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两条并行线上滑行——陈帆的诗。

陈帆后現代诗选

(下)

长相歌

三亿五千万光年的诗篇

多少个春你记得吗多少个夏你记得吗7/多少个秋你记得吗多少个冬你还记得吗7/漫天的白云朵朵环绕在我的故乡。碧海蓝天间划出一道巨大的彩练。/我踏着银河漫长的流淌之水转身投向我那久别的故乡之途。/那是我魂魄中刻骨铭心的蔚兰色的家园啊/我看见了看到了混沌人间中出现了亮丽的七彩霞光。/我看见了看到了多少亲朋友好的泪洒江山。/千千里万万里的顾盼啊那一瞬的眉宇间/是喜是笑是忧是愁那已是数百年前的顾盼。/我想啊望啊念啊不知天宇间已过逝了多少轮回。/这蔚兰色的球体中有我们纯净的爱恋有我们圣浩的情感。/久远了久别的故乡啊我们回来了/我们要追回逝去的太阳我们要追回逝去的月亮。/我们要追回那逝去的岁月我们要追回那逝去的玫瑰天边。/还有石头城下的耿耿誓言还有吴淞口岸边的息息相依/还有紫禁城里的无声絮语还有大江南北的串串足印、生死记忆和心灵坦淡。/久别了久违了和那不眠的日日夜夜一直登上九天通向银河宇间。/久许了久盼了和那不泯的时时刻刻一直超越时空。通向了无极天。/千万年前当我们年迈时,你和我都珍藏着那时的银丝白发。/千万年前当我们年迈时我仰望着高翔九天的一对大雁我哭了/千万年前当我们年迈时你仰望着高翔九天的一对大雁你也哭了/但是这都不是悲伤恸心的泪水这是久炼的甘露写下了厚如天地的日记。你那气喘吁吁的奔跑已凝结成我不灭的永咏是的说好要重返故里聚欢。/你那失神兮兮的复语已水晶般化为我的心印是的说好要重温天地蔚兰。/为着寻那恒古不变的起始博动、不安和分离我们把心拧得紧紧贴成一线。/为着那份用情的真如我们沉默了多少个春夏和秋冬却是无尽的分秒来计算。/让天地间再一次电闪雷鸣吧人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遗憾和悲怨/让天地间再一次电闪雷鸣吧人间为什么会要把私念铸成绞索和愤瞒/那已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我还记得贫穷的无奈哀叹与贵富的无知偏见。/我们珍惜了往生的苦还有撕心裂肺的深怨。/我们珍藏了往昔的甜还有千丝万缕的牵念。/永垂了我们的苦和甜。/永垂了我们的心和愿。/你说过的就在我身边永远……/公元2010612日北京

我的北京冬日

一种心情/一种况味/说过别了/回了的那些/去了的那些/都成为/苦涩的浊流/从心中穿过/20101226

早春的风

残冬过了的早春,无论南北,仍很冷/我在静静的一隅,放飞兰色的梦/绿叶,是南国的福,串串挂着冰凉的泪珠/舍不去的,还有残叶悬枝,魂刻着不悔/你说,在心里,守那无眠岁月不离不弃/我说,在梦里,爱那芳菲时日不远不近/北国,那湖面的冰,铭刻着记忆和纯真/是谁闪着眸子,在顾盼那点点滴滴/一阵寒风掠过/消失的,只是一个昼夜的闪影/南国,那林中的雨,飘洒着牵念和嘱托/是谁闪着眸子,在顾盼那恋恋依依/一阵细雨漂洒/消失的,只是一个日月的迭序/我一路南下,是脚夫的负重/扬子江水在夜雾中呜咽/当我踏过长长的沙滩/站在东海一个孤岛的岩石上/期望着的,仍是那天边的一抹玫瑰/2011219 

