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019年的第一季年初,在「國際視野下」的中國「兩岸三地」(即:中國大陸地區、中國香港地區和中國臺灣地區) ,舉辦了《首屆「水墨現場」臺北展》,被主辦機構稱為「聯動呈現」,倍受全球當今文化與藝術機構垂注。有濃重家國情懷的許劍龍、江濤、夏之君、劉國松、王橫生等位新藝術革新派,不僅宣導了在香港舉辦的共三屆《水墨藝博》,他們一心努力,在臺北又推出了首屆《水墨現場》並以「蓄勢待發」之趨,探索和踐行水墨藝術在無窮魅力中的「東方根性當代表現」,具有極重要的劃時代現實意義和人本價值!

創字當頭: 

首屆「水墨現場」臺北展博會的東方根性和當代表現

(綜述)

陳帆-又川(HK

YCCF全球華語文化綜藝機構總編輯和著名水墨藝術家


 000


編者按2019年的第一季年初,在「國際視野下」的中國「兩岸三地」(即:中國大陸地區、中國香港地區和中國臺灣地區) ,舉辦了《首屆「水墨現場」臺北展》,被主辦機構稱為「聯動呈現」,倍受全球當今文化與藝術機構垂注。有濃重家國情懷的許劍龍、江濤、夏之君、劉國松、王橫生等位新藝術革新派,不僅宣導了在香港舉辦的共三屆《水墨藝博》,他們一心努力,在臺北又推出了首屆《水墨現場》並以「蓄勢待發」之趨,探索和踐行水墨藝術在無窮魅力中的「東方根性當代表現」,具有極重要的劃時代現實意義和人本價值!

有官媒稱:水墨現場以「不止於藝博,無窮于水墨」(More than Art Fair, More than Ink)的理念成立,期望由臺北出發,回應全球藝術市場對亞洲水墨作品的熱切需求。「水墨現場」旨在透過一年一度的展博會,以及整年度一連串藝術展覽、自媒體平臺(包括紙本及網站)、線上展廳、學術論壇、以及收藏家聚會,為臺北在地及來自國際水墨藝術觀眾帶來「不止於藝博」的藝術體驗。

 002

2017年12月在香港YCCF全球華語文化綜藝機構總編輯和著名水墨藝術家陳帆-又川拜會「水墨藝博」創辦人兼聯席會主席許劍龍,并對他進行了專話。


          001

台北市立美術館。


首屆「水墨現場臺北展博會」以「策展式」企劃,邀請本地及海外高水準且具水墨視野的畫廊參展,展出古往今來影響水墨歷史軸線的現當代水墨作品。展博會內容分為「主展區」、「公共藝術區」、「大師特展區」、「學術論壇」等四大區塊, 從畫廊展覽、公共藝術、策展專案、學術研究等角度,梳理並傳承百年來東方水墨藝術,推動水墨藝術的未來發展。

 

宣導與開拓者們,從始起于香港「水墨藝博」到臺北的「水墨現場」已充分具備從務實的單項交流、藝博到售藏的現代性邁向,具有「當代表現」的優「一種藝術,學術。收藏家,畫廊與全球化市場之間的互動合作」時期。北京庫藝術在闡述的定位「水墨現場」時說:「水墨現場的出現,正是希望以水墨藝術之名,進一步結合學術,收藏家,與藝術商業機構的資源,推動整個藝術生態的發展。在當下亞洲當代藝術還正處於一個以西方化為主流的發展狀態下,水墨現場將致力做好橋樑的角色,促進國際文化交流互動,具備東方審美觀念的文化價值觀,讓水墨所承載的東方精神得以傳承下去。」

北京庫藝術進而闡明了「水墨現場」的亮點:「首屆水墨現場臺北展博會,精選展出了來自亞洲多間畫廊和艺術機構的作品,涵蓋繪畫、雕塑、攝影、裝置、人工智慧等多種不同媒材,讓觀眾可以在專業的平臺欣賞及收藏到精彩的優秀作品,也期望給大家帶來‘無窮于水墨’的耳目一新感覺。」

