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王福春,中国后现代极具代表性的社会人文与环景攝影家(1943年-) 。

 

YCCF中国摄影述评
 
王福春专页 

陈凡


000
 
王福春,中国后现代极具代表性的社会人文与环景攝影家(1943-
 

001--(双峰-长汀1987年)

1

  中共在中国主权大陆主政后,作为国策首先大兴土木石建设新中国的铁路交通,客运列车通称「绿皮车,即草原绿色外表,当中绿色涂装配黄条色带,无集中供电空调装置的车底总俗称呼。客车车身通常为绿色和黄色色带的涂装。绿皮列车在中国客车空调化和中国铁路大提速之前,是中国旅客列车的标准外形。」
  
可以肯定地说,王福春,是最早一个拍摄专题「火车上的中国人」的摄影师。早前就有消息说,「人们得议看到了历经30年时间,乘上千次列车,行程十几万公里,从万余张拍摄的底片中,编选出来的一部《火车上的中国人》系列照片集。……王福春的摄影贡献,就是以影像记载了特定时代中国人搭乘列车的''之态。这其中的所谓'行态'则包含了状态、生态、心态、神态等层面的情形之千姿百态。」
  
在我看来,这正是大陆中国人的最基本的生存方式之一,它升华出了众多普罗大众的命争意识和生命繁衍的生存价值以及基本的人权活动行为。它的特征是:移动行为、寻工行为和依存式户居行为。体现了中国大陆民众的生存价值的取向和基本的人权责任。
  
他的一幅拍摄于20世纪80年代初期的作品《行车的斤两》,正是绿皮列车盛行时期,状态真实而富于浓厚的生活情趣。

002-(牡丹江-长汀1989年)

2       

  绿皮火车,作为中国主权大陆,民生的主要而基本的交通工具,已快存在一个世纪。对于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大国,这是一件了不起的国民大事,而它的存在给亿万中国普罗大众来说,是血溶于水的关系,或者可以说是亿万百姓的生命线。两火车在中国大陆的起始、发展和更替性变化,标志了中国国民经济的发展与变化。
  
王福春几十年执着于铁道线上的拍摄专题,仅仅有爱好和兴趣是远远不够的,他把镜界上升到对一个民族发展的基点上,冷凌审视亿万百姓的生存条件,並从众多的「铁道线」上的人情冷暖,看人心人情人格和人性。他从胶片时代开始已拍摄了数十万张,他寄予了甚么?他感触並感悟了些甚么?
  20
世纪80年代未,他有一幅作品《放像车箱》,现场感又拉回到「昔日时空」,令人深味,追索往日时光。这正是纪实摄影的功能,而重要的更在于它是作者「发心」的审视。
  
现下有不少热衷于纪实影像的摄影者,连他自已都不知道在拍甚么!其实拍甚么关键在于怎么拍,而不是熟视无睹不知所谓。

003--(哈尔滨-上海1990年)

3

  按中国人的话讲叫「衣食住行」,这是在说人活着的最基本所需。中国广阔的土地上,人们的奔波意识是很强的,中国铁道线,成为人们「到处找生活」最便捷低廉的轨道交通工具,南来北往的,为着生存劳苦奔波。
  
我本人从少青时起就开始主要跟火车打交道,因为经常在出差,东西南北的搭客运列车到处去。时至今日,我仍还记得风雪夜在通化停车的情形,也记得奔驰新疆大戈壁的荒凉与单调,也时时忆起在云贵川搭列车不停地穿隧洞闪情景。正如王福春在列车上拍摄到的各种场景人物,我同时都有特别深刻的感受。但是,当我一遍遍仔细观察他在列车上拍到的作品,我就觉得我在列车上拍摄比起他来,完全是质格的等级差异。他的作品完整性和現场感,是完全理性而富有特定的故事性,是相对完整的独立故事而存在的。我呢?「支离破碎」,不知在拍甚么?是的,心里是没数的,茫茫然的。也就是说,从根本上就没有以特定的故事引入和展开。王福春是扎根在列车上了,他是胸有成竹的,画面构成的环境和细节,让我们身临其景的焦虑。
  
作为专题性流动性很强的客运列车的专题拍摄,同样需要费尽心思和观察,因为在列车运输线上,而且临时性也很强,那是非常耗费精力和体力的采拍行为,没早没晚的,自已想好的计划,经常被自已打破。
  
他有一幅作品《午夜母女》,拍摄的是一对母女躺在列车洗漱间熟睡的场景。我想,那种莫名状的辛劳与无助,一下子一就慑住了我颤抖的心。现场感极强充满着酸楚的困扰。
  
我们常在说「真情实感」,在具体的现场中,环境和细节都非常重要。

004-(1991年重庆-贵阳) 

