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陳子莊曾在貧窮中自白:「貫天下之至道,修之於心百變不遠離心。神化之境也。察物之精盡其萬處而不失常。安守理而不亂,故吉凶生死而心恒泰。」就如同佛教中的大乘與小乘的區別。張大千是介乎兩者之間。看似簡單其實並不簡單,對嗎?那麽要訣在哪兒?即是推陳出新不拘一格的造化精神。

我對水墨繪畫創作的個人感悟(1

陳帆-又川

                                  
陳帆-又川

  
何以謂藝術?老生常談久了,有多久也不知了。我覺得人類感有到實有的多種藝術,史先即有了有痕劃動的簡單畫形,以先起愉悅而後寄托情緒所為,漸繼有祭祀崇拜人外之神靈又有了玩味之情受托於性交陰陽之歡舉,如舞如樂如畫。便有階級之分貧富之別,進而搶占掠奪乃至戰爭,掌權者私用於廷娛貪歡國用於治管,達至宗教神崇、皇朝禦享、政黨教化乃是藝術起源的根基。故,人之初性本善謂唯獨尊者久,例中世紀如是。亦故,人類宿命觀為大觀,此已相當久遠去一億年有記,因生滅輪回不斷,這才會有人濃重的悲喜之狀,最終投寄於藝術之中。這正是人類本緣中的原罪所致,才有藝術的悔過方式嗎?當然是這樣。藝術,是人類靈魂量子氣埸的反射。不是憑空出來給人類把玩的,是載體,是寄托情志思諸的東西。因為人類用貨幣解決交易推動生産力發展資本經濟,就使藝術有了商品交易價值至今。但梵高、高更並不被貨幣牽動而富足,那是因為貨幣掌概權,藝術造化者根本上並不具有,而畢加索逐步占有了愈加充足的貨幣,是因為人類社會又一次進入了交易的買賣時期。乃至近現代的中華繪畫藝人,比如張大千、齊白石。他們以畫求糧而謀。當下是求富而謀,真正靈魂大師罕有。皆多少許大匠更受中小匠師為一大流伍。 可說,那是因為梵高之為超高價者,是因了他才是靈魂大師。對嗎?靈魂大師就是造化大師。而齊白石是實用大匠師而不是靈魂出竅的造化大師,黃賓虹和陳子莊是造化大師。陳子莊曾在貧窮中自白:「貫天下之至道,修之於心百變不遠離心。神化之境也。察物之精盡其萬處而不失常。安守理而不亂,故吉凶生死而心恒泰。」就如同佛教中的大乘與小乘的區別。張大千是介乎兩者之間。看似簡單其實並不簡單,對嗎?那麽要訣在哪兒?即是推陳出新不拘一格的造化精神。

                 20181218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