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贺延光,中国后现代极具代表性的社会人文与纪实攝影家和资深知名新闻记者(1951年-)。

 


YCCF中国摄影述评
贺延光专页


陈凡

贺延光

        贺延光,中国后现代极具代表性的社会人文与纪实攝影家和资深知名新闻记者(1951-)。

 1

1


  
当下照相摄影的解构与非解构,或者去说中国大陆现代后的生存与自由命题。从来未曾见到专题的正式或者说正面的,哪怕是事实上有「约法三章」的学术研讨?没有或者说无法实行研讨。因为,在中国大陆的学术命题,特别是关系到意识形态,仍然是受管制的,社科院的社会学、人类学、哲学与政治学,都是非常慎用和循规蹈矩。当然跟「以時俱进」不协调而仍然是最大最难跨越所人为误区。
  
贺延光的照相影像的表述,一出面即涉及到「民生、民主、民权」这个大的命题,这仍然是比较敏感的话题。如烹者食物生不宜熟亦不宜非要熟透了,才有可能食用云云,那贺氏图作,你还要瞅他的动机和目的么?
  
弗兰慈-卡夫卡说:「我们唯一能够逃避的就是逃避本身。」我钦佩延光的视界,同时又让我不得不承认,画面并没一自直载了当,可他已讲明了。纪实摄影的多重审视和暗喻隐喻功能是空前的强大,贺延光是运用此道的晈晈者。
  1986
年时任中国青年报社摄影记者的他,在北京拍了一幅新闻图片《公归私营》,作者的日志介绍:「国营店铺易主私人——19861128日,北京。朝阳区下属四家长期亏损的店铺,经估价后公开向私人拍卖。据称可使国营单位走出困局,也可为个体户扩建平台的这一举措,引起了经济界的激烈争辩。此前,社会的一切生产资料统归国有。」
  
作者视置的坐标,你瞅见了甚么?我以为照相影像在瞬间定位,决定了视置坐标的影像构成,达到了在场性与隐喻效应,在走向人性心理轨道的高度协调同步,毫不神奇。但,这种「毫不神奇」的背后确有影像造化者,内共振心灵磁场引发的神奇再造画面的功能作用。


2

2


  
我们所面临的祖国命运,不是孤家寡人的也不是单打独奏的,也不是几百位上数千位国立代表们说了算的事。如果是这样,这样的社会无法让国民享受公民的根本合法的权益。那么甚么才是真正算得上民主公正和法制的社会呢?国民代表国家,当然就不是家长制。家长制无民主和公正可言。所以,祖国兴亡匹夫有责,也正是讲:人人有责!
  
我说了「影像造化者」,又讲了「影像笔者」。这是两个业界专属的概念互为,换句话是体验与互动进入构成影像界面的化学反应。已不仅仅是单项的物理现构。前者为体验,后者为互动。这是无法躲闪的照相摄影的,从必然走向自然的化学过程,问题在于,你是不是具备了切入这种影像构成轨道的自觉能力。
  
贺延光,他在1984年的国庆这一天,作为新闻摄影记者,他在天安门广场金水桥前,拍摄了《小平你好》这幅作品,真实、亲近的气氛跃然画面之中。作者的记录文字写到:「1984101日,参加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5周年群众游行的北京大学学生,突然举出'小平您好'的横幅,兴高采烈地通过天安门广场。」
  
作者的典型瞬间是成功的。摄影的人文纪实特点,不仅仅是真实的现场感,在影像构成中的文学表叙方式,就具有了很强烈的隐喻成分,而人物作为「角色」的核心构置元素,其微妙的在场「表演」构成,跟戏剧、剧情影视却有质的区分。人文社会影像的瞬间细合,真实的现场感必不可缺,它没有现场环境与人物预设所假定性,而应是一个特定的真相确存的纪实。

3

3


  
在观赏和品味贺延光的诸多作品时,我也改变一下具体作品解读的习惯,请各位自已个儿走进画面的界境去自我解读。值得提示的是:内容的节点导引要思维悟明。贺氏影像之所以有如此精确的心理切入能为,是有根本故由的:践行的严肃性和审视的本真良知。同时即修成了贺氏影像的人格魅力。同时,想要阐述的是:贺氏影像,是中国大陆最具人文风采的成功影像。其根本原因,是它的典型的在场构成基因的真实性与反省思考的哲理作用。
  
他在1987年初,在北京拍摄的《怨声不绝》,令人心疼惜。他的文字记录写到:「198715日,人们在寒冷中怨声载道,据了解,北京市整顿煤气市场,市里的主管部门,在实施过程中手续繁多杂乱,致使数十万市民多次申述投述,深受其害苦不堪言。」
  
作品《怨声不绝》场景真实不虚,惹人愤慨!
  
