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按语] 我识杨恩璞近半个世纪,他是我的良师益友,终生受益。

  创新突围期的时刻 

陈凡、杨恩璞对话录


[按语] 我识恩璞近半个世纪,他是我的良师益友,终生受益。


   杨恩璞:你最近在做什么?

   陈凡:前几天我去中国美术馆看星星画展,碰到韩子善和王苗,我们坐在一起聊了聊,交谈得还挺认真,除了谈到了画展的作品,也探讨了一下摄影方面的问题,老韩是一位一贯对摄影充满热心的人,他鼓励我们多写一些开拓摄影观念的文章,后来,我就出差了,到北戴河呆了两个礼拜,在海滨我抽空写了几段。

   杨:这次星星画展,他们的作者都是些什么人?主要的是哪些人?

   陈王克平、木雕。他是电视台的。

   杨:他在电视台是搞什么的?

   陈做出编剧的,最近又做演员,到九华山去拍一部电视剧,他是主演。马德升,版画。他是一间工厂的工人。曲磊磊,是作家曲波的儿子。

   杨璞:他在电影学院吧?

   陈曲磊磊也是电视台的,还有钟阿城,钟惦裴的儿子。还有黄锐,一个青年工人,黄锐和马德升是星星画会的主要负责人。我可以这样说,星星画会的作品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与四月影会一样,它与一花独放的大一统极左年代,就此鲜明地划清了界线。

   杨:管得太具体了,文艺没希望。

   陈:大家可以争鸣,是非曲直总可以搞清楚,又何况是文艺上的问题?

   杨:这是一个大课题,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断定的,需要时间。

   陈对,的确是这样!星星画会和四月影会是突围出来的,所以非同寻常十分的可贵。所以,通过星星画展,可以借这个时机,来探讨一些问题,具体到摄影界就比较混乱。老韩也讲了,他在协会是专门负责学术交流的,最近收到了四十多篇文章,但陈词滥调的多。

   杨恩璞:长此以来,观念没有解决,都规格化了。

   陈的确是规格化的多,可以说因为观念没有解决,都成了公式化概念化的文章,空洞无物没有创新意识。

   杨:就是缺少挑战性的好文章。

   陈对,没有挑战性怎么发展?既然要搞一次讨论会,我也觉得,可以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大家把摄影的学术交流活跃起来。所以,我特别想找你扯一扯,也可能在某些观点上有不同的看法,这没有什么,这是很正常的。

   杨:现在我们跟你们是差一代人了。

   陈(笑):哈哈哈……,我好像还有点褂尾巴吧!

   杨:我写的那篇文章,主要提出了三个基本观点。长期以来,我们国家把新闻摄影,作为摄影艺术的主体,把新闻摄影的特性代替了所有其他摄影门类来研究,在这个前提下,我提出一个问题,摄影的真实性不能跟新闻摄影的真实性划等号。另外,其他的摄影艺术,比方说,人像摄影、风光摄影、生活摄影,它们的真实性不能跟新闻摄影的真实性同等要求。当然,它不是说像文学、戏剧那样,搞虚构。

   陈你的表述目的是什么呢?能再具体谈谈吗?

   杨璞:作为摄影,在拍摄中间,能不能搞变形和夸张呢?就是说,在客观聚像的基础上,用快门和镜头表达你本人的视觉认识,我感到这是一种提高,不是说像新闻摄影那样的绝对真实。

   陈你是想阐明新闻摄影,跟其他摄影作为艺术的区别?

   杨璞:我总的思想就是,不能把新闻摄影来代替所有的其他摄影艺术。新闻摄影,这是一种传统的纪实摄影,现场新闻性强,不改变真实,就是把客观反映的社会生活发生的事纪录下来。那么,还有没有其他方法呢?如何把聚像艺术变成一种相对的时间艺术?如果是连续拍摄,一组画面有事件和动作的连续,就像《新体育》杂志发表的一些体育竞技照片那样,跳水用闪光灯连续拍下来,还有撑杆跳,把本来是一瞬间的行为动态,变成一个时间过程。实际上,它变形了,现实生活中的连续运动动态,把它凝固到一个连续的时间状态中去。

   陈我明白你的意思,新闻摄影的连续拍摄,它的张力明显加大,而对所要表现的现场内容,无疑加强了它的画面透射力。我想,不仅仅是新闻摄影,作为摄影艺术的视觉体现,连续拍摄成组的专题内容,无疑也提升了它本身的艺术感染力。

   杨璞:还有,我提出了一个摄影的写意问题,就是说不要太强调形,完全符合真实,我们不是说,在后期放大加工来完成,而是说,在拍摄中就可以有效地运用慢门、利用变焦距等手段来完成写意技巧处理。其实,就如同电影一样,利用光学镜头、滤色镜都可以进行变形处理。我着重要强调的就是,不单纯去追求特别的形反映生活,而是在强调神,就如同写意画那种,这应该是摄影艺术所要提倡的课题。

   陈摄影之所以是艺术,它不仅仅是体现再现,更重要的是要表现,谈到表现,不仅跟观念更新有关,也跟摄影者的积累借鉴和自身的修养有关。

                                           198777

 

    相关人物链结:

杨恩璞: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教授、资深摄影学者。

韩子善: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资深摄影学者。

  苗:香港中国旅游杂志社总编辑、资深摄影家。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