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阿城寄语 艺术是世界的世界。世界是诞生的第一个博馆,一幅幅离奇的画面,像一张张黄颜色的脸,他们那么聪明,做为整体又那么的可怜。(阿城:中国着名作家)

 

陳帆-又川現代詩選

(001)


暖流

冰封住的湖面

风划开了裂痕

洁净的冰缘

有涌动的生命

潜伏了一个世纪

它们聚集在

闪光的门口

一个个相同的面孔

传递着

谁也无法知道的私语

1985412

 

南屋

细雨蒙蒙

夹着秋风儿

不尽的漂淋

夜深了

南屋的灯已失眠

屋檐下

雨珠儿滴沥落地

敲打着青石板路

象单调古老的陈钟

计算着

困惑的分秒

复萌的思潮

在南屋升腾

院子里的秋海棠

也痴醉了

挂着泪水

垂着扰伤

秋风儿吹着不息

闪闪的泪珠儿坠了

沙沙的叶技摇着

齐声悲歌逝去

1985425


无底

兴奋

梦呓

策谋

心力

可现实并不都随你

在未知的寻求中

兴奋终告消结

梦呓只觉空洞

策谋突然失意

心力竟添衰疾

乞求吧

唯有黑与白

碰撞的喘息

1990717

 

林间

漫坡青丝披垂

石径默默相依

四周高厦如壁

仍有真纯绿地

不必叹没了雅居

轻轻的薄板

留住自在的你

窗棂下红粒

相思豆属你

绿荫处鸟啼

呼唤你自立

谁家狗儿缠绵

瞅你窗前笑依

难得借此佳境

新鲜空气

消却叹息

1990719


移民

一切的生陌

一切的无知

一切是诱引

一切都不属于你

生陌虽多困惑

困惑带给你寄托

无知多存忐忑

忐忑教给你求索

诱引伴着怪异

怪异催促你自立

一切都还不属于你

归属你的一切

在等你

199089 


路灯

昏暗的灯光

从高高的电杆垂坠

地上是肮脏的残雪

黑的雪

昏黄的夜

胡同的墙皮

挂着日月

1991214

 

铁青的脸

长方形的

棱角

带着岁月的

锋利

没有多余的

印痕

又长又方的

大汉

1991220


夜行

黑夜在喘息

大地无法回避

生命并未睡去

万物皆在寻谜

行在深沉的路上

闪光的都在微弱叹气

199131

 

旋风

层层黄土

垒垒的

消化着乡村与城池

筑实的隔墙

草木非非

水气淼淼

只有无望的浮云

托着昏庸的太阳

天边腾起

一股浓烟

遮住了人们心灵的视线

无数无奈的生命

却掉进了苍弯的深渊

 

乡村与城池中的隔墙

都纷纷倾倒了

如流尽血汁的躯体

慢慢堆立起

永恒为墓碑

199138


故土

留下厚厚的尘土

抹着脸夹划出深沟

没有睫毛的眼眶

只挤出一颗苦涩的泪水

愿望从此没有

象今天这般虚无

山再高

水再秀

没有求索

忍痛回转

跨出困忧的脚步

难舍的故土

1991310 


逆转

醒来仍是昨天

梦里却是今天

醒的现实何在善

用人格扛着誓言

梦的幻境怎么真

用谎言套羊月欺骗

1993626


白墙

对着白净的墙

我问它

想说什么

它却白得惨澹

什么也没有说出

默声无言

1993627


孤影

一半水一半冰

一半血一半泪

血溶入水

泪却把冰垒成

尖尖的塔身

耸立在心的中央

血与水涨成红潮

心塔化着了

汪洋人海中的

孤影

1993714


广州

中国人的爱

在这里徘徊

滞留着疲倦贪婪的

外省人

迷醉想往的心

挂在了

火车站的

大钟上

打主意

199427


无名海

风吹皱了心

却把四肢拉得平平

一双眼睛

已变成一条缝隙

地平线上

挂着帆

却永远不会移动

太阳抬头了

帆燃烧起来

心却成了帆

驰向无名海

1994325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