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自然之門大開,即藝術之門大開,盡可任我們予取予攜,收諸眼底,諸毫端,宇宙萬物,莫非我的模特兒呢!所謂取之無禁用之不謁,何必墨守成法,向故紙堆中討生活,甚且一點一筆,罔敢竄易前人。……藝術是進化的,創作的,應一創再創,創之又創,一進再進,進之又進,以至於無窮

我對水墨繪畫創作的個人感悟(2

陳帆-又川


陳帆-又川

  

體顯了推陳出新不拘一格的造化精神。這就是分別。嶺南畫派的始倡者高劍父先生早在20世紀30年代初,在他的《美術節語錄》中就鮮明地主張:「自然之門大開,即藝術之門大開,盡可任我們予取予攜,收諸眼底,諸毫端,宇宙萬物,莫非我的模特兒呢!所謂取之無禁用之不謁,何必墨守成法,向故紙堆中討生活,甚且一點一筆,罔敢竄易前人。……藝術是進化的,創作的,應一創再創,創之又創,一進再進,進之又進,以至於無窮。」講得甚洽啊!香港水墨先軀陳福善也早講過:「過於傳統,提防江郎才盡;自由自在,大可妙想天開。」都在說造化說推陳出新啊!奇怪的事,時至今日,仍有那麽多不明悟世理的畫匠們還在障霧中執迷!陳福善的心語,是語重心長地告誠我們說的,真要牢牢地拴系心淵啊!藝術到今天,你如何以為?窮途末路,只要地球人類還沒有從地球搬走,藝術已逐步地成變為無生命的面具畫甚至成為垃圾僵屍。這難道不可怕嗎?靈創则興,固守則滅。

 

20181218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