蓝蝴蝶

这世界的流转,时常地让人不觉不知。/似水流年如逝来去总无休止。/你何以会散落纷乱的心思,/让性情久久起伏在牵爱的波涛中饮泣?/柔软的春风,拂拂触着你肩下的秀发微微飘动。/沉寂久了,心如此深地被时光腐蚀,/心,已被风尘涤荡成千疮百孔,/望月时,泪已从眼帘淌流满面,/那孤影,会成双,一个月儿又一个你,俩相叹息。/天地遽然无语,仍那流云遮去冷光和暗沉了你的眸子,邂逅的是,月,寒月留下的阴沉。/两隔的是,心,凉心遣下的冷冰。/黄昏一抹垂日玫瑰,远远的,瞬息化作黑色无尽,/谁从黑暗走来?悠悠的让心突然多了试探,/伸手不见五指,/确知掌心捏着兰花一枝。/幽幽的,渐渐的花瓣儿闪着脆弱的兰光,/这才模糊的瞅见是那久别的金陵女子。/我从九天飘来,/一路烟尘腥雨,/前面为何混沌一片?/愈靠近,浑身沾着带血的泪水。/我见到了三山五岳,/我见到了莫愁湖衅的柳丝,/我见到了五行山下的乡野/还有振抖双翅的,/蓝蝴蝶在忧伤地哭泣。/201145日清明

流水知音

雨伴着乍到的夏热/急骤而热情地拥来/你那边,已是枫叶沉红/人,总是在天南地北巴望/那雨帘流淌着热泪/人,总是春去秋来的呼唤/那林间刻划着红痕/我举起一把雨伞/踏着潮湿的街在找寻/你围上一条绸巾/踏着青圃的径在盼归/我是属水命/生性外钢内柔的个性/你呢,也是水命/那会是外柔内刚毅的区分/淌成了小溪潺潺/愿有这独道的安宁/汇成了大河滚滚/愿有这宽敞的激进/其实,比起你来/我只是涓涓一束/而你让我惊醒/是一股百丈瀑布/疾驰如电闪雷/2012424日凌晨

南方的雨

你穿行在潮湿的原野/雨帘是大地的梳/你穿行在潮湿的心埂/雨帘是泪水的棱/你在泥泞的原野奔波/雨帘汇成一条血的河/你在泥泞的心埂奔波/雨帘聚成一把锈的锁/空灵的是阴沉的天与地/怅然的是感伤的羞和祸/微弱的光芒仍闪烁着期盼/丢失的过去仍深刻着执着/尘埃和垃圾裹在雨水中流淌/灰暗的脸脱不去耻辱的折磨/南方的雨抹不去昔日的灾难/在混昏的江流中低唱着哀歌/南方的雨湿了岁月湿了魂魄/你把心门紧紧地扣上一把锁/透着窄窄的一道缝隙/等待鸟云散去敲响吉祥的天锣/那灿烂的阳光终会从中射来/玫瑰的一抹拉开天幕好时刻/快推开门去奔向阳光的原野/心埂顿时盛开出玫瑰朵朵/你穿行在温润的原野/阳光是大地一束生命再生的焰火/你穿行在温润的心埂/阳光是苍弯一首希望再升的赞歌/2012521

血色黄昏中的信念

别忘了昨天,/血色黄昏那无奈孤寂的期盼。/别忘了昨天,/伤悲是那凄凉无望的漆黑夜晚。/别忘了昨天,/昏天黑地滚动着泪水胀满心田。/是谁用无耻在丈量贪婪?/是谁在用卑劣狂吼谎言?/当赌徒忘乎所以盘算着罪恶,/这夥吃人的魔鬼早已罪恶滔天。/四季在你心坎刻下了斑斑血痕,/天地在你双眼顿时失去熠熠光焰。/日日夜夜在你四周泻满污臭的浊水,/岁月连年让你沥尽悲怆的无比辛酸。/别忘记昨天,/你仍有不屈的信念没有熄灭。/别忘记今天,/不仅仅有你,有我……/还有正义於大爱的千千万万。/当血色的伤痛汇成愤怒地呐喊,/魔鬼终将在阳光下得到严厉审判!/2012526

