熙四年(1665年)玄烨大婚时,太皇太后指定大婚在坤宁宫行合卺礼。同治皇帝、光绪皇帝大婚,溥仪结婚也都是在坤宁宫举行。雍正皇帝以后,皇帝移住养心殿,皇后也不再住坤宁宫,坤宁宫实际上已作为专供萨满教祭神的场所。现为宫廷生活原状陈列。」

李少白,以独特的拍摄手法,充分调动光与影的细微末节,用光影智巧地雕刻了故宫的圣态,表現了作者高超的摄影技艺。
  
他拍摄的这一幅作品《坤宁吉福》,采用了明亮所射进殿内的艳阳,把大红色祀礼大箱照得金碧輝煌,追遂了历史的「时空」还原了昔日的祥瑞之风。
  
拍摄特殊的名胜物景,强调「还原时空」或者说「重塑历史」,都是我们研讨李少白照相美学的重要课题。

9

9
  
  
李少白的「镜技」在他每一次进入故宫,都有突出心裁地表現。这种「镜面营造的光影」如同神机妙算的心咒,是「少白心咒」所为的结果。他曾不止一次对我说过「照相摄影造美」的魔力。
   
一次他兴奋地对我说:「我在1121日用硬光、顶光、大光比中的光顾了了故宫。」 1121日他又说:「今天光线极好,情绪自然高涨,眼睛似乎也很给力,以往没有看見的故宫,又有一些落入了我的镜头!」这就是光影造化大师李少白的独道之見。他是一位勤于实行的光影研究大家。
  
他拍了一幅《雄狮幽灵》,充满怪异神奇的力量。在黄金色的衬底下,这是象征皇迋宫中的神圣之色,而这只雄狮却一反威严的常态,它完全处于黑色的深沉调子中,像有一种按奈不住的浮躁气。欲吼而又不敢吼的动势。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只麻雀,像是奇吓而起,给静状的雄狮增添了爆发浮躁之气的即将触发的动势。这是极其具有表現张力的作品。故事性喻意性都非常之强烈。少白的灵智,是因为他斌予了无生命之物以灵性的生命。

10

10


  
我们评介了李少白的故宫专题,我可以自信地对大家说:「冰冻三天非一日之寒。」他的光影研究,是他不懈努力「揣磨」的结果。不可能一呼而就就成功了的。光与影,是千变万化的很神奇很微妙,若不去探究便不会有任何意想不到的收获。
  
很多做照相摄影的人,谁又不懂得光与影对摄影术的影响呢?看起来都是不足为奇的,而实际上,存在的问题很多。甚么问题呢?说白了,毛病就出在「是似而非」。直接说,就是没有真正用心去研究光与影。
  
李少白,从不做「是似而非的事情」,他以光为本以影为源,造化「真善美」,並以文学的方式叙述故事,长而久之成就了自已。
  
我也相信,我们一些热爱学习热爱影像的人,都觉得看过李少白的作品,很兴奋意想不到或者会说「我怎么没这么去想呢?」我想,这是很肯定地回答:「不仅仅是想的问题而是实际去做的问题!光与影,是很奇妙的,你如果的确亲近它了,它就会向你展显魔方!」不信,你试试。

        2018
12月16日香港沙田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