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胡林庆,中国后现代极具代表性的社会人文与自然摄影家(1957年-)。

YCCF中国摄影述评

 胡林庆专页
陈凡

      0
           
胡林庆,中国后现代极具代表性的社会人文与自然摄影家(1957-)。

 1


1


  
一位注重社会人文纪实的摄影师,当他在做特别的专题项目时,他到底要有怎样的修为呢?胡林庆,他的人文思想迈向成熟,经历了艰难奋斗的磨励,他有一种不屈不挠奋斗的精神,心志坚定吃苦耐劳,更有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
  
在我来理解:胡林庆把照相摄影,视为生命来对待,全身心而从不悔不弃,所以,技术技艺从来没有马虎过,一贯的精益求精。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人很本分低调,有独来独往「天马行空」的秉性。
  
为他的「十年磨一剑」的成果,国内最高规格的个人影展《棒棒人生》给他办了!他上台讲话儿就「磨不开」,北京话儿说「拉不开拴」了!这人儿忒内敛。
  
其实,据我对胡林庆的了解,他是一位事业心很强的职业摄影人。而他本人不仅对照相摄影有很深的熟悉,更主要是他对「摄影文化」的本体认识很考究。他在川内三十八个市县(含很多的乡镇)拍摄「棒棒」,在整个十余年的漫长周期中,做了许多的文字笔记,包括「棒棒」所在地区的风土人情、地理风貌、民风民俗,甚至更包括「棒棒」工具的形态、样式等等都有详细的记录。
  
胡林庆的「身体力行」是鲜为人知的,他一直不让我讲他的「不便」,我是尊重他的。他一心扑在「棒棒人生」专题上的所有付出,是常人无法能做得到的!他2015 年初拍了一幅《魂系棒棒》让人心颤抖不已,虽然瞅不见人的形象,但有一种震感是从心里爆发出来的!


                      2

2
         
   
他花费了整整十年的功夫,在重庆朝天门码头至解放碑一带拍摄了《棒棒人生》,冬去春来,夏到秋至,胡林庆从五十来岁到六十出头,在他人生的「秋季」,他拍成了《棒棒人生》。我很荣幸,去年的夏未我到重庆跟他朝夕相处了一周时光,就在朝天门码头和解放碑一带,跟他一起拍「棒棒」,那种「身临其境」的感受刻骨铭心。
  
一位注重社会人文纪实的摄影师,当他在做特别的专题项目时,他到底要有怎样的修为呢?我们先瞅瞅他的「棒棒人物」。
   
他有一幅作品《凝望的神光》,用「长镜」拍摄。这是一幅令人垂注的「雕塑」式作品,很精致典型,我以为,那种悲怆的神色,令人想到罗丹的石雕。作者用细腻入微的刻划,表現了具有苦难人性中的一个极为典型的中年男性劳苦者形像,它的现代性和象征意义,不亚于李晓斌的《上訪者》和刘世昭的《空谷号子》而永垂。
  
作者只有深入骨髓,才有可能拍出这样具有时代意义和社会深度,是不言而喻的。
  
胡林庆的「棒棒十年」历经磨砺,精心修为,他的人像刻划,已经达到了「塑形入心」和「形神兼备」的高度,这是极其不容易做到的。与已与人总有一颗血溶入水的慈悲之心和平常心,使得他能够洗心革面脱颖而出,刮目相看。坦率地讲,他以前无法面对纪实影像的人物塑造,在其成像处理上达不到得心应手。漫长的十年,他在重庆及所辖区域三十八个县市活动,对当地四川人种的研究是深入深刻的。对重庆山城人的种族习性、生存习性及风土人情,都有一个从爱心到自觉地长时间关注、体验与互动的过程。


                        3

3


  
人像摄影,在照相摄影当中,是一项重要的摄影命题,而分一类也是极严格的,在我看来只有两类:一类沙龍艺术造型,另一类是人文纪实造型。我以为最不易拍摄的是瞬间纪实造型。
  