4      
  
根据我的体验,因为早些年我是从事专题旅游幻灯片的摄影记者兼图片编辑,由于常年的经常的要搭乘绿皮火车,到各地出差采风,当然会在列车上有许多的多见多闻。但,仅仅是「所见所闻」罢了,当我细仔品味王福春的「列车作品」时,我羞愧了!真的是这样。只差「在意」两字。它说明从事专职照相摄影的人,切身体验和临互动该是多么的重要。
  
所谓「在意」是以心观之以情养之。没有具备「心观」和「情养」,想要拍出好有感染力的画面来,那是休想。
  
王福春,因为以「列车」为家,真住进了这个「家」里,他在有这许多真情实感。
  
我曾养成了一个观景儿的好奇心理,怎么养成的?就是长期搭乘绿皮火车趴窗户养成的,就如同瞅「拉洋片」似的至今仍不衰!其实,细这么琢磨,简直地讲,是闲得无聊。那跟王福春观之心则思,不在一个挡次上。他在1991年在重庆至贵阳的客运列车上,拍摄了《母子情深》。普通场景普通人家,其实,他的定焦充满着人性的温馨。让人有一种做人的温暖和母性的光辉。

005--(成都-上海1992年)

5
  
我是位人文与江山行者,应该很知道王福春的心思与行踪。他到底在想甚么?虽不得全然而知,但仔细透过他那苍桑的脸和他那一双深沉的眼睛,那一定是一位深悟人生和深味苦难的生命行者,否则他绝不会在奔驰的铁轨上寻找人的尊严与人格。我不如他,因为我还有享乐图安适的懒惰思想。
  
福春时常在微笑,待人接物总是那么谦卑。因为他经历过苦难,经验过生命的困扰和男人的泪水。这正是许多人所不知晓的,我只有尽力去体察,细微末节的设身处地的认知他,你才会知道,在形形色色的列车上,他是如何与形形色色的普通人共命运,並去感应他们的平淡如水的生活,血溶于水的平常人的生活。
  
他拍摄了《愁满车箱》,这样的人满为患的作品,一年四季365天,在列车上几乎不胜例举。他在这幅作品中,强调了普通百姓的精神状态是苦楚的,因为他们是贫困的弱势群体!

006--(哈尔滨站1994年)

6

  在中国主权大陆,多少年以来,就把全国的铁路线,称为「铁道大动脉」。因为符合国民经济的持续而正常的发展,客运列车贯穿大江南北,车票的价格很便宜,是众多普罗大众都承受得起的。正因为是这样,搭乘「绿皮火车」的人数以千亿计。因此,不仅在平常日子里人来人往的穿流不息,到了节假日,就是人山人海,拥挤不堪。成了中国内地的一道引人注目的生命线!
  1994
年王福春在哈尔滨大车站拍摄了作品《争先恐后》,作品的真实性在内地相当久的时期里都有所见,而且司空见惯。现下是高铁新时代了,这种情况可以说已不复存在。在我个人的行旅生涯中,争先恐后挤、爬、抢、钻列车的情景也多有所见,但为甚么没有端起相机去拍呢?
  
在那样的岁月那样的年代,这种国民集体不文明的行为是一种很伤风雅的国民素质最集中的表现,深刻反映了一个主权国家的文明程度和国民经济的落后程度。这种国民状态,至今在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以及非洲仍很普遍,国民经济滞后必然导致人文环境很差是毫无问题的。
  
但是,在中国大陆发生的事情正好是一个典型的大逆反。为甚么这样讲?现下,所谓的国民生活空前提高,或者说空前致富,结果不文明之风更加猖狂无法无法?
  
作者的《争先恐后》不仅具有典型意义,更具有深刻的反省作用!   

007--(武汉一长沙1995年)   

7

  有人说,列车就是缩影的中国大陆人的人生舞台,这是没有讲错的。
  
在绿皮火车最普及通行的年代,客车就是家,就是普通中国的百姓,「衣食住行」就占了三项的移动之家。

王福春在1995年在武汉到长沙的列车上拍摄了《 横躺竖卧》这一幅作品,很显然正是暑夏时节,而武汉和长沙都是中国出了名的火炉之城!我们可以透过作者的这幅作品体味到列车在高温时节奔驰而行的景况,乘客们忍耐着酷热的情节入骨三分。  
  
纪实摄影,具有很强的临境现场感,但仅仅有现场感是不够的,问题又回到有关「瞬间定位」的话题,当然是具有「典形形态元素」的选择。好像这不是容易讓摄影者乎略的问题,而事实上仍然是时常被「老手」或「搞手」所乎略的问题。为甚么会是「事得其反」的样子?这无疑是阅历息息相关,还要眼疾手快准确定位。我以为是心领神会的时刻性和敏锐性。《横躺竖卧》的焦点在「趣味点」上,因为是意想之外的,是跟人们正常思维相「逆反」的那么想想不到的抓住观者的审美趣味就有了把握。

