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我在最近饶有兴味地阅读了“四月风”部分评论员和相关学者、专家有关对照相摄影与当今文化关系的论述,以及对照相纪实摄影的专门有侧重的专题讨论,本人都拜读过了,并作了收录文档的研究与分析。值得一提的是,我瞅见有关照相影像的述论是空前的活跃、热烈,有和风细雨也有骤雨雷暴。还是中国大陆照相摄影向新时期拓展的一个特点,值得关注。我个人认为:迈出了中国大陆具有后现代照相影像“摄影思辩新浪潮”性质的一步,但还尚未真正形成。当然无论自觉或不自觉,都可喜。因为,从业界展显出的学术张力的确有新的动势而且有延升。我将会陆续把活跃于“四月风”网页上有代表性的角儿推几位,列出介绍各位的基本覌点,以期展开讨论。至于是否开始出現了:中国大陆后现代照相影像“摄影思辩新浪潮”?期待。
当下摄影文化的思辩思潮侧覌
(一)

陈凡

       【陈凡按语】我在最近饶有兴味地阅读了“四月风”部分评论员和相关学者、专家有关对照相摄影与当今文化关系的论述,以及对照相纪实摄影的专门有侧重的专题讨论,本人都拜读过了,并作了收录文档的研究与分析。值得一提的是,我瞅见有关照相影像的述论是空前的活跃、热烈,有和风细雨也有骤雨雷暴。还是中国大陆照相摄影向新时期拓展的一个特点,值得关注。我个人认为:迈出了中国大陆具有后现代照相影像“摄影思辩新浪潮”性质的一步,但还尚未真正形成。当然无论自觉或不自觉,都可喜。因为,从业界展显出的学术张力的确有新的动势而且有延升。我将会陆续把活跃于“四月风”网页上有代表性的角儿推几位,列出介绍各位的基本覌点,以期展开讨论。至于是否开始出現了:中国大陆后现代照相影像“摄影思辩新浪潮”?期待。

       第一位徐林峰。

       徐林峰:

       (1)自媒体时代, 摄影本身已成为交流传递信息的手段, 因为便捷, 图片的传波量非常大,只要愿意,从服饰餐饮到宠物猫狗,再到打个哈欠,扭了个腰,都可成为拍摄对象.摄影已完全并彻底平民化。摄影因此进入辉煌时代. 随之而来的精英摄影也不可避免的走向没落. 不管你愿不愿意都不可逆转。
       关键词:
       ●摄影已完全并彻底平民化。
       ●精英摄影也不可避免的走向没落。
       (2)碰到一些突发事件, 基本逃不过普通拍客的拍摄,他们拿起相机或图片, 或视频成为第一见证人. 事实上这才是摄影最大的力量, 这些都得归功于智能手的高品质带来的方便。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是评判者, 同时每个人又都是被评判者。
       关键词:
       ●普通拍客成为第一见证人。
       ●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是评判者,每个人又都是被评判者。
       (3)网络的传波大大方便了图片的交流, 也让海量照片淹没在浩瀚的图片里, 只有那些共同关注或被共同关注的题材才能吸引读者的兴趣. 其它的只有在小众的群体里自娱自乐中找到共鸣。
       关键词:
       ●网络的传波大大方便了图片的交流。
       ●共同关注的题材才能吸引读者。
       (4)摄影数码技术的发展, 让摄影几乎零成本。以摄影为载体摄影本体, 却实实在在需要摄影人亲临在场发现和选取才能获得, 并因此形成有效的观看理解。就这一点, 摄影是没有变的。从某种意义上讲摄影不变的原由就是固有的求真本质。
       关键词:
       ●摄影数码技术的发展, 让摄影几乎零成本。
       ●以摄影为载体的摄影本体,需要摄影人亲临在场发现和选取。
       ●摄影不变的原由就是固有的求真本质。
       (5)摄影的大众化,无形中也使摄影精英化程度大降低,像过去那样通过一,二张作品就一举成名, 并获得相当的地位, 恐怕现在很难做到。人们想看到摄影人作品, 是实实在在能形成独特风格理念的系统,不是仅仅靠一些投机取巧去获得,而是要靠长期的拍摄积累, 靠日常踏实的实地拍摄形成独有的观看体系的作品, 这样的拍摄者才可能获得读者认可。
       关键词:
       ●摄影的大众化,无形中也使摄影精英化程度大降低。
       ●人们想看到形成独特风格理念的系统摄影人作品。
       (6)Ps技术极大开发了摄影的创意功能, 高手们可以把摄影当画来制作, 许多”当代摄影”就是ps的杰作。应当肯定很多”当代摄影”容入了制作者的思考. 起到了出乎意料的效果. 人们已把这些作品当艺术作品来欣赏, 而不是当摄影作品去欣赏. 同时ps的实用化, 也给照片的真实性带来极大的冲击。对一些可疑或太完美的照片, 人们总是会持怀疑态度。
       关键词:
       ●Ps技术极大开发了摄影的创意功能。
       ●ps的实用化, 也给照片的真实性带来极大的冲击。
       (7)图片如同无助的小孩, 时常任人摆布。往往并不可信,可影像的真实又是最可信,人们有理由相信影像不会说谎, 可影像偏偏又会说谎, 或人为,或主观。所以影像真实也需旁证. 需要对假的制约。坚持对真实维系,是人们认识看待社会的底线. 如果这底线被随意践踏, 那就真到了摄影的没落。
       关键词:
       ●需要对假的制约坚持对真实的维系。
       ●对真实维系是人们认识看待社会的底线。
       (8)摄影的分类, 并不能完全杜绝图片刻意造假, 关键还是造假的成本太低, 没有有效的制约机制, 即然没有制约, 而造假又能得到丰厚回报, 并能得到普遍的认可, 造假当然就有市场. 持续下去, 毁坏就是整个摄影信誉. 让摄影名声扫地. 那句“我可以拍的不够好, 但不可以拍的不够真诚”, 成为个笑料, 没人会去在意. 这才是真的悲哀, 真的没落!
       关键词:
       ●造假当然就有市场. 持续下去, 毁坏就是整个摄影信誉。
       (9)经过这么些年, 我到把摄影简单化了, 就凭感觉, 如果有什么注重, 那应该是注重摄影的社会性吧!说实话, 我都被这代, 那代, 新锐, 旧锐搞晕了。回头想想, 好好拍摄, 关注社会, 关注生活比什么都重要, 摄影本身就有很强的社会属性。运用好就行。
       关键词:
       ●我到把摄影简单化了 就凭感觉。
       ●好好拍摄, 关注社会, 关注生活比什么都重。
       (10)纪实摄影, 我也认可有很强的主观性, 事实上没有主观观点的纪实摄影不算是好纪实, 我们看到许多优秀纪实摄影都有主观表述, 从这方面理解他具有某种观念性, 但我不认可纪实摄影有观念性就属于观念摄影。
虽然纪实摄影与观念摄影有一部份重叠, 但它与观念摄影有着本质的区别, 最明显的区别是, 观念摄影可以预先按构想人为生造, 摆布出作者想要表达的观念意图, 是纯艺术化的行为.而纪实摄影则必须是具有纪实这一特性, 也就是说纪实摄影必须具有纪实性, 所谓纪实性也就是必须充分尊守客现事实本身, 这是第一要素.
报导摄影要有明显5个w(什么人,什么事儿,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特征, 是新闻和叙事性质, 对报导摄影, 人们有权力看到一个真实而客观的事. 尽管现实中会出伪报导, 但人们还是会相信他比其他摄影更可信. 纪实摄影与报导摄影相比, 呈现更多的切片并连续的个体主观选择. 它对5个w没有严格要求. 但他还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摄影题材.
人们从纪实摄影中, 最想获得某种对现实的深度理解, 优秀纪实摄影作品也必定会倾注作者意愿思考和观念. 在拍摄中就会根据个人的好恶或利益进行选取. 把自己认可的表现出来. 虽然作者并没有违背真实, 但在选取上与真实中的真实是有一定差距, 因此人们有理由去怀疑影像的可信度. 所以杜绝超越主观去改变客观, 是纪实摄影的摄影人应格守的生命底线.
       尽管有种种疑虑, 纪实摄影还是值得人们信任的, 前题是不能对拍摄对象作任何人为改变. 这是基本, 也是纪实摄影的存在理由. 纪实摄影与观念摄影最大不同, 一个是真实可信的状态呈现, 一个是人为生造的状态表达. 观念摄影可以两者都是, 即观念摄影也可以真实可信的状态呈现; 而纪实摄影只能适合前一个。
纪实摄影不同于报导摄影, 确实具有强烈的艺术性. 在艺术性的表现中, 则重其内容思想的艺术性, 形式上的艺术其是完善和补充. 现实操作中要注意形式上的泛艺术化和内容上的庸俗化.。
       关键词:
       ●纪实摄影,我也认可有很强的主观性, 事实上没有主观观点的纪实摄影不算是好纪实,
       ●纪实摄影, 具有某种观念性, 但我不认可纪实摄影有观念性就属于观念摄影。
       ●观念摄影可以预先按构想人为生造, 摆布出作者想要表达的观念意图, 是纯艺术化的行为.而纪实摄影则必须是具有纪实这一特性。
       ●对报导摄影, 人们有权力看到一个真实而客观的事. 尽管现实中会出伪报导, 但人们还是会相信它比其他摄影更可信。
       ●纪实摄影与报导摄影相比, 呈现更多的切片并连续的个体主观选择。
       ●人们从纪实摄影中, 最想获得某种对现实的深度理解, 优秀纪实摄影作品也必定会倾注作者意愿思考和观念。
       ●纪实摄影还是值得人们信任的, 前题是不能对拍摄对象作任何人为改变.。这是基本, 也是纪实摄影的存在理由。
       ●纪实摄影不同于报导摄影, 确实具有强烈的艺术性. 在艺术性的表现中, 则重其内容思想的艺术性, 形式上的艺术其是完善和补充. 现实操作中要注意形式上的泛艺术化和内容上的庸俗化.。