 

北京庫藝術最終闡明了「園林X展博會」並「不止於藝博」體驗的觀點。該機構闡述道:「‘水墨現場’提出‘不止於藝博,無窮於藝博’的理念。我們邀請了臺北無有設計劉冠宏先生設計‘水墨現場’展博會場地,以中國四大名園之一的留園的建築與空間設計理念提煉出全新的策展方向,把6000平方米的空間,納須彌於芥子,化為觀賞者可以感知的時尚展覽空間。藏家進入‘水墨現場’時,將得到一種新的空間體驗,不再是傳統的條條大路通羅馬,而是山水路徑之間的遊走:欣賞藝術品時,不只是傳統的一眼望盡,而是猶抱琵琶半遮面;每個展間不再是傳統相似的店鋪,而是各自具有生命力、獨特性的有機體。」為此。建築師劉冠宏說:「要理解東方水墨不能從藝術角度入手,從要傳統文人的教育與生活進行理解……,這點與西方啟蒙運動理性主義以來,相信人為自然中心觀點,有很大的不同,形成東方水墨特有多視角,人與建築的隱晦遮掩,也形成構圖上特有的留白與空的意境。

 

早在香港第三屆水墨藝博會期間,本人特意採訪了創辦人許劍龍先生。他告訴我說:「我覺得做藝術是細水長流。剛剛過去的58年當中,讓大家關注水墨市場的時候,我覺得現在是非常好的契機。好的契機是甚麼呢?是讓大家有一個廣大交流的平臺,不單純是商業。而是跟商業蔔跟學術在一起來做的一個對話,我領悟到的是,做藝術的推廣,不可以單純是從一個市場的角度來看,也需要從一個學術的角度來審視歷史的和現代的水墨藝術。」

之後進入2018年的第四屆水墨藝博會,該機構的創辦人已替換成黑國強先生,而任聯席主席和創辦人的許劍龍先生不知何因已卸任其就。這是香港文化藝術業界及國際藝術坊間事先並不知道的。再之後不久,我便及時從我熟知的一位朋友那兒得知,他又投入了新的水墨拓展課題。現在「真相大白」了,他與他的忠誠不渝的同道們在祖國寶島臺灣創辦了今天的《首屆「水墨現場」臺北展》。我突然想起北京庫藝術出品人江濤對我談到了他的印象,他評價:第三屆水墨藝博隆重開幕了,我在展場轉了一圈,今年的展品質量以及豐富性一定是三屆中最好的一屆,尤其是幾個特展和主題展,很值得一看。

 

北京庫藝術對許劍龍評介說:「許劍龍為香港著名文化企業家、藝術顧問以及收藏家,在過去多年一直致力推動中國當代藝術發展,尤以推動水墨芝術市場發展為人熟悉。2018年,許劍龍宣佈創辦全球首個綜合線上和線下的水墨藝術平臺:‘水墨現場’,並在20191月在臺北舉行了首屆大型藝術展博會,發表突破藝術博覽會的傳統思維,並以融合學術與商業為理念,把屬於華語文化圈的水墨推向國際。」

 

請聽聽以新的姿態出現在臺北「水墨現場」創辦人兼主席許劍龍先生說:「我們帶著三大使命去創辦水墨現場:

一、對持續推廣水墨藝術發展的熱情和承擔;

二、開創一個有別于傳統藝博會(Art Fair)的全新藝術展博會(Art Expo)經營模式,透過整年度在亞歐地區策劃一系列巡迴長覽與宣傳活動,與」所有合作夥伴一起開發和共用藏家資源,真正做到互惠共蠃;

三、深信國際藝術市場值得擁有一個能夠體現東方文化精神的大型藝術平臺及展覽會。並放以專業且開放的態度,為前人的藝術遺產做好研究和總結的同時,也為後代做好東方美學之未來性的探討。」

他總結說:「這就是我們成並‘水墨現場’的核心理念。」

真的是一位了不起的智志博大的先賢者!他是當代十分難得的一位華人思想家和拓展東方藝術的改革家,他的思維與理念,在全球藝術坊間是罕見的。我以為在當下他宣導當代藝術的亞洲精神極其具有份量!