贺延光,不仅仅因为自已是一位职业新闻摄影记者,而是他本身的人格价值观的大公正义和公民责任意识张显出来的自尊、平等。所以,既便是社会人文纪实摄影,都首先感受到的是公民贺延光,之后才会是有成就感和充满自信的摄影师。
  
我一直以为延光是很健谈的人,其实是假象,他拍片却是一言不发闷声无语的。就如同隐蔽的阻击手,不见其踪影。这是我的最新发现。做动态摄影,特别是社文纪实摄影和新闻报导摄影,心必須宁静,这很像隐蔽中的阻击手,悄不一声地举着抢描准准星至打击目标不出一点大气。这正是贺氏拍摄法的功夫。
  
时下的「阻击手」有几多?我看很难有,而大多都浮华于荣名利当头的主儿,能有甚么长进?

 

4 4   

  贺延光,当时作为中国青年报社摄影部主任和有经验的摄影记者,他在中共两会出任专职采访理所当然。
  
据当年的官媒报道称:「1988328日,在当天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中,当投票选举教科文卫委员会成员时,来自台湾代表团的代表黄顺兴走到话筒前,大声说::'我反对!'他投反对票的理由是:候选人他并不了解,但从简历上看主任委员人选已经89岁了,他认为应该让更年轻的人替国家做事。1992年,七届人大五次会议上,黄顺兴又要求公开发言,表达对三峡工程的不同意见,没有获准,因而退席。 」 又有官媒报称:「20年前,贺延光第一次去拍'两会',就抓到了具有历史意义的瞬间。1988328日,人大代表黄顺兴在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公开发表反对意见,这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历史上首次出现的不同声音。贺延光拍下的这张黑白照片名为《民主的进程》。 
  他后来表示说:「我进人民大会堂,第一次看见走道上每隔十几米就有竖着的一个麦克风,不知道是做什么的。直到黄老先生突然站起来,大步走到麦克风前面说:我反对!我恍然大悟,触电般举起相机,拍下了这张历史性照片。 
  
作者《民主的进程》,在中国主权大陆的社会各阶层以至新闻业界都产生了深刻而广泛的影响。贺延光的敏锐在于他有成熟的政治思辩能力,这是为他从事新闻图片的拓展奠定了札实的基础。


5

5
        
  
我不止一次地讲过,摄影的人文纪实特点,不仅仅是真实的现场感,在影像构成中的文学表叙方式,具有很强烈的隐喻成分,而人物作为「角色」的核心构置元素,其微妙的在场「表演」构成,跟戏剧、剧情影视却有质的区分。就是说,人文影像的瞬间组合,真实的现场感是必不可缺的条件,它没有现场环境与人物预设的假定性,而应是一个真实的确存关系。
  
这种确存关系,又不是一般的常见的影像环境,而是具有戏剧性真切的在场细节所构成。我把它称为照相影像的文学表叙细节元素,所谓文学的表叙细节,它当然是作为一个有机的重要构成元素存在的。它在镜头中显现,无疑仍然是瞬间在场性为前提的。
  
贺延光,在1989210日中国美术馆展览「现代艺术作品」现场,拍了这一幅《色不止尽》,在当年中国主权大陆首都的文化所谓的「西化思潮」中的一个奇特現象。作者在笔记中写到:「众说纷纭艺术现代展——1989210日,中国美术馆的现代艺术展不少作品因与传统观念相悖而广受争议。一位老者站在一幅裸体油画作品前,举起望远镜仔细观赏。」
  
作品本身的内容,应该说並不足奇,恰恰是画外之人却「离奇」而怪异了。一个民族的文化鉴赏被糟踏成如此荒唐离谱的地步,那么大一统的家长制文化的敎条主义难道不可悲吗?难道国民的敎养竟如此下作吗?作者毫不留情地通过《色不止尽》作了深刻地批判。在当年是非常之可贵的!


6

6


  
我们常常在各种社会与人文环境中,过分去追寻为甚么和为甚么会这样的时候,影像审美往往会「过敏」。当有生命的一个人与有生命的另外一个人「互动」的时候,便会有意无意的被另外一种概念所牵引,那就是主观评判。审美认识在进入偏离本真的主观猜测中,因为居高临下,或者极尽剖析,主观追迫你在「鸡蛋里挑骨三人」。它的本质意义是「还真」。但实际意义是主观上还不了真。
  
贺延光的影像的人格外化本质,是「一针见血」。
  
贺延光关于人与生命的题材,我们可以见到他一幅有关2003年抗击「非典」的作品《无可奈何》见到佐证。他在拍摄记录中写到:「面对生命——2003430日,北京地坛医院。一位SARS患者经抢救无效不幸死亡,一名医生久久地站在他的遗体旁。」
  
一位尽职尽责的医生,不计个人安危,千方百计抢救一位身患非典的危重病人,但结果是希望化着死亡。画面中的主人公完全背向我们,他迎来的是死亡的结果,他尽心尽力了!虽然我们见不到主人公的真面目,也见不到死者凄楚的面容,但生者与死者的诀别,充满着人间的苍凉与不幸。作品具有极强烈的隐喻反衬效果,刻骨铭心的永存我们的记忆之中!

7

7


  
纪实摄影的要诀,是在瞬息万变的现实社会人文环境中,把握好真相。使其再现到客观真实的影像构成中。贺延光,他本人即有强烈的公民责任心,再有作为新闻摄影记者的敏锐的政治思辩能力。这样两个重要的素质条件,凭心而论,很多做纪实摄影的「家」们或者「师」们是没有真正达到的。更煌论去做新闻的摄影记者。
  
说得「高调」一点,都跟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扯得上关系。如果「三观」都在为自已服务,那是根本上不合格!
  