瞬间性镜界的构成,是一种励炼,我把它称为「主客观双向组合」,它十分强调主观的思维体现和刻划表現的有机统一,难就难在都是瞬间进行的。
  
原因甚多,由于现场纷乱,人群众多而快速移动,你的拍摄对象即在其中,那种现场感极其强烈,容不得你有丝毫的犹虑。
  
胡林庆,长时间在街道、碼头、栈桥、社区各处拍摄「棒棒身影」,一线闪动是根本的基本中。我实际在现场观察他时的那种状态不仅仅是灵活移位的,他的「主观思维定位」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並不是我们想像中的「始终在紧张状态」之中,而且训练成为了天生的「快捷同步」,就像动物瞬间捕猎一样具有惯性。
  
甚么叫「主客观双向组合法」?即是在人性生物磁场的作用下,那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天衣无缝的「瞬间锁定」。
  
他的作用《力扛千斤》充分地证实了这一点。作品迫近感很强,而且在二八切分线中的八分线下倾斜更造成了追压移步的动势,不仅现场感强烈,人性的挣扎与抗争刻划得非常真切而迫人心弦。
  
瞬间把握,不是在讲你的技巧拿揑时的把握,而是在讲:拍摄者的修为的瞬间再现与闪动的思维火花在燃烁。


        4

4
          
  
在山城重庆这一座大都市中,最充满活力的要算「棒棒」了,他们起早贪黑无处不在,为着生存挣扎在劳力的生命线上。
  
在重庆,朝天门码头,据史记:「朝天门码头位于重庆市东北嘉陵江与长江交汇处,是重庆最大的水码头。朝天门原题'古渝雄关',曾是重庆十七座古城门之一。南宋(1127-1279)偏安临安后,时有钦差自长江经该城门传来圣旨,故得此名。朝天门码头自古江面樯帆林立,舟楫穿梭,江边码头密布,人行如蚁。门外沿两边江岸有不少街巷,虽以棚户、吊脚楼居多,可也热闹成市,商业繁盛,门内则街巷棋布,交通四达。所以直到今天,这一带仍是城内最繁华的商业批发零售区。」实际上直到今天,朝天门码头区,已成为重庆重要的地标而存在。时下的朝天门码头区,非常商业化和国际化,现代的修饰是史上没有过的。只是昔日的客运江轮已几乎消失,新添的全是豪华旅游江轮,经通长江三峡、三峡大坝和葛洲坝库区到达武汉,以前的客轮都有武汉、南京和上海的往返。
  
正当胡林庆在重庆全身心投拍「棒棒」的时刻,历史的巨变因「改革开放」而潮水般的湧动,由于长江水路客货运的减少甚至消失,重庆「棒棒」的生存格局也在悄然地发生着变化。
  
胡林庆有一幅作品《棧桥挑夫》表現了一位中年挑夫跨越江岸栈桥挑货上船的情景。作者用了少见的双向四边二八切分,将远处停靠待航江轮作为衬体来表現,着力刻划了典型的「棒棒形象」,由于这种独特的构图,使「棒棒」内在力度剧增,主体人物的张力进而加大。画面明喑光影错落有致,纵深与前景光影协调统一,又造成了一种沉稳中轻盈的节奏调性。处理手段老道高明。


 5

5
         
  
被重庆人自称为「棒棒」的桃夫,长时期以来,就已经形成了一支无形的产业大軍,他们不分老中青(甚至未成年者),负重、劳作、奔波、登阶、爬坡千辛万苦在人最起码的生存线上。
  
我在成都出生幼年九岁上到重庆,经朝天门码头,跟随母親外婆及兄妹,搭乘穿越长江三峡的民主客轮到武汉江汉关码头。在重庆朝天门码头那一刻的挑夫此起彼伏吆喝的热闹情景刻骨铭心,至今都无法释怀。
  
那是苦难深重的社会场景,1954年的刚「解放」才几年的重庆,当我牵着外婆的手拉着妹妹拥挤着走下长长的石阶,我家的大小行李全由「棒棒」挑负着,整个码头,人头攒攒,喊叫声挑夫有节奏的吆喝声连成一片,我瞅着远处泛着波光的江上停靠着一只只待航的客班江轮,黑坳坳耸在那边……
  
历史与现实像接了缝似的,又像断裂开去。胡林庆拍「棒棒人生」专题开镜时,已是2000年了!他用心与力拍了现代的「棒棒后代」:依然受尽苦难挣扎在生存线上出卖劳力的挑夫后人。
  
胡林庆有一幅作品《入乡随俗》,他大胆用正逆光,几乎成剪影的暗沉效果表现了负重的一位中年「棒棒」,为了突出主体干脆置于中心,並用一对母子的剪影为衬托,突出了画面的叙事表現力和现代性,具有很强的震撼张力!
  
