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独善其身与淡出内心的生命价值

       其实,作为独立的个人,很多的时候仍是独处的,旁边没有任何人相伴于你。但,距离独善其身,仍然不是一个概念,而淡出内心确是一般人都不一定可以做到的。善与淡是一种做人的最高境界,或许说是一种髙境界的禅意。这是需要在人生的进途中,尤其需要修炼的生命课题。
       于丹有句话我很同感,她说:“行走是一种深刻的历练。”还说:历练多了“生命造境”就会有“提升”。是这样的,她所说的“行走”当然不是在说我们平时的庭院、公园甚或郊野的散步,而是指游历,是大江南北名山大川或者海内外的胜地古城的周游列国。如果仅仅说旅行,那只是一种赏心悦目的休闲。行走千里万里路,去了这儿又去了那儿,那又首先是一种视野,一种从心去行走的心灵过程。这就是人生行走的视观、临境、感染、溶入、共鸣直至耳熏目染到心灵造化的积淀
       其实,一个人的生命有很多的时候是孤寂而单调的,绝不是电光石火般的不停顿无休止的催化着你激越,那有一些什么伴随着你的,反而时常是无所措手足、忐忑不安、心灵的识路中找不到北,会无常的发生着个人的无奈、无助(极其缺失心灵交流着温馨互动的样子)、孤独、困扰、烦恼、郁闷、困惑,甚至无聊和恐惧。很多人都有这种心理的体验,从生命意义上说,这正是地球人类的宿命基因在潜依默化的在人的灵肉间发生著作用,而那又是该多么隐蔽私秘的个人之触魂动魄的纷纠。
       人,常态的需,如衣食住行的需是百分百的所需,低线往往不被百分百的人所从始起引为足够的关注,而把百分百的关注投向升值的所需,从人类属性续强基因来讲,这好象是促使进化而发展的必然。人类所普遍关注的是从实用方便走向趣味方便,从维持生命存活走向丰富生命享受,这看起来并没有错。但,地球人类的这种转换或者说这种置换,潜伏着削弱人类生命原态强盛的危机。我称它为泛弱风暴潮浸袭。它的一次又一次的促使地球人类走向贫富激化,是引发非人类亲合仇恨的根源。
       地球人类占有的无尽止,将残忍的不可调和的让人们引向恐惧与痛苦的深渊,若这种贪得无厌的转换频率持高不下时,地球人类从表像所形成的所谓“丰富生命享受”的过程,实质上正是制造毁灭人类黑洞的前因。地球生态的万物,是天宇阴阳磁场精确计算而孕育所成的必然,地球人类却非要称霸这个充满生灵万物的世界,破坏生态平衡而终不得悟,那会是什么因果的体状?
       我们说到了底线,是在讲地球人类的生命价值,它绝不是靠掠夺所能维护和固守的,地球生灵万物都有生命底线,而恰恰是人类破坏了这个神圣的生命底线,让原本充满着原生态生命活力的绿色家园危机四伏。
       地球人类的贪婪和放纵,并不仅仅是指少数行邪者所为,而是人类本身的整体宿命特征造就所为,那是一呼百应的传导是毫不置疑的。宗教的诞生,是拯救人类善起为先导的,但宗敎的门派若出现了分别识而争斗就违背了善起。地球人类的当下,连宗敎都产生置疑而丧失信仰正是分别识的恶因所致。佛教的弥勒大观是圣神的无分别障大观,是地球人类的曙光。故此,独善其身进而持淡出内心的本意即是修悟弥勒大观。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