依恋

【心灵语丝】敬者,志在忘我大气。恶者,贪天之功谋私。敬者,敬其置业兴国,必定还个清白。恶者,耻在枉法腐败,必定押上审判台。三千大千世界不容恶者。 

长江之南/我编织的花环/凋谢枯萎了么/东海之畔/我耕耘的沃田/干旱残裂了么/依恋,我的依恋/我依恋那呕心沥血的昨天/朋友/你不曾知道/我是喝长江水长大的/在那童年与少青记忆中/我把地比作脚/我把天比作脸/在洪山顶上许下了未来心愿/依恋,我的依恋/我依恋那人的自由和尊严/我不曾/不曾想过那么多的斤两计较/也不曾/也不曾怀疑过这人世间的暗算/心始终似玉志持如坚地倾注/投给土方的沉重/交给钢筋的牵攀/递给水泥的合成/塔吊之间的周旋/奉献,是我的太阳/当东方拂晓来临/我希望看到浦江的新宇崛起/依恋,我的依恋/我依恋那新厦显出壮丽在人间/因为守真/踏过的脚迹如春风吹拂/因为信诚/渴望的脸色如阳光灿烂/像希望,变成丰硕的秋果/像目标,化成心底的信念/没有倚借过虚荣来支撑灵肉/没有缠绵过享乐去追求快感/依恋,我的依恋/我依恋多一点纯净多一些奉献/当天使/像圣洁的花魂亲手将彩衣/披挂在我的身上/这奖赏/如阳光般美丽的心情/却不知从何处/凄恻的冷风刮进了我的心坎/依恋,我的依恋/我依恋的突然变得成寒涩凶险/让我不忍看/是那一路的枯枝败叶在纷乱/让我猛然间/满腔热血的心却已被尖刀剌穿/这是阴风在旋转我的心在叫喊/依恋,我的依恋/我依恋的美好被无耻谎言欺骗/朋友/我愿把死囚的故事忘掉/但,忘不掉的耻辱/却如杜鹃啼血传来萧瑟的呜咽/那么哀伤又那么凄惨/连苍天大地都在挥洒羞愧的泪水/别倒下要跟窃贼不屈搏斗心系泰然/激励着多一些无畏添一点勇敢/是的,我没有丢失洪山的许愿/我坚信,没有了昨天/却仍然会有光复的今天/依恋,我的依恋/我依恋的正是那日月同辉般的涅槃/长江之南/我编织的花环/不会失去光彩/东海之畔/我耕耘的沃田/依然柔润丰满/依恋,我的依恋/我依恋重返祖国昭雪这一天/2012622

飞越苍茫

我一直在南中国的最南端呆着,/想往彼岸甘于寂寞日月。/这已是很南边了,/再往前就是汪洋一片,/站在岛上的沙滩,眺望那一线海天/碧海苍天,赤日玄夜,/心起了升的意思,轻轻的悠悠乎乎的,/是魂魄的舒展在大西洋飘移,/还有无垠的碧波海浪在翻卷,/还有徐徐的巨轮正远航和海鸥翻飞的相送。/一切的淡泊终饱含着永不消失的痴情痴爱,/给了彼岸和那边林间的宁静与小丫沐浴的阳光。/有太多的往事迭沉在记忆的隧道,/这又有甚么值得索取的?/唯有那金门的呼唤,/永无休止的在牵引我的生命。/我在长岛和曼哈顿,/终无法消去的,/是你舒缓的呼吸声和你驾车的轻柔。/我从紫竹院荷塘悄然走来,/夏去冬来的轮回,/从头绿走向净白,/从多彩走向空灵。/我从吴淞口的灯塔随波光而来,/巴望着天边的白絮沾湿了心酸的泪水。/我从中央公园的林荫道上频频踏来,/青青草掠闪在起伏的节拍中,/有俩个跳动的身影。/我从中环码头的长廊缓行踱步,/那行姿与维港的天星悄然地又与你聚合一体。/当航机一次又一次穿过极地的冰盖,/闪闪的云雾中有圣洁的晶莹,/刻下了我深切地祝福。/夜深人静纽杰西的乡野林荫,/秋瑟已挂满凉意在窃窃私语,/我又一次在倾听你的气喘吁吁。/世间最感人而动听的小夜曲。/不必去问去处标定何方/不必去寻究理性的虚实,/不必问长问短追本索源,/不必探寻起居是远是近,/你早已时刻在我身边心间,/那始终与你并一起的。/你说的:好好爱我爱你,/这正是心渊中的彼此……/2013818