作者如果不能长时间在一线码头体验生活,与这些「棒棒」长久接触相处都成了朋友,才有可能「自由自在」进入他们的视线拍片,我和解海龍先后跟随胡林庆亲身体验过,都先后遭遇阻挠盘查甚至围攻。胡林庆拍「棒棒人生」的「苦难」是他自已个儿用心血铸造出来的!

 6

6
          

   社会的发展与变革是人类持续进化的必然。当胡林庆2000年开始进入「棒棒人生」专题的拍摄以来,无疑会遇到一些始料不及的变迁困难和新出現的问题。历史变衍了社会进化了,旧的不再新的未知,我一直在关注胡林庆镜界审视的角度,他不仅在寻找同时更在探究「时空」转换的节点。一个最突飞猛进的「城市神话」已在很短的时间里变成了現实。
  
重庆,在成为中央政府直辖市前后,我都经常出差要去,亲眼见证了这座山城的巨变。
  
我曾多次登上「一棵树」观市景。最明显的一次是「改革开放」之潮冲击了山城后的一次观看市容:高厦林立灯火辉煌。这绝对是奇观!
  
山城重庆,我一直以为改造艰巨投入昂贵。结果短短才几年,就如同香港一般!朝天门码头区的变化,令全球垂注。
  
胡氏「棒棒」专题的本质,是人性尊严的张扬和对落后旧制度的鞭笞。人性的维护是核心命题。民生的细化是改善劳力者的生存环境和社会福利,这个问题需要社会的多方面呼吁,我想胡林庆的努力是非常有益的!他有一幅作品《富丽大厦的擦肩》,它深刻地传达了一个重要信息:富贵与贫穷,是怎样地水火不容!在二八切分线中心,一位贵妇人与一位挑夫擦肩而过,它具有强烈的隐喻性和现代性,作者有意将这位「棒棒」作为背影处置,讓那位富贵的时麾女子迎面而来,造成了一个心理反差极大的动势,为我们深层理解其作的用意,埋下了注脚。

        7

7
       
  
社会,对城市而言是指社群,或者说某一个阶层。如果说得更确切,或者叫「成帮结伙」是最实际。山城重庆的「棒棒」历史悠久,尽管社会与时俱进了,但这个劳苦阶层仍然是属于那些在生存线上命争的弟兄。他们並不都是重庆土生土长的人,有不少为生活所迫进重庆做苦力,从历史渊源讲,他们是「棒棒前辈」的后來人,他们把前辈的坚忍和倔强传承下来,又把「老棒棒」的江湖侠气传了下来,久而久之成了江湖规举,他们团结合谋,成帮结伙各占一方,井水不犯河水,又懂得仗义直言维护各方利益。表面看来「散兵游勇」,而实际上他们都有头领都有派系。胡林庆初到这里,曾被「棒棒江湖」迷失而遭遇过不少波折和阻挠,但当他如「血溶于水」跟这些劳苦者交上朋友,在一起时,他才真正掀开心灵的镜界。
  
有他的一幅作品《兄弟伙》,拍摄了街区拉活儿几位伙伴,他们亲如兄弟情同手足,在命争的劳苦一线,表现出了乐观风趣的一面,具有浓厚的生活情趣。胡林庆,他执着于一个「情怀」的关怀,这是极重要的社政前提。本质上是指对弱势群体的人文关怀,不仅仅是良知,而更应成为国策来对待,改造中国的本质是逐步地大面积有深度地改造中国的人文环境、高效益的就业环境和有成效的社会福利环境。
  
胡林庆用这样的审视起点和高度,投身十余年拍摄「棒棒人生」具有重要的社会价值和政治意义。

     
8

8


  
胡林庆,纯北京人,或者说典型的北方人。可他却爱上了地处西南地区的山城重庆,由于重庆原归四川省管辖,是出了名儿的辣妹子的「特产地」,故此,在全国是成了品牌的。
  
值得注意的是,胡林庆饮食习惯很简单,他並不吃辣吃麻。性格刚直执拗,待人接物是个有大悲心的主儿。因为我识他年深日久,知他内心充满良知又肯帮人,常常与他为伍找他做事。不过,他是个任劳不任怨的人,要强不认输。他的大悲心充满着苦涩的苍凉和无限的同情,时常帮人的他,最忌不守信用的主儿,遇到这类人,他内心会燃烧起烈火!
  