008--(齐齐哈尔-北京1995年)

8

  对文化艺术中的文学、影视、戏剧(曲艺)、美术、摄影、音乐、舞蹈等各种门类,都是来源于生活而造化于生活的。这是一个大前题大命题,从来就没有人怀疑过。但,创作者在具体的体验与互动中,感悟都是完全不同的。以心体验以情互动,是根本的前题。因为种类与特性各异,其着处的要规自不一样。
  
照相摄影,以镜头視定境界,以光影调整影色调、照度密度和设置光圈快门等等技术环节的链接与配置,说来都懂都掌握都会甚至达到熟练。然而,正是在各种配置进入「体验和互动」中,高下之分显而易见。缺乏了甚么?
  
缺乏在光影之中传情达神,缺乏的是灵魂之中需要表达的人性与爱!
  
王福春在1995年连续在大江南北几条铁道线上奔波,他为的是甚么?为的就是体验人的生命价值,並零接触去与他们互动。所谓「体验就是一切,互动就是需求」的本质意义就在于此,优秀的人文纪实摄影师对此都有很深的悟道。福春在这一年一走得很远,他以首都北京为点东西南北的奔波,其中拍摄了作品《相依相亲》。
  
作品的节点並不出奇,非常生活化,是一种贴近家庭式的生活小场景,表现了人与小动物合睦相处的片刻。深入浅出地传递了温馨的柔美之爱怜,令人动情生慕。

009--(北京南-抗州(德州)2015年) 

9

  王福春,是中国大陆拍摄「绿皮火车」最早最专注最持久最用心思的第一位照相摄影師,他的努力感动了很多人,我也是其中的一位。我受到福春的影响很大,初创了电影文学剧本《人在山水间》,写的就是山间一个火车小站站长跟邻村一个小男孩儿的故事,为了加强剧作的感染力,我先后邀请了上海的刘海波博士(上大敎电影文学的敎授和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常务副院走)和朱红影(上海影评人和作家)一起来进行深化创作。

后来,《人在山水间》获得了国家剧本中心颁发的夏衍杯优秀长片剧作奖。阴差阳错的因为某种不便公开的原因。剧本终未完成摄制。但心至今仍未死,还在期盼在新时期高铁时代更有成片的信心!
  
我欣喜地见到福春拍的作品《高铁时代》令我激动不已。作品选取了一对新婚夫妻,在和谐号车头,相拥一起持双喜合影留念的喜庆场景,气氛祥瑞情节感人,具有很强烈的现代性和喻意效果。后来据福春对我说:
「这位新婚的男主人公,正是高铁客车上的一名乘务员!」

此时此刻,我自然会想到我未完成的铁道线上的故事题材《人在山水间》。为此,我要感激王福春用那么多优秀的照相摄影作品,对我心灵的行动的有力支持。

010--(上海-北京南(德州-京)

10

  一般做职业照相摄影的会拍不同种类型题材是多样化的,而有的摄影师题材並非是多类别的,他们只从事一种题材,甚至会干几十年。王福春拍「铁道线上的绿皮火车」一拍就是几十年。他这几十年经历了从胶片到数码革命性的照相摄影变革,在全中国的主要铁道线上,除了拍了数万张胶片图作,后来又拍了数万幅数码图片,这里面是他今生今世的真实写照,在铁道线上他用魂魄结交而成的人间故事。细想想它的时空跨度是几十年啊!
  
我看过他大量的列车与人的作品,那是催迫人心所感人之作,因为作者在各种客运列车上体验运行之需,又互动于形形色色的旅客中悟道人生和生命的价值。
  
王福春从20世纪80年代一直到了21世纪初,也就是从蒸气机车拉运的绿皮列车,到动车及子弹头的高铁,他不仅经历了火车的改进发展,更经历了时代的变迁和普罗大众的生活与心理的巨变!
  
王福春在2015年,在京沪线上的高铁上拍摄了《高速美容》,令人感叹时代的飞速变革,画面中的三位新时代女性,不仅穿着新潮,作派也新潮时麾,她们在飞速的列车上做面膜,还要用手机搞自拍。给人以全新的审美满足,环境新奇内容新颖。
  
王福春,紧跟时代节拍,把「此时此刻」人们的生存价值观,刻划得细腻深刻,也把时代新人的审美趣味与人生享乐观也表现将淋漓尽致。
  
这是王福春「铁道列车」专题的核心所在,他深入浅出地表現了普通中国人的生存价值观和道德取向,同时把中国人的悲情宿命意识、期望依存意识和公民责任意识如实地展现给了社会,是值得称道的。

                            2018
1228日香港沙田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