 

附: 

在两条并行线上滑行

——读陈帆的诗

杜立明

当我们在意志的极度危难中,滑向自我以及自我之外的空间,我何能行多远呢?因为我们明白自己已把意志作为宇茵的本质,同时是作为宇宙一部分的本质。因而我们己成为狄俄倪索斯式的希腊人,在意志(唯心)的空间里追求真实和自然,把自己幻化为人羊神的姿态。

诗人的悲剧从这里开始。

诗人的伟大从这里开始。

陈帆也不例外,当我们从《风》中读到泥土/己温湿了/裂口中长出/一朵海棠花/花瓣/像毒蛇/吐出的/信子/闪闪的。我们不禁想说,谜底是一种幻化了意志,而意志作为具象,在金字塔顶端闪光。或许这种形式主义的美,艰涩的如同嚼一枚青橄揽,但回味确让人找到唯美的痕迹。

《陈凯歌》一诗单纯得象一条路,似乎在印验一种自觉的精神状态。面对人生的尽头存在的最后的温暖,坦然如同面对一堵雪白的墙,而两个身影在对白着,这种预言的能力使生命清醒、深刻而又织照着一种快乐的必然感。

尼采曾有过这样的体验,当我们产生梦幻世界丽美丽幻象时,每个人都发现自己是一个成功的艺术家。这里,我们直接地把握形象,所有形象都直接表现在我们面前,似乎没有东西是无关紧耍的或多余的。陈帆的世界里,有别人随手丢弃却留在字里行间的快感,那种形象的把握,在淋漓直抒中,让人感到清冷。《三角形》永这/保持/距离/有谁会突破/三点/己成一体/就象/东西这种少有的内心的孤寂,把可能有的涟漪己留在另外一个世界。读了之后,在心灵所产生的共鸣可能只有一个字:冷!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对于旅居香港的诗人陈帆来说,我们所能理解的恐怕只能是闻一多所说的出超人才载得住他那种神圣的客愁,两条并行线,自我及我之外,不交织纯客观,作为心灵,能有几许承受数不尽的春来冬去,只有在世界之效,慢慢滑行,才能感到孤傲的等待是种难以启齿的滋味。而表述只是语言载体的副功能,你可以感觉存在的意义不过是灵魂的沉重而己。

我和诗人陈帆的相识是一种缘份,读他的诗也是一种缘份,和他交谈感到很愉快。作为诗人,我们心灵通道始终敞开,固而《灵迹》也就一下子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诗人冯亦同也有同感,他在评价《灵迹》时说:一只黑猫简单直线,弯曲成了不简单的花样而黑猫窜到线圈之中迷狂了,这个饶有意趣的画面耐人寻味:生活中某些灵迹的出现,是否也盖出其源呢?这种由诗人的感悟和升华,正显示了诗人在审美中把握世界并将其哲思贯注于意象的功力和本领。我想,读者也会从中读到那种升华了的意境。

《月》一诗很淡,像在汽车上追赶某种意念。一方面,它借助梦幻想象物的参照性,构思一幅完全独立于理智层面之外的意境,另一方面,又诱惑方向盘和人一样孤独,从而把两张惨淡的脸推向月亮,这时,有了天人合一的境界,这种低缓的悲剧,即验出某种人生的经历。但诗人并非借助一种恍惚迷离的幻影和悲凉的幻象,以自我拯救,也并非是米达斯王的绝望处境:最好的事情是根本不要出生,次好的事情是旱点去死。诗人所表达的仅仅是矛盾中的统一体,一如存在必然经历某种造化一样,人生不可回避的冲突也就此拉开唯幕。

陈帆是一位勤奋的诗人,也是一位多产的作家,读他的作品,需要一种境界,一种纯粹的境界,但不必拘束。我以为他的成功正是其文化浪子经历写照,正是他直面人生才达到了这种走出浮躁的境地。(杜立明:中国江苏南京作家、资深报人和著名诗人)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