許劍龍由衷地自白:「我希望‘水墨現場’以一種跨地區:跨平臺、多功能的方式去進行。」

在「水墨現場」臺北首展正式出臺前夕,北京庫藝術機構發言人專訪了許劍龍,他詳細地闡述了如下基本觀點:

北京庫藝術發言人指出:許劍龍,他在香港創辦並策劃了共三屆「水墨藝博」之後,「返身來到臺北創辦了‘水墨現場’」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概念和思路。

他認為:「是一種承接。當時在香港創辦‘水墨藝博’時我有講過要給出一個三年計畫。三年來打造出一個以水墨為主題的大的國際性平臺,讓大家關注到水墨市場在今天的發展。下一個三年,如果想繼續推動水墨的不斷打開並向前發展,我也一直在思考新的突破口。」

許劍龍詳細地闡述了如下基本觀點:

1)許劍龍:「首先,在理念上我希望把水墨和其中所包涵的東方美學精神推廣到國際上的交流平臺。」

2)許劍龍:「再就是我們要以新的營運方式突破舊有商業模式的局限性。這個‘局限性’,就在於大家對於博覽會模式的慣性認知:在一個固定的場地,集中在那幾天所做的短期宣傳與推廣。而我認為水墨作為華語文化圈最重要的文化資源,應該可以在不同時向段,不同地點,以不同的呈現方式和不同的在地商業、學術資源聯合推動。

3許劍龍:「我們不僅要關注博覽會中的畫廊和藝術家,而且要從整個藝術產業鏈的角度去思考我們下一步的突破、所以才會想到要建立一個‘展博會’(AKT EXPO)。」

4)許劍龍:「‘水墨現場’(INK N0W)是一個跨地區、多功能、多面向的平臺,除了實體的展覽現之外,在網上我們也有自已的綜合平臺,這個平臺是為了集合水墨資源而發聲。」

5許劍龍:「不僅僅只是博覽會的畫廊展示,而是聚集當下水墨發展的學術熱點和市場走向,並在不同的地區探討在地水墨藝術發展的狀態。」

6)因此許劍龍認為:「相較於之前在香港的工作,‘水墨現場’給我一個機會去繼續打開。」

7許劍龍認為:「雖然首展選擇臺北,但我已經在聯接一些不同地區的機構和資源,商討今後一整年的推廣活動。將水墨推向世界推向國際的抱負,希望通過‘水墨現場’得以實現。」

北京庫藝術發言人指出:「這並非是許劍龍在香港之外創辦的另一個‘水墨藝博’而是他基於一種完全不同的策劃與推廣理念。展博會現場只是其中一部分,而‘水墨現場’要做的,遠遠不止這些。」

8)許劍龍:「‘現場’既可以是實體的空間場地,也可州網路社交平臺;可以是學術出版,比如像跟《庫藝術》合作的專刊;也可以是我們的線上展廳。」

9)許劍龍指出:「圍繞著不同地區的水墨藝術和東方文化精神的學術探討和商業推廣,把‘現場’的概念不斷打開,這是我不斷努力的方向。」

10)許劍龍:「‘水墨現場’的英文是INK NOW,‘NOW’有當下的涵義,包括了時空的概念。我想強調的是水墨與西方當代藝術的差異性。」

11)許劍龍強調:「我們在推動帶有東方精神的水墨文化的時候,一定要抱有傳承的精神,也就是珍惜我們過往的深厚文化與悠久歷史,才能更清晰的認識我們今天所處的位置;同時今天關注水墨也是在探討它的未來性,讓水墨跟我們當下的環境發生關係,跟我們的經驗相對應,這樣才可以不斷向前看。這已經成為‘水墨現場’非常重要明確的價值觀和理念。」

