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推荐本书。推介那日松。

介绍《中国摄影批评选集》


*        【按语】《中国摄影批评选集》已由北京知名的映画廊确认选题、核准和校定后,交由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正式向社会出版发行,它是作为丛书形式出台推广的,而《中国摄影批评选集》是其中重要的一本书,这夲既具有中国摄影史料价值,又具有照相影像践行指导价值的优秀读本。它的选题项目人和责任编辑,就是资深而有创见的摄影文化学人那日松先生。这夲有关照相摄影的理论读夲,是迄今为止最具权威的读夲,这与当下社会中流传的谬误甚多误人子弟的多种号称阐述“中国摄影的发展”读本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         

《中国摄影批评选集》序言

那日松

编辑这套丛书的想法起源于去年(2012年),当时有种感觉——就是这几年中国摄影批评的沉寂,到处一片祥和一片赞歌一片吹捧。这其中还有个很奇特的现象,就是“访谈类”摄影书开始大行其道。当然本人并没有否认这类访谈的价值,里面也有很多真诚的东西,但这种仿佛“心灵鸡汤”般的快餐文化终究不能解决中国摄影真正的问题。——于是,我想,中国的摄影批评家们都哪去了?难道真的都去做汤了?

我们开始查阅和梳理中国摄影史上重要的摄影批评文章,这个“海选”的过程艰难复杂但充满学习的愉悦。其实中国摄影史上有很多优秀的摄影批评家和批评文章,这些文章出现在不同的时期,都曾经或多或少对中国摄影的发展产生过重要的影响。当然编辑的过程也出现过多次反复,就是选择入选本书的标准——到底是理论还是批评,最终我们选择了所谓“批评”,就是那些有针对性的带有批判和提出问题的文章,无论内容的正确与荒诞,只要真实反映当时的摄影文化特征,就是我们最终选择的标准。于是很多文章被选进来又择出去,接着补充,这样逐渐归纳整齐,最终有现在这53位作者共76篇文章入选。

本书的章节按时间段分为:1949年以前;1950-1979年;1980-1989年;19902000年;2000年以后。上世纪20-30年代,中国的摄影批评曾经非常兴盛,这一点可以从龙憙祖先生主编的《中国近代摄影艺术美学文选》中清晰看到,本书我们选择了那个时代几篇具有代表性的摄影批评文章,比如刘同慎先生1934年撰写的《批评摄影与摄影批评》,在那个久远的时代,刘先生就提出来:“摄影需要批评,急切需要批评。批评像海里的灯塔,它,引你进那安妥的,光明的大道上。”

抗日战争爆发以后,摄影批评呈现出了浓厚的“抗战”色彩,沙飞的《摄影与政治、艺术和科学》就针对当时流行的沙龙摄影进行了批判,号召摄影为抗战服务。这篇文章具有很强的“批评”色彩,也被认为是早期中国摄影批评的代表作品。

19491979年的很多时间,政治运动一直紧密伴随着中国摄影和中国摄影批评,“摄影”基本沦为政治斗争的工具,虽然荒谬而荒诞,但为了呈现历史的真实,我们依然选取了几篇文章,比如吴印咸的《批判资产阶级摄影艺术观点》等,以期让读者了解一下那个疯狂年代的所谓摄影批评。

中国真正的摄影批评,是在上世纪80年代后重新开始慢慢兴起的,在90年代达到高峰,进入21世纪以后又逐渐跌落。在这30年的时间里,中国摄影涌现了鲍昆、胡武功、顾铮、陈凡、宋聚岭、李媚、杨小彦、林路、王瑞、刘树勇、窦海军、林茨(张谦)、黄一璜、孙京涛、李树峰、陈建中、萧沉、姜纬、蔡萌、李楠、任悦、柴选、海杰等摄影理论家和批评家。其中,鲍昆的《风花雪月近百年》对中国沙龙摄影和风光摄影进行了详细的梳理和全面的批判,是这一时期摄影批评的经典;刘树勇的《中国摄影界的四种病》写于90年代,因其犀利的观点和喜笑怒骂的文笔而只能在民间流传,直至2000年,这篇文章才在网络上公开发表。这一时期,关于“纪实摄影”和“观念摄影”的讨论很是流行,很多批评文章与此有关。

进入2000年以后,中国摄影进入到市场化以及权贵摄影以及画廊摄影当道的时期。虽然也有所谓“新锐摄影”的流行,但摄影批评却日渐弱化,很多摄影批评家在利益和市场面前,逐渐放弃了“批评”的态度,随波逐流。

总之,从19292013,在这个80多年的历史跨度里,我们试图去采撷零星散佚在报纸、杂志、文集、网络里的能够代表某个时期观点鲜明、言之有物、有的放矢的摄影批评文字,工作十分艰难。虽然有强大的互联网搜索功能,但一定还会有很多遗漏。也正因为如此,这本文集所呈现出的“中国摄影批评历史”很难说是全面的。但我们在收集整理和筛选编撰的过程中,始终坚持“声音多元、观点鲜明”的批评标准。为了恪守多元的标准和呈现尽量完整的批评历史与样态,我们在编辑中对一些知名批评家的诸多优秀文章只能优中选优;而为了呈现多元声音的标准,即便我们认为一些批评家的观点颇为值得商榷,但只要观点鲜明,我们都尽量予以呈现。

容量有限,这本没有一张图片的文集基本涵盖了中国摄影批评近百年来的文本流变,也从批评的角度呈现了一段更为真实的中国摄影文化史。虽然丰富多彩,但我们仍然认为整体上中国的摄影批评目前基本还处于“就摄影论摄影”,“自说自话”的阶段,多数批评文字,让人颇感论断主观、视野狭窄、泛泛而谈,既缺乏一种跨学科批评的文化广度,也缺乏一种论据详实的学科实证深度,这一点对编者来说殊为遗憾,对批评家们来说则是任重道远。

在这个互联网数字影像时代,人人都已成为摄影师,影像的制造和传播,以及对社会变革的作用正发生着革命性的变化,而摄影批评作为与摄影实践联系最为紧密的理论书写,也面临着重要的关口,中国当代摄影需有良知、有责任、有见识,有理想的真正热爱摄影的批评家。

记得鲍昆先生在他的一篇文章曾经写道:“批评家就是一个知识分子,对于社会运作中出现的各种问题,他必须随时勇敢地站出来,代表公众表达自己的意见。”——中国的摄影批评家们,你们是否是真正的“知识分子”呢?

                                                                                                           20138月于北京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