       人文艺术批评家鲍昆的回应:

       有点个人的看法供参考。conceptual photography观念摄影(原译为概念摄影)在上世纪中期确实在西方摄影中形成过“流派”现象,但不大,现在看来很狭义。基本指的是在哲学上对艺术作品意义的思考,是现代主义艺术后期的一个现象。
       这个词汇概念后来就延续下来了,但是在使用上出现了暗中的分野。观念艺术一方面开始走向更为广义的社会学意义上观念诉求,和原来较为艺术哲学上的思考表现出很大的不同;一方面,还有很强早期观念摄影色彩的这部分,基本就进入到了沙龙摄影中。现在在国际的沙龙比赛中,这部分作品是主流,大都通过一定的表演和PS来做出荒诞的带有绘画性的效果。这类观念艺术中的观念,大都还是原来那些超现实的表现,并不涉及今日世界的问题所引发出来的观念表达。也可以说,观念摄影现在和Fine Art唯美沙龙摄影很和谐。
       但是我们这里讨论的“观念”,实际上属于前面所说的带有社会学意义上大观念,即艺术中和现实生活发生作用的那一部分观念,而不是关于摄影存在论或基本哲学常识表现的那一部分观念。这个在讨论中没有涉及,因为谈的是纪实摄影,所以没能好好交流。如果说早期的观念摄影特征,关于确定它是摆拍制造绝对正确,但是若回到今日之现实,观念的意指是有些不同的,比如今天所说观念都是有很强的批判性,比如王庆松那样的摆拍。而早期的观念摄影(概念摄影)则没有这些特征。这个问题较难讨论,我觉得我也没说清楚,因为没见有太深入探讨的相关文章。
       我也好多是直觉,可能有错,但总的来说,我觉得以前的观念摄影是现代主义流派那一路,而今天,没什么流派之说了,强调艺术的观念表达,已成了世界的趋势。比如去年来中国,被中国传媒热捧的东欧的索德克,其实真的太老范儿了,现代主义中的很概念的艺术影像。包括去年平遥被大众媒体跟风关注的那位南非的摄影家,太老了,但都很观念。

       艺术学学者吴毅强博士的回应:

       说起纪实摄影,总是让人头大。因为采用的都是现实主义记录手法,所以一个不留神,它就跟新闻和报道摄影搅在了一起,又因为它所坚守的人文主义视角,饱含着摄影师的情与思、爱与恨,拥有很大的创作成分在其中,所以再一个不留神,它又跟所谓艺术摄影、观念摄影难分彼此。理论家们在这些概念上来回爬梳、条分缕析、用心良苦。但尴尬的事情是,哪怕概念被理论家们梳理得再清晰,摄影师们端起相机依然犯愁:我这是拍纪实呢?还是拍观念呢?传统纪实摄影师们尤其纠结,眼瞅着当代或者观念摄影频频摘金夺银,披红挂绿,洋气死了,我是不是不要拍这些老掉牙的纪实摄影了,也去拍点当代?到底怎么拍才算是当代呢?

       陈凡栏目主持人对徐林峰论点的评语:

       总的说来你并没有晕,有的观点仍须再沉淀。你说了这些而是你仍然有强烈的责任心,这正是你讲到的“注重摄影的社会性”,把它具向化即是摄影人的社会责任心。精英摄影并不会没落,我指的是具有成熟社会责任心的摄影人的精英摄影。你说你把“摄影简单化了”,是凭“感觉”,在我看来这正是一种进入走向完善“带有社会学意义上大观念”自在自为的直觉感应了。凭你的践行与修研水准,终会是这样。你对纪实摄影的研究学风挺好,具有一定的牵引作用。但我觉得阐述散了点,要集中思辩(加大参考纸媒或流媒读本的案头研究)再深入系统一些。举一反三的效果就会溢出来,这样有助于明晰的互动,而不至于夹生。其实,我自已都在花相当时间学研进补和图书馆自习。

                                                                                           2014年5月12日
       (下期将介绍xxx)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