时下的中国大陆社会,它的性质是由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那它要求的三观到底有多少人合格?
  
贺延光是与心无愧的。他奉守的人格尊严和慈悲人性是祟高的有气节的。我注意到,他在1994年作为新闻摄影记者拍摄的《为了活着》的震颤心灵的作品。曾经被自豪称之为「工人阶级」的矿工们居然丢掉了为「社会主义服务」的饭碗!请看作者的拍摄记录:「矸石山上捡煤人——1994224日,河南平顶山煤矿的矸石山上聚集着数百名以捡煤为生计的人。据有关方面统计,目前中国社会的贫困人口仍有八千余万。」
  
作者透过特定新闻题材的現象,敏锐地看到了社会现实的致命弊端,道出了政治改革的必要途径。


8

8
         
  
贺氏摄影的核心视点从镜界引起画面构成,人文的社会的和政府的政治诠释的节点上的视觉心理冲击。它无疑是作者「胸有成竹」的焦点,並自然而然地把观者视向,扩散成追索性观步移动置位上,当急速进入瞬间分割时,必然会引发不同阶层的观者强烈的视觉乃至心理的其鸣。
  
贺氏的社会人文纪实影像,具备多元叠层元素构成,非一日之偶得,这是他长时期与纪实摄影实行的不懈努力积淀的必然结果。
  
我注意到他的一幅有关「顶礼膜拜」题材的作品《朝拜》。作者有这样的文字记录:「 201146日,我在四川绵阳,见到一位老人带着孙子在庙里磕头。神像后面高悬着从马恩列斯及毛泽东和江泽民等革命领袖的画像。」
  
这是只有在中国大陆,才可能发生的在信仰上的混乱现象,寻其根源是非常之复杂的,就这个命题,都可以写成一本厚厚的专著,或者就叫《政党政治异化与敎条主义》。问题的关键要害,是大一统已早与敎条主义(比如党八股)和形式主义(比如花帽子)结亲!
  
由此说来,甚么最值得人们去真切关注他们最期待的本真呢?但人性的良知与背叛良知,信仰的真执与投机求荣是鉴别的重要标准。


9


  
多年来由于我在北京居住,我本人无法摆脱的是京都放射出来的各种浓烈沉重的政治光束,那么鲜明、那么剌眼、那么光跃和那么刻骨铭心。
  
贺延光,作为曾经是首都一家重要新闻单位的职业新闻摄影记者,他用他敏锐而有魅力的优秀图片,给我们留下了极其难忘的记忆。
  
贺氏影像给予我们的是鲜活、突出和醒目的两个大字:省醒。当今的中国(含台湾),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也是危机四伏的历史转折关头,毛泽东在辞世前已经看到了这一步。可以认为是「居安思危」的时期,或者直接了当地说「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台湾问题,即是其中的一个重大问题。原本是国共两党之争,国共两党也已达成「九二共识」,但随着历史衍变与島内政治派别的争斗,更由于国际政治势力的参予,已出现明显「一中一台」甚至「闹台独」的复杂格局。统一大业的根本宗皆是「一个中国」的原则,中共一贯主张,在这个确认的大原则下,两岸甚么都可以谈可以做。
  2005
429日贺延光在北京人大会堂拍摄了《429会面》,给人们留下了珍贵的历史性瞬间。他的日札有记录写到:「 两党一小步,民族一大步——200542915时,胡锦涛与连战在北京伸手相握,这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最高领导人相隔60年的首次会面。」

10

10
        
  
在我本人看来,贺延光其实从来就有一种正常的公民审视,我把这个叫:公民延光的公民责任。
  
他总是平常心,从不虚假从不居高临下装腔作势,他喜怒笑骂随心而真实,是我心里扎根儿的「人民公仆」!
  
我识延光近四十年有余,他待人接物忒知。延光的心实实的有棱有角且乐观豁亮。延光做照相摄影,他的視置坐标,他瞅见了甚么?即是彰显了他的影像本真和人格尊严的价值。
  
庆幸的是我在过往甚至包括现下,我都有切身经历与他有心灵的相交,甚至零距离相遇,大大方方光明正大!祖国即亲娘,他那种真纯深刻的爱很少有谁与他相比!过去是这样现在还是一样。
  
他有一幅作品《卖年画》,看后令人感怀平实。他的文字写到:「卖年画儿——2015212日,四川富顺。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的画像作为春节年画摆上了村镇集市。2012年,习近平接任总书记,成为中共中央新的领导人。」
  
我们来看看作者《卖年画》的画面构成成分,人物的中心位置的头部,仍然其节点在二八切分线上。使视观习惯首先产生了稳定感,再递进到文学性表叙时,中心构图又产生了放射性扩散的冲击力,特定「角色」的作用,在细节元素强有力铺垫下,必然引发观者强烈的心灵交感,给予了很感染人们的视觉魅力!延光,你真的好棒!
        
                                2019
16日香港沙田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