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凡
海外/海外
49.7万
访问量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給一位中國大陸吉林省長春市的純情才女史明月寫的題記。
2017-08-28 12:28
0
0
489
我與鮑昆交往已近半個世紀,接触往往如初亦正亦邪幾乎平淡如水,但在歲月的流轉中,我對他新的認識是從自省、自悟中求解的。他年青時就很知學識理,曾最早在北京的西單商業相館和月壇禮士路相館做過攝影師,自少青時起就對攝影癡迷有加,後來他奮力攻學而進入北京高校讀書,一直克勤克儉修悟人生。大概是家教與長兄的直接傳承和浸染,其實鮑昆骨子裏是很傳統的人,不瞭解甚或不理解他的人,還以為他怎麼如此的我行我素而直坦迫人,他不是那種好高騖遠的狂放之人,倒是他那種內斂的個性讓人摸不到根由。他實際上是位知認孝尊和誠懇待人的血性男兒,很尊敬長輩和有學識博專的諸君,只要他力所能及還常常幫人助人,這的確是他的秉風,幾十年如涓涓流水去滋潤別人。 風風雨雨就這麽相識、相交、相處、相知幾十年。他已成就成了舉國上下和國際坊間資深知名的藝術策展人和藝術批評家,但在我心底他與學術權威和影像專家無關,,我與他從來就是真實、坦誠、率真地相處了半個世紀,每每回憶起那些已很遥遠的往事,無論歡笑、争吵、糾結和種種期求,早已在碧空九霄之外了,我仰頭深沉地凝望看,静悄悄的甚麽都没有了,我的雙眼已情不自已流淌出了辛酸的淚水……
2017-07-18 07:51
1
1
437
侯登科臨終遺言:我們「在營造在期待在創造,一種較為寬松的攝影環境的時候。我們從來都沒有把人際這件事作為一個籌碼,這是不一樣的。我就說的這個起碼,它不是一個宗派情緒,但遗憾的就是我們好多朋友,這個現在看來是很腦火的。我們不是作為一種宗派行為,把我們誤認為是一種宗派行為。但是新一代上來以後,對過去的曆史又好像,不是說人家不尊重,而且說因為目前的社會誘惑太多了,他沒有工夫很認真的,我站在這個起點上,是誰給我搬的梯子?這個是一個社會進程的問題,不光是我們自已。你比如攝影家協會,實際上就是一個幫會性質的,根本不是藝術團體。」這是他的關中宣言,生命喧囂得讓黃河倒流……
2017-07-15 06:34
0
0
401