北京庫藝術發言人指出:「可以肯定本次的《首屆水墨現場臺北展博會》挑選的畫廊和藝術家,一定是一種打開的概念,而不僅僅限於水墨媒介,也可能是更為寬泛地和東方文化精神發生關係的當代藝術

12)許劍龍:「希望可以以一種開放和包容的角度去看待水墨,一方面可以很單純的以‘水墨’作為媒材去探討,另一方面也會關注數碼時代的藝術家如何以創新精神和全新材質拓展水墨潛在的可能性。水墨精神也完全可以拋開水墨媒材的局限,創造出具有東方文化精神認同的屬於當代的藝術。」

13)許劍龍認為:「事實上,我希望把水墨作為一種獨立的源於東方的藝術語言來討論,而不是一定要把‘當代’套在‘水墨’之上,因此不會完全聚焦於所謂‘當代水墨’,這更應該交給領域內的專家和美術館去研究。我個人認為,水墨在未來是可以獨當一面並跟西方當代藝術平等對話的。」

北京庫藝術發言人提示問:「我們注意到本次‘水墨現場’,特別策劃‘大師館’有吳冠中、趙無極、朱德群、丁雄泉、餘承堯、呂壽琨等來自兩岸三地的水墨大師作品的參與,為甚麼要策劃這一項目?」

14)許劍龍回應說:「首屆‘水墨現場’臺北展博會策劃一些特展,也是為了表達我之前所說的理念,‘大師館’是其中之一。在‘水墨現場’觀看全新創造的同時,我們也可以看到二十世紀的一些前輩藝術家們一路走來革新水墨的嘗試以及‘水墨現代化’的成果。」

15)許劍龍也同時表示:「也希望可以通過一系列特展和與眾多機構的合作,今後將一些重要的學術成果予以出版和推廣。」              

北京庫藝術發言人進而提示問:「本次‘水墨現場’舉辦‘回向傳統精神深處的現代性’專題學術研討,已達到很好的迴響效果。這也是兩岸三地專家一次難得的晤談機會。您有何期待」

16)許劍龍回應說:「我認為之前跟《庫藝術》合作的一系列學術研討是很有意義的。事實上,無論是香港、臺北、北京或上海,在近一百年的社會歷史發展中都具有很强的独特性和差异性,也都是中华文明的延续和发展。

17)許劍龍認為:「因此我覺得今次現場的討論很有意思。在一個新的平臺上,抱著開放的態度,邀清兩岸三地和亞洲其他國家的專家學者們,一起菜發表對於水墨發展的看法和經驗。可以提升大家研究水墨和探討水墨的開放性精神得。這一點非常重要,東、西方之間對於藝術史研究的方法論是有差別的,在這樣的平臺上可以有一個相互交港、碰撞的機會。」許劍龍進而介紹說:「我最近幾個月在臺北工作期間,的確有很多在地藝術界人士表示,很期待,也感覺很有必要透過類似國際性的展覽活動,為當地的藝術格局帶來新的氣象。」

北京庫藝術發言人進而提示問:「‘水墨現場’接下來有沒有在中國內地策劃與舉辦的未來打算?」

 18)許劍龍表示说:「我希望‘水墨现场’以一种跨地区、跨平台、多功能的方式进行。因此,每一个地区,每一个重点的城市,我都会以一种不同的方式去推动‘水墨现场’的相关活动。明年会跟一家著名的艺术机构在中国内地合作举办‘水墨现场’。

 

YCCF全球華語文化綜藝機構獲知:參與首屆「水墨現場」臺北展博會的專家和學者有:許劍龍、江濤、劉冠宏、陳筱君、賈廷峰、徐龍森、劉國松、沈語冰、朱其、夏可君、陳岸瑛、王定乾、高千惠、王璜生、王懷慶、梁紹基、吳家驊、戴光郁、樊洲、嚴善錞、陳九、沈勤、劉彥湖、侯珊瑚、郭志剛、楊鍵、雷子人、譚天圳、黃紅濤。

在此,向以上参與者和後台默默工作的鋭益者,致以祟高地敬禮!

(責編:枊青)

 

20192月14日香港道風山書院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