你却不知,他的大悲之兹善与友爱就愈发地旺盛而不可熄灭。
  
他有一幅人像作品《老汉》,是纪实类的肖像,很传神很苍桑,充满着苦难岁月的磨痕。在这位老农的臉上,有深沉的顾盼和无尽的焦虑,像腊月的冬梅,像竹林粗壮的毛竹挺拔不屈。
  
作者在画面构成上采用双向二八切分,八分主体二分衬体,暗示了老汉在族群中的身份和地位。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像。


9

9
        
  
慈悲心肠,是人类史最重要的良知基因,旦凡每一个人都有,只是潜在的深浅不一样而已,在善恶交炽的人世间,游离、渗透、移动的混含着杂沉着,就如同含矿物元素的矿石纯的不一定整个是纯的,实际上杂石与纯矿物质多是混在一起而存在的,也就是说要「提炼」。这跟人的善恶福祸混在一起是一个道理。
  
我们做人就是善恶提炼与分离的过程。在中国思想界,批判現实主义,是一个重要思潮,对思想学术界影响至深。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並对文化与艺术领域,都有不同程度的影响,特别是文学和戏剧及电影。我以为,严格地讲,对绘画、摄影业界,都有潜依默化地浸染。只是时至今日並没有引起美術与影像评论学界的足够重视。其中对人性的揭示与张扬,对悲情观念与悲喜剧意识的研析,至今都只触及皮毛。
  
胡林庆的影像悲情观念和悲喜剧画语意识,已基本形成系统而值得引起关注。他不仅仅表現在他的「棒棒专题」,在其它的题材的作品中,都有发見。他有一幅新近拍摄的作品《午夜时分》,刻划了一位贫困妇人,身背孩童深夜「找生活」的情景,惨淡的路灯之光,凄凉的生命之弱,令人心寒而颤抖。作者並沒有正面去表现这悲情中母子俩的情状,而是用背影给予了入木三分地揭示。这是一幅人心苦楚无助的生命形像,是中国现存弱势群体最真实的写照。问题的症结告诉我们:它並非是历史,而是铁一般的现实。


10

10

   
人世间甚么最重要?不少的人都有肯定的回答:「吃饭穿衣」或者「衣食住行」。那无疑是毫无问题的。但,作为人类的一员,更重要的是「人格与尊严」。胡林庆,从年青时代开始,就义益于他人,替别人想,我在20世纪80年代未做首届全国摄影小说电视大奨赛暨展览时,他就是一个生龙活虎般地支持我们。人十分低调肯干从不出风头!是众人的榜样。其实,他甚么都不贪图,只是默默地奉献公益。今天的他还是这样吗?当然是!
  
胡林庆,耿直讲原则,技艺精益求精,是时下中国摄影师中的殿堂级人物。值得一提的是,胡林庆是一位思想成熟的人文纪实摄影师。德艺双馨。
  
我在此再一次提示:「我们做人就是善恶提炼与分离的过程。在中国思想界,批判現实主义,是一个重要思潮,对思想学术界影响至深。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並对文化与艺术领域,都有不同程度的影响,特别是文学和戏剧及电影。我以为,严格地讲,对绘画、摄影业界,都有潜依默化地浸染。只是时至今日並没有引起美術与影像评论学界的足够重视。其中对人性的揭示与张扬,|
  
胡林庆的影像悲情观念和悲喜剧话语意识,已基本形成系统而值得引起关注。他不仅仅表現在他的'棒棒专题',在其它的题材的作品中都有发見。」
  
可以说,他是几十年如一日。他最近在长江三峡地区的巫溪,拍摄了一幅作品《老夫老妻》,是充盈着人世间最温暖阳光的一瞬。情感真切环境温馨。
  
作者采用自然光把室内的光影处理得恰到适处,画面主体人物充满着浓浓的生活情调。胡林庆可贵地努力,闪烁着人性崇高的良知。

     2018
1218日香港沙田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